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安】捕食者 上

  稍微晚一点儿的时候再码后续

*警官(嫌疑犯)雷狮 & 警官安迷修

 

安迷修在座位上咬着笔,视线一动不动地盯着雷狮,直到艾比从他身边经过用手肘戳了他一下,“呆头骑士,你在发什么呆呢?”

“呃!没什么没什么。”倏然撞上雷狮扭头看过来的目光,安迷修欲盖弥彰地急忙低下头,右手搔了搔后脑勺,对艾比牵出一个腼腆又有些尴尬的微笑,“艾比小姐要去做什么?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只是要去接杯水。”艾比对他扬了扬手里的水杯,恍然想起什么似的,“哦,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帮埃米也接一杯水吧,他今天晚班。”

“好的!没有问题!”对于艾比指挥一般的请求安迷修一下子精神起来,从座位里面窜出去探身拿到了埃米的水杯。他转头时用眼角余光瞥了雷狮一眼,却见对方已经重新埋下头,看样子是在整理文档。

远处已经走出门的艾比不耐烦地叫他,“安迷修!”

“马上来!”收起疑虑不解的想法,安迷修急忙小跑追了上去。

他离开后雷狮俯身写字的动作顿了顿,他抬起头,视线良久地追逐着安迷修的背影,直到那人经过一个转角跟着艾比走上二楼,才不舍地收回来。

嘴唇动了动,若有若无地勾起一个笑容。

“安迷修。”他念着安迷修的名字,暗紫色的眼珠闪了闪。

 

“我总感觉,很奇怪。”安迷修在午饭时间对帕洛斯说道,这位被他拎过来分享苦恼的人正大口地吃着饭,旁边一份佩利外卖叫过来的双份大薯。

帕洛斯边嚼边装作一副认真倾听的表情,时不时点点头附和。看到安迷修吐出这句话,之后便一直沉默地用筷子戳弄盘子里的土豆块,帕洛斯将嘴里的食物吞咽下去,用空闲的带着油渍的左手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你还这么年轻,不要总像老男人一样装那么多心事。”

安迷修提起眼角看了他一眼。

“可是……”他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变幻。在沉默片刻后安迷修像是终于决定了,在餐厅内环顾了一遍,确保他们身边没有闲人后压低嗓音,以讲述藏宝图的语气对帕洛斯吐露了长久以来埋在心底的困扰。

“最近的几起连环案你知道吧?”

“嗯……安迷修,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别提这么恶心的事情?”

“你听我说啊!”

“好好好你说。”帕洛斯耸耸肩,伸出舌头舔了舔拇指上残存的盐渣,一脸的平静,一点儿也不像他口中说的那样感觉到恶心。

“这几个案件的受害者均是男性,具体共同点暂时没有找到,但我们清楚的是每位受害者都长相英俊,并且尸体会被凶手切除一部分。作案地点同样不固定,不过如果你把每一起案件的发生地点连接起来,中心就是我们的警局。”安迷修在阐述他的分析时十分严肃,一丝不苟地微微皱起眉。

帕洛斯盯着安迷修不断开合的嘴唇,视线稍微下滑落在对方的领口上,安迷修的白衬衫永远会将纽扣扣到最顶端,即便是在最炎热的季节依旧如此。帕洛斯不止一次地担心安迷修穿着一身出外勤会不会中暑。

难道老大喜欢这种禁欲系的?帕洛斯摸到自己的下巴,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老大可能是比较喜欢这种二到冒烟的家伙。

帕洛斯的心思早就转到了八卦上,根本没仔细听安迷修说了什么。直至他从对方嘴里听到了雷狮这两个字,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安警官,你刚才说什么?”帕洛斯僵硬地挪动脖子,让他的视线足以对上安迷修那双漂亮的眼睛,吞了口唾液,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我怀疑,作案凶手,有可能是雷狮。”安迷修一字一顿地回答。

帕洛斯只感觉全身的血液被瞬间冻成了冰碴,他甚至能感觉到这些渣滓在血管里艰难流动的痛感。安迷修的表情十分严肃,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帕洛斯惊愕地微张着嘴,之后咔嚓一下咬掉了自己的一小截指甲。

“呃,安迷修,你没生病吧?”帕洛斯干笑,“雷狮老大?你是在怀疑你的顶头上司??”

帕洛斯的反应在安迷修的预料之内,他短暂地叹口气,显得有气无力,重新垂下头用他的筷子继续戳那块可怜兮兮的土豆。虽然他总有这样的感觉,但这个结论说起来连他自己都不怎么信。

“你是怎么如此出色地发挥你的想象力的?”帕洛斯在安迷修的脑袋上揉了一把,表情哭笑不得。他很想骂一句傻逼,不过鉴于安迷修是雷狮暗恋的心上人,这两个字在他舌尖上转了一圈又被他用力吞了回去。

如果让老大知道安迷修怀疑他,指不定要出什么事。

帕洛斯光是想想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他迅速清空了自己的脑补,抱住自己在胳膊上搓了几下,将手边一份没有动过的薯条递给安迷修,“别想了,天才,还是吃饱肚子吧。”

安迷修失落地抬起眼珠,像只兔子似的无意识地稍微噘着嘴,他的视线在帕洛斯的薯条上转了一圈,在对方‘你可以不接受’的视线中把薯条接了过来,并且完全屏蔽了帕洛斯肉疼的表情。

“好了,吃完饭乖乖去睡一觉,我觉得你是最近太累了,安警官,上面又没有规定时间,放松点。”帕洛斯拍了下安迷修的肩膀,说完后夹着自己的帽子走出了餐厅。

嚼着佩利买给帕洛斯的爱心薯条,安迷修放空思想地目视前方,眼神空空荡荡地毫无焦距,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他认为帕洛斯说的很对,怀疑雷狮应该只是他最近太过劳累产生的错觉。那个人是在他还在警校里就耳熟能详的人物,在他学习期间始终是他的目标,毕业后他厚着脸皮找到做副将的父亲将他调入雷狮的团队,心满意足地跟在雷狮身边破案。雷狮是A城众多女性的梦中情人,也是最优质的单身汉。英俊的五官,出色的背景,功勋累累的战绩,还有目前最流行的玩世不恭的个性……雷狮的好简直说一天一夜都说不完,虽然他的坏也足以和他的好持平,但大家很显然都不在乎那些。

至于为什么雷狮如此出色却一直没有升职,据传说是和他的家庭有关。具体更私人的信息就无人知晓了。

安迷修叹了口气,将最后一根薯条也塞进嘴里,把手擦干净,端着自己和帕洛斯的餐盘一起交到了收盘区。

回到办公室时间尚早,中午一小时的午休时间大部分人都选择回宿舍补觉。最近案件频发,大家都是硬着头皮在熬夜,强撑了小一个月,现在还没有人倒下已经十分奇迹了。

安迷修没有回宿舍,他打算在办公桌上趴会儿就好。

或许最近他真的太累了,脸蛋刚碰到胳膊上,安迷修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在他睡熟之后雷狮才从走廊里迈进办公室,他先是盯着安迷修看了一会儿,然后放轻脚步走过去,长臂一伸越过安迷修的头顶打开了他的电脑。面对弹出的输入密码的界面,雷狮十分熟练地敲了几个字母和数字进去,点击回车,电脑开启。

垂头看了眼安迷修,对方还在梦中沉睡。

雷狮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笑,墨紫色的眼珠却冷冰冰的。他抬起视线,从E盘的案件录像中找出他想看的那一段。案件视频一直是安迷修和埃米在整理,由于视频量太过庞大,雷狮有很多影视资料无法亲自过目。调出最近播放的几段视频,雷狮将它们打包发进自己邮箱后清理了痕迹,迅速关上了电脑。

安迷修迷迷糊糊地睡着,突然感到有人凑近了他,他想睁开眼看看是谁,却发现自己的眼皮沉重地仿佛挂了十斤的秤砣,一点都掀不开。模糊之中他听到了一些衣料摩挲的声响,之后浮沉的意识便彻底切断了他对外界的感应。只是在昏睡之前,安迷修似乎闻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香水味。

等到睡醒,安迷修茫然地睁开眼,看到邻座的帕洛斯已经回来了,正低头不知道在抄写什么。揉揉脖子,安迷修从桌子上爬起来,嘶了一声掐了把自己的眉心。他总感觉遗忘了点儿什么,或者是刚才做了什么梦,但他又实在什么都想不起来。

帕洛斯看安迷修醒了,将一本文件夹隔空抛了过去,正好落在安迷修面前的桌子上。

“安警官,今天你的外勤。”

 

拖着疲惫的脚步在漫天星辰中走进警局,安迷修先打了个哈欠,案件的多日摧残让他显得十分憔悴,眼下一层厚厚的黑眼圈。艾比从办公室走出来正好看到了安迷修,对他伸手打招呼。这位今年刚毕业的女警官即便熬了大半个月的夜也依旧神采飞扬,她肩上挎着一只粉红色的名牌包,踩着高跟鞋大步流星地走过来。

“安迷修,正好,雷狮老大让我联络你。”

“嗯?”安迷修停住脚步等艾比走到他面前,疑惑地扬起眉,“是案件有什么新的进展了吗?”

“怎么可能。”艾比超洒脱地耸耸肩,抬起手臂拍在安迷修的肩膀上,“你忘了老大说过的吗?要想获得新线索,除非再死一个。”

“……”安迷修歪了下嘴角,心想这确实是雷狮能说出来的话。

“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你自己进去问吧,我要下班了。”艾比用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送给安迷修一个飞吻,“拜拜~”

“拜拜。”安迷修目送艾比走出警局坐上了一辆接她的轿车,抬脚向办公室走去。

 

 

tbc.

评论
热度(21)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