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帕】猎手 01

文章整理处

 

chapter  01

 

帕洛斯端着胳膊站在门口,用冰冷的视线剜了身旁的佩利一眼,给他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出房间。 

待房门刚一关上,帕洛斯就抬手给了佩利一掌,这巴掌稳稳地落在佩利那张俊脸正中,发出清脆的巴掌声。

佩利倒吸了口冷气,退后两步。他猛地张开嘴想要抱怨,但见到帕洛斯面无表情的脸以后有些心虚地把想要吼出来的话默默吞了回去。

“呵,你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帕洛斯讥讽地开口,一双眼睛针一般扎在佩利身上,“这个人你都敢抓?你怎么不直接去雷王宫把雷三少抓回来!”

佩利委屈又不满地垂着头,听到这话抬起眼皮,似乎是要解释,嘴唇嚅动几下后继续保持沉默。

“你说,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帕洛斯只一眼就看出佩利心里都憋着什么,他冷笑一声,给对方机会。

“我又不认识卡米尔。”佩利嘟囔,一句过后见帕洛斯没打断,便抬起下巴,底气也足了些,“谁知道雷王宫的少爷出门连个保镖都不带,我以为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又是个好货色,就给你带来了。”他说着越加觉得自己委屈,“雷三少的人又怎么了!你不是经常说雷三少的床边人一批一批的换吗!”

帕洛斯气得发笑,他前走几步拽着佩利的头发,使劲儿地往楼上拖,“你给我过来!我倒要看看你下次还长不长记性!”

“诶呦疼!帕洛斯你快松手!头发,头发要掉了!”佩利弯着腰,龇牙咧嘴地哀嚎。

结果被帕洛斯转身一脚踹在腿上,“闭嘴!”

佩利委屈地扁了下嘴唇,不再吱声,被帕洛斯从楼下拽到了三楼书房。

帕洛斯将人一脚踹进去,砰地一声踢上房门,开了灯,指着书桌前面的地板,“你给我跪下!”

佩利打了个哆嗦。

他自幼被帕洛斯从街口那里捡回来,差了帕洛斯六岁,被从小当做弟弟宠着教着管着,也当成接班人一般打着骂着训斥着,小时候是一根竹条,敲在手心里格外地疼,稍微长大一些便是马鞭,是帕洛斯在书房里挂着的那条最细的鞭子,抽在身上也最疼。佩利喜欢帕洛斯,当成家人那般喜欢,他也害怕帕洛斯,尤其怕惹对方生气。

“我……”

“别给我解释!”帕洛斯走到书桌后面,从抽屉里搬出一本厚约十厘米的书籍,重重砸在佩利面前的地板上,“这上面你敢说没有卡米尔的照片?我们这一行的最不能得罪权势的人,虽然明面上看着是大家都在求我们帮忙,但实际我们谁都招惹不起,这些哪个不是百年以上的大家族?我要你把这些人都记清了,你倒好,把东西都吃进肚子里了是不是!”帕洛斯指着佩利的鼻子训斥,“还敢拿卡米尔和雷三少床上的那些脏货比,这话要是被别人听了,我就算是砸了这个场子也保不了你!”

佩利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虽然心里不情不愿,但也一句话都不敢说,怕多说一句紧接着追来的就是帕洛斯的鞭子。

帕洛斯的鞭子他可尝到不少次了。

佩利正低头琢磨该怎么逃掉这顿必不可少的责罚,他知道他抓错了人,可并不是没有弥补的机会,被抓来的卡米尔不知道抓他的人是谁,只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放进哪个巷子里面,谁都不会怀疑他们。帕洛斯之所以这么生气一定是有吓唬他的成分在。

然而就算是吓唬,也够他受的。

佩利正拧着五官苦恼地思考脱身办法,书房的门被人从外敲响了。

帕洛斯倚着书桌,一只手已经从墙上取下了那条细长的马鞭,此刻转过头,微微皱着眉,“怎么了?”

“少主人,有客人。”门外传来一道恭敬的回答。

帕洛斯眉头皱得愈深,他看了眼佩利,看到佩利在对上他视线后飞快垂下头,心虚地向后退了两步。

顿时心里的恼火更大,帕洛斯抬高嗓音,“今天我不在,谁都不见!”

佩利抖了下肩膀。

门外的人迟疑片刻,“少主人,是,雷王宫的人……”

帕洛斯猛地扭过头,手里的马鞭一下子掉到地上。佩利也抬起脑袋,惊愕地看着帕洛斯。

“帕洛斯……”

“闭嘴!”帕洛斯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思虑片刻后从抽屉里拿出他见客人所用的面具,佩戴好后看向佩利,“你就在这儿,哪儿都不许去,等我回来。”说完,无视佩利欲言又止的举动和担心的神情,推门走出房间。

 

比预想中要好一些,雷王宫派来的人不是熟面孔,这证明对方或许是刚被提拔的新人。帕洛斯在面具之后抿了下嘴唇,眼珠动了动,随即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笑着迎了上去。

两人寒暄后走进贵宾接待厅,帕洛斯端坐在桌后,心里松了口气。

他已经认定对方还不知道是他们绑走了卡米尔,甚至雷王宫现在还不知道卡米尔被绑架的消息,否则对方不会这么坦然地与他聊天,而是会直奔主题。

雷王宫的人,向来是嚣张地不做掩饰。

“只要是出得起相应的价位,就没有我们找不到的人。”帕洛斯向后挥挥手,随即有侍从捧过来一本质地昂贵的价目表。

雷王宫那人没有低头去看,他脸上的笑不曾咄咄逼人自傲不屑,而是带着些游刃有余的漠然,“少主人说这话,我们自然相信。只是我家主人有了吩咐,只要真货。”

帕洛斯心里骂了句老狐狸,脸上表情不变,“当然,生意人诚信为重。”

“那好,这是照片。”来者将照片拿出来,放在桌上推过去。

帕洛斯垂下眼皮,朝着照片瞄了一眼。

这一眼,就险些没有挪开。

照片上的少年大约是六七岁的年纪,穿一身笔挺精致的小西装,浅蓝色的领结,一头银色的发在脑后束起一个马尾,他侧对着摄像的人,手里端着一支郁金香酒杯,酒杯里是橙黄色的桔汁,那双眼弯着笑,脸上的表情稚嫩又老成。

那正是帕洛斯十年前的模样,他还清楚地记得那是在他姐姐的订婚宴会上,他和安家的小少爷因为一块蛋糕打了一架。

为什么要找他?

帕洛斯心里的情绪一转,动作丝毫未顿地将照片交给身后人收起来,“冒昧问一句,这个少年是……”

雷王宫来的人耸耸肩,“虽然主人没有交代不能告知,但还希望少主人帮忙保守。”

“当然。”帕洛斯点头。

“主人亲口吩咐的,说是跑丢的一只猫,要抓回去好好养着。”

帕洛斯埋在面具底下的嘴角一僵,他眼里飞快地掠过一抹愤怒,又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来如此。”他点点头,站起身,“是否有时限?”

“您这边时限的价码我们都清楚,没有时限要求,但人交得越快,约定的价钱便翻得越多。”雷王宫的人微微鞠了一躬,那双眼直直地看着帕洛斯,“接下来就要劳烦您了。”

帕洛斯点头回应。

等送走了客人,帕洛斯坐在椅子里思考,那张他七岁的照片摆在他左手边,像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他对雷三少的认知并不多,有限的一些信息也只是通过魔女凯莉的关系渠道了解来的,所以对雷三少为什么突然要来找他,并且说出那番言辞,帕洛斯十分不解。毕竟他和雷狮,这个所谓的雷三少,一面都没有看见过。

帕洛斯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生意接了单,就要交货。既然对方口口声声要找个真货,那么就意味着将来上交的物件不能敷衍了事。帕洛斯当然不会把自己交出去,但要想找个人修改成照片里的模样,再针对性格和习惯做一些调整,精心编制一个身世,他不信对他一点儿都不了解的雷狮能看出什么破绽。

猎手所接的订单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可以找到,有些目标早就死得连骨灰都不剩了,但猎手仍旧能把人交出去,这可不仅仅是关系网的作用。

帕洛斯垂头思考,把教训佩利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直到有人按响了门铃,帕洛斯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这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他刚才在脑海里简单将计划过了一遍,先去找个合适的人,交给凯莉调教,最后在身边带上一段时间,等他自己都觉得足够以假乱真时再交出去。

“什么事?”帕洛斯也想到了佩利,他断定这段时间内佩利绝不会乖乖等在书房,他一边拿起手机拨通佩利的电话,一边打开门,“又有客人吗?”

“少主人,是雷王宫的人,不过——”那人犹豫了一下,踌躇着没敢往下说。

“不过什么?”帕洛斯皱起眉,方才想事情时忘了摘下面具,此时面具压得他鼻子稍微有点疼,帕洛斯一手抬起来正要把面具扯掉,就听见佩利的手机被接通了,话筒里传来的却不是佩利的声音,而是一把低沉的嗓音。

随之而来的,是从走廊转角那里传来的脚步声。

“少主人,卡米尔的事情,还要劳烦你解释一下。”

帕洛斯端着手机,怔怔地看着从拐角转出来的、在他危险名单中名列首位的男人,心脏骤停了一下。

“雷三少……”

 

tbc.

 

评论(11)
热度(137)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