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猎手 02

文章整理处

 

chapter  02

 

雷狮的突然现身让帕洛斯措手不及,他急忙放下搁在面具上的手,谦恭地弯了弯腰,“三少爷。”

雷狮抬了抬右手全做打了招呼,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的,从那双深紫的眼睛中看不出丝毫情绪。雷狮走上前,因身高差而带来的压力让帕洛斯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不过幸好他戴着面具,没有人能看到。

“今天卡米尔放学迟迟没有回家,原来是被少主人请来做客了?”雷狮的话里夹杂着不容忽视的冷意和危险,帕洛斯一边推测雷狮知晓这件事的源头,一边表象从容应付着雷狮的刁难。

“是手下人不懂事,抓错了人。”帕洛斯口吻中充满了歉意,“我正要亲自送卡米尔少爷回家,不想您先一步过来了,我这就请卡米尔少爷出来,至于犯错的手下人,您放心,这人不会再出现了。”

“哦?”雷狮玩味地嗤出一声笑,态度倒是丝毫不担心卡米尔的安全,而是用饶有兴趣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猎手组织少当家,“我倒是听人说,抓了卡米尔的是少主人的接班人?”

这话一出帕洛斯不由得出了身冷汗,语气却是不慌不乱,“您这是听错了,是佩利先我一步发现了卡米尔少爷,吓得不得了,说是要我赶快把人给您送回去,再赔礼道歉。”帕洛斯不着痕迹地捏了捏右手食指。以佩利冒失的个性,为了避免受到责罚说不定会趁他不在自作主张地把人放回去,如果放人的阶段被雷王宫的人抓了个正着,那么将佩利完全从这件事中撇清反而会有更大的嫌疑,倒不如说是佩利主张的放人。

雷狮点点头,笑得意味深长,“少主人真是如外界传言那般有张能言善辩的嘴,倒是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颇为相似。”

这下子帕洛斯后背的冷汗更多了,他牢牢克制自己不要胆怯地后退以免被人看出端倪,但雷狮的这番话总能让他想起方才雷王宫的人交给他的照片

会不会是雷狮早就认出了他,此次是前来试探的?

佩洛斯想到这儿就控制不住地产生一种抗拒以及厌恶的心理,但他仍旧目光平静地与雷狮对视,被面具掩盖住的嘴唇露出一个凉薄的笑容。

“我吩咐人去请卡米尔少——”

“不必了。”雷狮端起胳膊,手指敲在手肘上,态度玩世不恭,“您家接班人送人回来的时候,正好和我的手下撞在一起,手下人也不懂事,将您家这位也一同带回家里做客去了。”

帕洛斯短暂地吸了口冷气,他这回算是听明白了雷狮的意思。雷王宫抓了佩利,并且不打算轻易放回来。

帕洛斯有些头疼,他是想让佩利吃点苦长长记性,但惩戒必须由他来才可以,并且进了雷王宫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是出不来的。

“您看,是要我们如何表达歉意?”帕洛斯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雷狮嘴边的笑意更深了,连带那双眼睛也溢满了笑,“我自小就对猎手十分感兴趣,据说少当家是不老不死的人物,永葆青春,不知道今日您是否赏脸来我这边坐坐?”

说是请求的句式,但其中的强势和胁迫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站在帕洛斯斜后方的属下有些担心,前跨一步来到帕洛斯身旁,俯下身凑到帕洛斯耳边,“少主人,您要小心一点。”

不用说帕洛斯也知道对待雷狮一定要谨慎小心,无论到什么样的程度都不为过。这位在雷王宫备受宠爱的三太子可是翻手云覆手雨的主子,丝毫得罪不起。

“自然。”帕洛斯笑着回应,并在心里揣摩雷狮的用意,“既然是雷三少要求的,自然要给您这个面子。”

 

帕洛斯没想到进了雷王宫就能看到佩利,他端端正正地坐在会见室的长沙发上,后面站着四个保镖,保镖和他的脸上都挂了彩,看样子是在雷狮离开后又和保镖们大打出手了一次。见到帕洛斯来了,佩利激动地腾一下站起身,他后面的保镖正要伸手去按,看见雷狮站在门口对他们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多管。

“雷三少的待客方式真是出乎意料。”帕洛斯看到佩利眼圈周围的青紫,心疼的不得了,顿时冷下脸,讥讽般地说。他以前是经常在佩利犯错的时候惩罚他,但那必须是他亲自动手,其他所有人都不能碰到佩利哪怕半根头发。

帕洛斯半转过身,对上雷狮的眼睛,“人我见到了,确实是完好无损,他脾气不好,挨几下揍也应该,如此您还希望我们如何向卡米尔少爷道歉?”

这句话里就掺杂了冷淡。

雷狮向佩利和他身后的保镖瞥去一眼,突然笑了,“少主人不要动怒,是我没有管理好下人,让您的人吃苦了。”之后话锋一转,“既然如此就变成我亏欠了您,您叫人将卡米尔安顿好,还要亲自送回来,我的人却不懂礼貌打伤了您家这位,那么,无论如何您都要赏脸留下来吃顿午饭才好。”

帕洛斯瞳孔一缩,在面具后面抿了抿嘴唇。

他这会儿完全了解了雷狮的动机,雷狮不是毛躁的性格,之所以让佩利和保镖们的伤痕暴露在如此明显的位置,只不过是为了接下来的饭局做铺垫。

但雷狮究竟想要做什么?

帕洛斯不禁暗自询问自己,还有什么联系是他没有想到的吗?

雷狮并未催促,安静等待帕洛斯的抉择。帕洛斯看到雷狮的眼睛,从中看到了笃然和胜券在握神情,很想叹气。纵然他不满,纵然雷狮给了他选项,可他依旧不能拒绝。雷王宫就像是深渊中的魔龙,掌握着黑暗势力的风起云涌,和雷狮作对永远都是弊大于利。

“是佩利总惹出事端,和您的手下人无关。”帕洛斯试探性地开了个头,见到雷狮挑眉之后微微眯了眯眼睛,就知道这顿饭根本逃不掉,“但既然是三少爷开口,那我们只好打扰了。”他给佩利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如此说道。

 

餐桌旁只落座了四个人,雷狮坐在主位,对面是帕洛斯,两侧坐着佩利和卡米尔,餐厅里站着十几位服侍用餐的仆从,均是调教出色的仪态,半垂着头一动不动,像是做工精致的玩具。

帕洛斯摘了面具的下半部分,露出白细的下巴和形状姣好的嘴唇。

他顾视一周后垂下眼帘用餐,碍着餐桌上不许多言的规矩,雷狮并未多刁难他。但饭后说不定就是一场生死考验,务必要用心应对。帕洛斯边咀嚼食物边专注想着这事,就连雷狮走到他身旁都没有察觉。

“少主人尝尝这份甜点,是卡米尔从一位很有名的糕点师那里学来的。”雷狮拍了拍帕洛斯的肩膀,感受到掌下的身躯微微一震后莫名心情好了起来,他对旁边的下人招了招手,立刻有人端了个精致的托盘过来,雷狮亲自将白瓷小碟放到帕洛斯面前,俯下身凑到帕洛斯耳旁解释,“这是卡米尔的心意,就连我这个做哥哥的都没资格尝一口。”

雷狮的嗓音低沉暧昧,像是条花纹艳丽的毒蛇,它毫不在乎地游弋在自己的地盘上,只待发现猎物后一口咬上去。

帕洛斯捏着餐具的手指紧张地动了动,他不受控制地将自己带入了被狩猎的猎物的角色,然而下一秒他便想起了被他忽略了的一个相当重要的细节。

呼吸顿时乱了几拍,帕洛斯迅速抬起眼皮看了卡米尔一眼,又转过去看了佩利一眼,被他扫视的两个人均在认真地用餐,对他的视线毫无察觉。

帕洛斯不得不猜测这样一种可能性,在绑架或释放的过程中,卡米尔看到了佩利,又或者他从佩利口中套出了什么话,导致雷狮早就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对他和佩利的态度只是对猎物临死前的戏弄。

这样的想法一旦在脑海中生成就怎么都不能被排除,帕洛斯感觉呼吸都沉重了几分。

雷狮依旧是一派轻松的姿态,表现得与帕洛斯已经相当熟稔。

“您想到什么了?怎么连嘴唇都白了?”雷狮压低嗓音笑道,伸手屈起食指碰到帕洛斯的唇角。

被突然间触碰到的帕洛斯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猛地后退,椅子摩擦在地板上发出难听的吱呀声,卡米尔和佩利同时抬头看过来,卡米尔始终是面无表情,一双浅蓝色的眸子里分毫情绪都不外露,佩利则直接表现出了他的担心,他甚至想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却被帕洛斯一个眼神钉在了原处。

“抱歉,失礼了。”帕洛斯转回头看向雷狮,声音中有几分难以遮掩的僵硬,“我不太适应和人有肢体上的接触。”

“不,是我冒犯了您。”雷狮大度地回答。他直起身,与帕洛斯的距离一下子拉远了许多。

帕洛斯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雷狮的过于靠近总会让他有些无措。

“只是您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实在太过相像,我忍不住想要看看您的反应,果然您和他的反应如出一辙,都十分有趣。”雷狮抚了抚自己的嘴唇,满含深意地说。

帕洛斯瞬时白了脸。

他突然想起来,十年前那场宴会上除了他和安迷修大打出手以外,还碰到了另一件事。当时他和安迷修在阳台上打得不可开交,抓头发咬胳膊什么样的伎俩都使出来了,最后是他把安家小少爷用力按在了地上,正当他抬起右手想要一拳揍上对方那张脸时他的手腕被人用力攥住,他抬头去看,是个面色阴郁的男孩,穿着黑色衬衣黑色小礼服,因阳台灯光昏暗具体模样看不清,却能见到他眼里阴暗的神色。帕洛斯被一下子吓住了,从安迷修身上跳起来就要往外跑,却发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孩力气很大,他完全挣脱不开。

帕洛斯当时还小,吓得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这时从地上爬起来的安迷修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后竟然把他挡在身子后面,右手攥住了那个男孩的手腕,‘你凭什么欺负人?’

‘哼。’那男孩松开了手,沉沉地一笑,帕洛斯躲在安迷修后面没敢去看,只揉着自己泛红的手腕,然后听到对方清脆却邪恶的嗓音,“没什么,只是感觉他反应很有趣。”

 

tbc.

 

评论(7)
热度(128)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