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爵狮】翻车 上

平行世界,abo设定

 

雷狮乐忠于做一切看起来他做不到的事情,也乐忠于征服所有看起来他征服不到的人,即便他是个Omega。但他同样是个皇子,备受宠爱的三太子,拥有着翻手云覆手雨的权力,他一直活得肆意张狂,想得到的就必须拥有,不想再看见的就必须立刻消失。

直到有一天,他翻车了。

 

对于一个拥有权力的Omega而言,一针抑制剂就可以阻止他进入发齤情的尴尬境地,雷狮毕竟是个男人,先不论他的第二性别在众人眼中应该是在上在下,他的第一性别就驱使着他去征服比他更强的人。

比一个Omega皇子强的人,一个男人,一个Alpha。

听上去很可笑,也不会有人认为这是能做到的事情。不过皇家秘密多得是旁人想象不到的惊悚和阴暗。实际上雷狮的床上从未断过新鲜的Alpha,无论男女。他们或纤细或粗壮,或楚楚动人或强悍冷硬,都不妨碍三太子将他们的衣服剥干净,从里到外地品尝。

在普通民众眼里只能被齤操的Omega,只要有了权力,甚至可以战胜本能。

 

这是难得的空白期,也是被抑制剂牢牢锁死的发齤情期。雷狮难得独自从自己的床上醒来,窗帘已经被人拉开了,窗外透进阳光,昨夜的暴雨对清澈的天空没有造成任何影响。雷狮坐起身,坐直后垂下头的动作绷紧了他后背上的每一块肌肉,漂亮性感的肩胛骨舒展着,纤薄有力的肌肉覆盖在修长的骨骼上,不算宽阔的双肩和纤细的腰杆是Omega男性的特征,但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柔软,是纤韧的有力。

将过长的刘海捋到脑后,雷狮掀开眼皮露出皇室特有的紫色眼珠,他面朝前仅仅发了一会儿的呆,便向后身后碰了下床上的铃铛。

随即寝室的房门被人从外打开,恭敬的侍卫站在门口,“殿下。”

雷狮舒展手臂的动作一顿,扭过头,入目是一张陌生的脸。

这个侍卫雷狮从未见过,看样子比他要高出一头左右,稍暗的皮肤,银白色的头发,此时即便没有刻意站得笔直,但那脊柱就像是钢筋铁柱打造的,弯不上分毫。他微垂着头,却依旧能看出他俊美的五官,夹杂着恭敬和冷漠,是股不近人情的强硬。

雷狮眼里的神色变幻,最终只是问,“新来的?”

“是,殿下。”

雷狮点点头,脸上没有浮现出特殊的表情。他站起身,侍卫便快步走过来将挂在衣架上的服饰按顺序递给他。

面对着穿衣镜,雷狮整理好最后一颗纽扣,将手里的条带递给对方,示意为他服侍。

侍卫接过丝绒条带,在雷狮微扬起下颌时环过他的脖子,灵巧迅速地打结。

“你是B?”

“是,殿下。”

侍卫的声音听上去稳若磐石,像一名剑客。雷狮盯着天花板上繁琐的花纹,微微提着嘴唇,露出个满意的微笑。自始至终侍卫的手指都没有触碰到他半点肌肤。

忽然心血来潮,雷狮猛然间低下头,他的下颌碰到了侍卫的手背,雷狮见他手臂一僵,就要缩手,于是立刻抓住他的手腕,却因为对方冰凉的体温惊愕地挑了挑眉。侍卫的指尖尤其冷,仿佛比冰的温度高不上多少。

“你的名字?”

“33287。”

雷狮的表情显得更加惊讶,“你是新编入的?”只有新编入,尚未有人领取的侍卫才没有名字。

“是。”

“那好,我给你赐名,”雷狮沉吟了一会儿,他松开侍卫的手腕,翻手让手心朝下,悬空在侍卫眼前,“你就叫银。”

侍卫抬起头,雷狮终于看到了那双眼睛,稀有的银白色虹膜,瞳孔的颜色极浅,浅到让人感觉他可能什么都看不到,但侍卫的眼神极为专注,认真地看着为他赐名的主人。

“是。”银俯身行礼,之后他牵过雷狮的手指,在他手背上轻吻以表忠诚,“主人。”

 

雷狮虽然嚣张任性,但他并不愚蠢,也不荒淫,性只是他生活中让无聊变有趣的一个插曲,因此发齤情期服用抑制剂的空白阶段并不会惹他烦躁,而且随着年龄增长,荷尔蒙的不稳定点逐渐褪去,雷狮渐渐对征服猎物丧失了兴趣。甚至就连国王找他谈论婚事也不会再发生掀桌椅砸花瓶的情况。

即便雷狮是雷王宫最受宠的三太子,即便他拥有万人之上的地位,拥有令人瞠目结舌的特权,但一个Omega,最后还是要成婚成家。在皇室里再怎么胡闹都行,可是一旦对众,就不得不考虑舆论对帝王造成的影响。

雷狮不在乎那些,皇室本身却不能不在乎。

 

“不自量力的人总是那么多。”将啃干净的果核往果盘里一丢,雷狮翘起腿仰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拿起刚才侍卫交给他的名册,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冷然。

银站在他身后,本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听到这话后他眼神颤了颤,垂下眼皮,将视线落在雷狮头顶。越过雷狮墨色的发,能清楚看到图册里的内容,每页都是一张照片附加文字介绍,是前来求婚的应征者。

雷狮明显没有对谁产生兴趣,他翻阅的速度绝对敷衍,根本连看都没看就直接翻了下一页。银在他身后同样默默地看着,表情没有露出丝毫波动,直到雷狮飞快地翻过某一页,动作顿了一下,又翻回来时,他的眼里才闪过一丝偏执的阴鹜。

落在画面里的是一名极其出色的男性,暗色皮肤,银白色短发,浅金色的虹膜挂着睥睨芸芸众生的桀骜,他或许是故意的,或者习惯,斜翘着嘴唇,眼神玩味而犀利,高挺的鼻梁将他的面目遮挡出一片阴影,将他渲染得似神似魔。

银轻抿了下嘴唇,眼色一暗,尚未来得及开口,就看见雷狮将相册一合,而后耳边传来砰地一声响,贵重的册子被摔在桌上。坐在椅子里的那人稍微向后一扭头,露出半张脸,眯细的眼角掩不住狠戾,紫色的眼珠仿佛变暗了些。

“你是谁?”

在银得到名字的第七周,他的主人对他这样质问道。

银捻了下手指,他似乎思量了一番,在明确没有任何撒谎余地后对上雷狮的双眼,“我没想到他有这个胆子。”

雷狮眉毛一挑,哼出声冷笑,整个人都转过来面对银爵,单薄的嘴唇在勾出一个讽笑后显得愈发刻薄,“你也是好大的胆子。”

雷王星在三维空间里的地位数一数二,茫茫星系中多得是想要与之攀亲带故的王室,雷王宫的王后十分争气,一连串地给王室添了五位王子,其中只有雷狮是嫁得出去的Omega,在雷狮尚未成年之时便有数不清的追求者递来求婚帖,奢求这位尊崇的王子殿下能低下头看他们一眼。但无论爱慕者有多少,都不曾出现过此时这种情形。

竟有人敢潜入到他身边来!

雷狮抬着下颌,他的颈线十分优美,倨傲地仿若一只俯视河池污泥的天鹅的颈子。

“这个人是谁。”他抬起手,指了指被扔在桌上的本子,冷声问。

“顽弟。”银沉默了一下,回答。

雷狮冷笑一声,接着问,“你又是谁。”

这次银沉默的时间更长了一些,但他最后还是作出了回复,“一个被流放的皇族中不出名的后裔。”

雷狮怔了怔,脸色瞬间变得严肃,双眼睁大,声音里带着不可置信,“是被创世神流放——”

“没错,殿下。”

雷狮表情几经变换,最后停留在尴尬和恼怒上,他站起身,一只手扶着椅背,略微抬头注视着银爵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你来这里的目的?”

“迎娶您,殿下。”这个回答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可雷狮却猛地后退,他眼里的怒火更甚,嘴唇紧抿成一道线,深紫的眼珠几乎凝成墨色。

“放肆!”雷狮低吼,他见到对方的眼神,撕掉漠然恭敬的伪装后那双眼睛滚烫得可怕,明明是充满冷意的银白,却比火还要显得更加灼热。

雷狮连着向后退了几步,神色恼怒不堪,脸颊因被羞辱产生的愤怒而浮现出浅浅的红,这片红直蔓延到耳根。他指着银,身后就是房门,咬牙切齿地,“我要把你的脑袋绞下来!”

银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过多变化,听到这句话后他浅淡地望过去,被忤逆了的王子涨得满脸通红,垂在体侧的手掌紧攥成拳头,如果不是身在发齤情期前夕,身体机能降到了最低点,银敢肯定雷狮会一拳揍过来。

“我的名字是银爵,殿下。”这位流亡皇族的长子嗓音一如既往得恭敬,然而这种恭敬在此时却催化出一种难言的暧昧。

雷狮冷冷一笑,侧过身抬手就要开门。下一刻他的身体便被一条细长的铁灰色金属链牢牢绑住,再动弹不得。

背对着银爵,雷狮眼底闪过一丝惊慌。这正是银爵一族当初被流放的原因,他们与生俱来地携带着不同的本领,被称为‘暗之力’,是邪恶残暴的象征,他们天生比旁人更加强大,无论垂髫耄耋。而不公正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是无法存活的,创世神不会放任不理,于是被称为‘皇巅’的王族在一夜间没落,其族人被监禁在某个星球内,世世代代不可踏出星球半步。

银爵控制了力道,小心地将人从门口位置绑到面前。

“我不想伤害你。”他说,声音低哑诚恳,“所以你也不要做惹恼我的事。”

银爵说这句话是出于好心,雷狮却把它当做是一种侮辱和挑衅,纵然被绑着双手,他依旧没有放低自己的尊严。

“我给你最后一次警告,放开我,我还能让你活命,如果你再敢这么出言不逊,小心我亲手把你剁碎了喂狗。”

银爵眼色一沉,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

“你和以前一样,根本不会乖乖听话。”他伸手,隔着层空气抚上雷狮的侧脸,喟叹般地说。他语气依旧柔和,却又夹杂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雷狮打了个哆嗦,还没来得及皱眉,就敏感地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味。

这股味道比铁更硬,比冰更冷,比夜更暗,雷狮几乎是一口气都没喘上来就立刻进入了发齤情的前兆。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见到银爵扯松了自己的衣领,属于Alpha强硬霸道的信息素铺天盖地地袭来,像是要将他溺死一般。

“你他妈是Alpha!?”雷狮扑腾了一下,最后没抵抗住身体的本能,软倒在银爵的锁链里。

“我很荣幸能成为占有你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男人。”银爵恭敬地对他行了个礼,再抬起头时,那双眼中已经满是恶意的笑。

 

tbc.

 

我是卡了_(:з」∠)_突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车了……

 

评论(3)
热度(64)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