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唐罗】玩笑 02

文章整理处

 

Chapter 02

然而惊讶的表情只一闪而过,罗很快收拾好了它们,随即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走进屋内,大喇喇坐在床上将自己当做主人的多弗朗明哥。

如何称呼是件非常重要的事。

罗仔细想了想有关多弗朗明哥的称谓,除去多弗当家、少主之类不符合当前现状的名称,还有直呼姓名、天夜叉、和他从佩金所收集情报中看到的JOKER,罗不知道他的前身会怎样选择,但如果让他来选的话,带有一些讥讽色彩的JOKER甚得他心。

于是他就这么称呼了。

“JOKER。”罗保持将两条长腿叠在桌上的动作,侧过头,从嘴里冷冰冰地吐出这个词语。

果不其然,多弗朗明哥没有露出古怪的表情,只是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一招既出,罗大概明白了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性格,和他别无二致,不需要做无所谓的伪装掩饰。

罗放下心,多弗朗明哥那边开口发了话。

他咧开嘴唇露出一个笑,用舌尖抵了抵自己的唇角,满是阴鹜,“怎么,费尽心思地想要见我,就是要来了结自己的吗?”

罗在这句话中不着痕迹地发了会儿怔,他面色未变,旁人看不出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满是懵逼的状态。

怎么,难道是他主动要求的与多弗朗明哥见面?

垂下眼皮,将困惑遮掩在睫毛之下,罗仔细想了想。想到最近翻阅过的报纸,佩金收集过来的情报,地图上的航线,以及多弗朗明哥说的这句话。顿时有了猜测。

他们最初行驶在另一片海域,之所以突然改变航线走这条路,而且一路潜行,说不定是他的前身早就知道多弗朗明哥身处这座群岛,所以才赶过来的。

但和多弗朗明哥见面,用意为何呢?

罗快速掀开眼皮,将刚才的思索仅当做是一次漫不尽心地眨眼。多弗朗明哥没有表露出怀疑的神情,当然,从他的脸上罗也分析不出过多的情报。

“只是巧合。”罗敷衍了句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话。虽然不知道前身的用意,不过以他目前的身体状态实在不适合与多弗朗明哥硬碰硬。从他的性格入手推测,多弗朗明哥的性格也应该相差无几。罗既知道如何惹怒对方,也知道该怎么避开这条路。

多弗朗明哥露出一个笑,一个满含阴鹜恶意的笑。

“听说你学会了新的技能,可以瞬间移动。”

罗与多弗朗明哥对视的眼珠细微地颤抖了一下,随即他眯起眼,遮挡住眼里的大部分情绪。

说实话,他目前还不怎么会用这些本领,甚至连刀他也只会用手术刀,而不是刀架上那把几乎等身的野太长刀。所以,如果前身把多弗朗明哥叫来的用意只是挑衅的话,那他大概是要折在这里了。

“不过以你现在的状态,你认为是你逃得快,还是发齤情更快?”多弗朗明哥接着上一句,用毫无感情的嗓音威胁了一把。

虽然不知道发齤情究竟是什么意思,也没太明白所谓‘发齤情期’的特征,但是既然多弗朗明哥这样说了,就代表他离开的速度绝对抵不上发齤情的速度,更何况他现在很多技能都不会。

罗张开嘴,正要说话,却忽然表情一僵,眼里渗透出些许恼怒,又随即褪去。他仰在椅子里,姿态比刚才还要安然。

他感觉到自己的肌肉再一次出现了失控状况,就像前天和佩金对话时的那样。

既然如此就把一切交给前身好了,也省得他浪费脑细胞。

“一个即将发齤情又没有抑制剂的Omega约你来见面,JOKER,你认为这是什么意思?”

罗顺从身意的吐出这句话,之后立刻怔了怔,紧接着在心里骂了句娘。

即便对性别还没有太过深入了解,但罗也知道这句回应已经超过了挑衅的范畴,变成了赤裸裸的调戏和勾引。

惊讶的自然不只有他,多弗朗明哥也露出一副被惊到的神情,只是不太明显,明显的那部分都被墨镜遮住了。

罗很想解释一下刚才那句话绝对是无心之言,没有半点想往床上滚的意思,但他现在连舌头都动弹不得,被身体的本能压得毫无反抗之力。

这就不得不让罗重新评估这个世界他和多弗朗明哥的关系。如果不是多弗朗明哥对他也是戒备警惕的态度,他很可能会认为他和多弗朗明哥其实是情侣,而两地分居只是情人间的情调。

罗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幸好这个权力他还可以行使。

“这样啊。”多弗朗明哥在沉吟片刻后说,他压低了嗓音,尾音暧昧危险,紧盯着罗的样子像只盯着猎物的雄狮,视线里带着深入骨髓的嗜血,“但是很可惜了,小鬼,我对你可没什么兴趣。”

被称呼为小鬼的时候罗有片刻恍惚,他感觉自己脑袋里的记忆仿佛被一根巨大的棍子翻搅起来,纷乱繁杂的碎片从他眼前飞速掠过,一些是他熟悉的,一些是他好像从未见过的。随之而来的心脏浅浅的闷痛,他呼吸一窒,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鼻子发酸,险些当场掉下眼泪。

罗拼尽了力气让自己的牙齿咬了舌头一下,顿时血腥味漫出,方才的感触像镜花水月的错觉,此时什么都没剩下。

这么一折腾罗重新掌握了身体控制权,他收起自己的两条腿从椅子里站起身,将书本朝桌上一扔,开门见山地说,“放心,刚才也不过是我和你开的一个玩笑。”他见到多弗朗明哥神色未动,似是早就料到他会这样讲。

向后退了几步靠在桌沿,罗双手环胸,还未打理的短发乱糟糟地堆在头顶,配着他过于宽大的半袖和眼底下的黑眼圈,更显得这人颓废。

“实际上我并没有刻意来找你。”罗摊开双手,脑袋里过滤着他所知道的信息,随意说道,“也希望你不要自恋地以为我想把你怎么样。”

多弗朗明哥再未发一言,他沉默地打量了罗一会儿,突然问,“你是谁。”

罗早就知道他瞒不过多弗朗明哥,如果这个世界里也有他特拉法尔加对付不了的人,那么非眼前这位莫属。

但也正因为了解,罗才不能把实话说出来。多弗朗明哥是什么性格他一清二楚,之所以还留着的人是尚且有用的人,一旦他身边的谁失去了价值,就会变成街头的一块烂泥。

真正的特拉法尔加身上一定藏着某些多弗朗明哥不能对他轻易出手的秘密,这是他最后的护身符。

罗在赌,他打出的牌正是他自己。

“换一种相处模式不好吗。”罗眯起眼,试探地说,他语气十分平缓,听不出丝毫异样,“打打杀杀的关系很容易让人厌烦。”

“特拉法尔加罗可不会说这种话。”

“究竟你是特拉法尔加还是我是。”罗分毫未动,面色淡然,“不要以为你的思维能够评断任何人。JOKER。”他说这句话时音量逐渐压重,等说到最后已经近乎于斩钉截铁的冷喝。

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语气未免会觉得尴尬或恼怒,多弗朗明哥反而抬高唇角露出一个笑,用手指捻了捻自己的下巴。

“既然如此,我也很想改变一下自己的思路。”他半噙着玩味的嗓音,眼里的情绪看不透,脸上的表情也看不透。

罗心下一沉,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多弗朗明哥站起身,头发几乎触到船舱顶棚,过强的气场以及过大的身高差让罗不由地屏息,他仰起头,迫使自己稳立在原处,不要丢人地后退。

然而紧接着下一秒他就闻到了一股强势的气味,那是罗形容不出来的味道,仿佛是介于嗅觉和触觉之间的某种奇特的感触,他仿佛是能闻到它,又好像能触碰到它,全身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汗毛都在这样的味道里控制不住地发抖。

罗的思想还没跟上节奏,脑袋里尚且是一片混沌,他的右手便自己动了起来,单手朝下五指微曲。

“ROOM!”

罗的嘴巴里吐出这个词语,话音落下之际他已经落在了船舱外的礁石上。他几乎是懵懵懂懂地被动接受着自己的行为,眼底蒙着一层迷茫。

瞬间转移?新技能?

罗只顾得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手,就立刻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他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地跃起,闪躲,出击。仅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和多弗朗明哥已经战了十几个来回。

最后落在地面上时罗的呼吸已经不稳,他评估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得出结论——他大概撑不了多久。

这个该死的发齤情期严重拖累了他的行为,从多弗朗明哥周身侵袭而来的气味像张粘稠巨大的网,从头到脚将他罩在其中,他仿佛是被蛛网黏住的虫子,越挣扎陷得越深,最初只有翅膀被粘连,到现在已经双手双脚都被蛛丝捆在了一起。

多弗朗明哥嘴角的笑意未变,他逆光站着,黑色的西装外套搭在肩上,一条修长的西服裤,一双干净的皮鞋,如果不看他解开纽扣露出胸膛的衬衣,和鼻梁上形状古怪的墨镜,他和那些出入商场的巨擘无半分差别。

罗一个恍惚,几乎将眼前这人当成是他那个世界的多弗朗明哥。

但很快他就扯回神志,用力抿了抿唇。

或许是到达了极限,罗重新拿回了身体的主导权,不过在此时这并不是件喜闻乐见的好事,说不定是个麻烦。没有身体本能,罗可使不出那些华丽的招式,只能站在原地等着被砍。

他正发愁,目光谨慎地盯着多弗朗明哥,就瞧见对方忽然将嘴角的弧度一压,扭过头看向南方,随即露出一个深意的表情。

罗同样看过去,用眼角的余光,但他什么都没看到。

“我不管你脑子里在想什么,罗。”多弗朗明哥这时转回头,噙着平稳的嗓音说道,语调里有不容忽视的威胁,“玩闹的程度别超过你能承受的底线,我这次放过你,下次你再来挑衅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一个快要发齤情的Omega,还是不要太过不自量力。”

说完这些话,多弗朗明哥双手展开,十指翻转之间便腾空跃起,很快便消失在了罗的视野中。

罗松开攥紧的拳头,紧绷的神情放松,这才意识到他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真没出息!

他暗暗骂了自己一顿,看到了不远处向这里走来的佩金等人。

 

Tbc.

 

评论(2)
热度(35)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