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帕】绝对压制 中

 

* 当时想好的脑洞现在已经差不多都忘了……慢慢编吧

 

帕洛斯将佩利交给等在店门外的军官,他简单扫视了一遍对方,那张严肃的脸上满是纠结,帕洛斯想到自己的身份,不由地在嘴角露出几分笑意。让一个正直的警察毕恭毕敬地对待一个盗窃犯,还真是一件不容易办到的事情。

再不去想别人的看法,帕洛斯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链状物,看上去就是由金属制成的手铐,他将它们捆绑在佩利的手腕和脚腕上面,并将佩利推到那名军官面前。

“只要不解开我给他戴的东西,你们就能困住他一辈子。”帕洛斯将手从佩利后背上挪开,抄进裤兜里,没人看到他将手塞进口袋时略微小心的举动,大家,所有人,包括那位与帕洛斯有着咫尺距离的军官,此时都紧盯着佩利猛烈挣扎的动作,他们在此之前看到佩利做下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在看见他被几条简单的金属链所束缚之后,脸上都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惊讶。

那名军官下意识要伸手去摸佩利手腕上的金属链。

帕洛斯在一旁打断了他,噙着漫不经心的语气,“我劝你最好不要动。”

伸到半空中的手霎时间顿住,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的玩偶,军官掀起眼皮看了眼帕洛斯,那双祖母绿的眼珠中留有几分警惕和疑惑,但他还是乖乖缩回了手。

“……帕洛斯先生,”很明显他踌躇了很长时间该如何称呼这位通缉榜位列前排的怪盗,脸上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他尽量使用了恭敬的语气,“请问您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吗?”他指着佩利手腕上直到现在也没能挣脱的东西,问道。

帕洛斯耸耸肩,“这种事情我想我没有义务告诉你们。”

年轻军官脸上露出了几分不满,他的眉毛皱起来,形成一道浅浅的沟壑,其中埋藏着恼怒和尊崇的复杂情绪,面对帕洛斯,他真的不知道该是敬佩多一些,还是厌恶多一些。不过作为一名少校,他还是尽量为人类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您难道不是公民吗?”

“我想从我被挂到通缉榜上以后就再也不是了。”帕洛斯撇了撇嘴,语气漫不经心,就仿佛他无所谓自己的身份,也不需要有国家或者民众认同他的存在,而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这名军官动了动嘴唇,突然他的视线变得锐利严肃了一些,帕洛斯注意到了他的变化,将目光挪到他的无线耳机上面,知道肯定是有某些政府官员向他指点了接下来的行径。

帕洛斯安静地等待着,周围只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被肃清的店门口空无一人,但远处围着很多民众,佩利刚从惊讶中反应过来,用力扭着自己的胳膊和双腿,同时对帕洛斯骂骂咧咧说了一堆难听的挑衅的话,被帕洛斯一拳揍在脑袋上后不仅没有消停,反而变得愈加聒噪。

耳机里的交流很快速,军官摆回了原来面无表情的脸,直视帕洛斯,“先生,联合国希望您可以将犯人看守至少一周时间,让我们确保他的确不会像之前那样随便逃走,这之后,联合国将满足您所提出的的两点要求,要求的具体内容我们可以在回去以后立刻协商。”

帕洛斯不置可否,联合国的两个要求对他诱惑力很大,但他也确实不想和这个五维时空的生物再多共处一段时间,他这是第一次尝试使用时空碎片去禁锢一个高维生物,并不能保证会长期有效,毕竟以现在人类的技术水平无法测定空间维度是否一定稳定,不会被破坏,假如它再次变异,就很有可能会致使佩利从圈套里逃脱,这是所有人类都不希望看到的事情。联合国也肯定是担心这一点,所以才会让他看守佩利一周,妄图在这一周内找出金属链的秘密。

但联合国肯定不知道,这个秘密就连帕洛斯本人都并不清楚。

“两个要求,具体的界限?”帕洛斯漫不经心地问道。

军官看出了帕洛斯对此事并不热衷,但他并未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恳求,而是十分笃定,“在不损害人类社会及道德底线前提下的任何要求,我希望您能够知道,与联合国合作,将有可能把您从通缉单上永远除名。”他加重了永远这两个字的语气,帕洛斯微微睁大了眼,抿了下嘴唇。

他知道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与此同时,这个联合国各学者,连同帕洛斯本人,甚至是所有人类目前都无法解释的问题——困住佩利的物质究竟是什么,却被雷狮轻而易举地讲出来说给卡米尔听。

“维度变异,”雷狮抵着自己的下巴,从维度视频探测器中调查到佩利目前的状态后如此说道,站在他身后的卡米尔表情有些茫然。雷狮看到他的神情,将桌子上低维文件夹拿起来,放到卡米尔手里,“是目前被猜测的维度可能性之一,低维和高维可以进行互相转换是已知的事情,但在转换过程中可能因为某种能量的介入而导致维度变异,即这个维度既包纳高维度,也能在低维度生存,就像一张纸上凹凸不平的纸浆一样,它属于二维,却能看到三维。”

卡米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么,困住佩利的是四维与三维转换时的变异维度?”

“不是。”雷狮摇摇头,“四维并不能控制四维生物,那可能是更高的维度变异,我们无法操纵其原子,也看不见它的构造。”雷狮笑了一声,“佩利真是走运,竟然能撞到那种玩意儿。”

卡米尔明显比雷狮更担心佩利的安全,他揽住低维文件夹,“我们需要派人去解救佩利吗?”

“不,那样会让整个事情变得无趣,”雷狮揉搓着自己的嘴唇,眯着眼,唇畔流露出几分恶意,“去准备维度放大观测器,还有联络仪,我们要介入这个叫人类的世界。”

卡米尔恍然,他点点头,“这个维度在之后是否需要销毁?”

“看情况吧。”雷狮若有所思地回答,“如果没意思的话就处理掉。”

 

帕洛斯最后答应了这位年轻长官的,或者说是联合国的要求,前提是他需要保证在一周时间,甚至是更长时间内佩利不会逃脱,这是个谁都无法肯定的命题。帕洛斯发现变异的空间碎片是在几年前,当时他因为执行某种特殊任务而深入沙漠中心地带,在那里他曾遇到过一场难以形容的非自然灾害,当时正是夜晚,他在路途中看见一整片仿佛被线串联着的犹如珍珠的流星雨划过天空,从东边的方向划过,其亮度遮盖了天空上密密麻麻的星芒,在到达天空顶部时做出一个无法解释的急转弯,直冲地面而来。帕洛斯是受过训练的前特工人员,他可以迅速找到适用的应急方法,但当时他所见到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一整片夜空都向他倾斜而来,仿佛是有一个装满了星星的水桶,在他正上方将水桶颠翻,铺天盖地的星辰,像是发光的暴雪,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地面。帕洛斯来不及反应,他几乎尚未从惊愕中挣脱,就被铺满夜暮的星光遮蔽了视线,下一秒他失去感知倒在沙地里。

唤醒他的是白天的酷热,他一个激灵醒来,前一天的所见似乎是一场梦,什么都没有留下,他转头向四周看去,除了一些裸露在沙粒之间的银白色金属物质,一切和平常没有不同。帕洛斯以为他昨天是体力透支到了一定程度,产生的幻象。他这样想着,抬起右手想要抓起旁边的背包。令他感到惊悚的一幕出现了,他的手完整地穿过了背包带。

帕洛斯对此有过自己的研究和思考,他对维度稍微有些了解,也想到过是由于某种因素而导致他的部分肢体进化为了高维构成,它可以轻易破开低维的分子构造,就像人类撕碎一张纸那么简单。

与此同时的,将整个四维时空毁灭,对雷狮来讲也比撕碎一张纸困难不了多少。

这就是身为高维生物的特权所在。

帕洛斯坐在联合国派来的车里,正舒服地闭着眼假寐,他在思考。那位和他谈判的军官说的没错,他一定会答应,联合国手里握着一枚极其重要的砝码。‘从通缉榜上永远除名’,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无论他以后做了什么,联合国都会睁只眼闭只眼,不闻不问,当然,他也不会蠢到去做挑战全人类尊严的事情,那就是极其愚蠢的找死行为。

帕洛斯已经有了一些考虑,他打算用手里的钱投资一艘宇宙飞船,人类在这方面已经初露成效,他不保证佩利能被困住多久,但他能完全保证佩利在挣脱束缚后第一个要来算账的就肯定是他,虽然有过这样的假想,无论他逃到哪儿对于佩利来说都只是一步的距离,可他还是要坚持一下。更何况,对帕洛斯来说,在外太空旅行比被困在地球有趣很多,他毕竟不是个留恋的人。

轿车的配置很好,几乎听不到发动机的声音,也感受不到震动,因此当一道男生突兀响起时,所产生的怪异感才愈发强烈。

“很开心?”

帕洛斯瞬间掀开眼皮,眼珠向左右飞快转动。轿车的后排只有他一个人,驾驶室和后排隔着一层升降板,驾驶人员是刚才与他对话的军官,帕洛斯肯定声音不是对方发出的。

难道是有其他的发音设备?帕洛斯直起身子,向轿车内部仔细打量。

这时刚才的男音再次响起,带着几分机械的冰冷,但帕洛斯听出了其中隐隐的笑意,“别找了,我不在你的世界。”

不在你的世界?帕洛斯像是被冻住一样绷住了肌肉,他甚至连眼珠都没有转动,小心翼翼并迅速分析这句话的内容。

不在你的世界——

帕洛斯很快想到了,他有些错愕地睁大眼,表情僵硬地盯着眼前的升降板,尽力克制自己不可置信的语气。

“你是,那个人的伙伴吗?”

“我们不是人类,你们才是。”对方的声音在几次发声后变得流畅起来,仿佛就有个人坐在帕洛斯对面在和他交流,“但伙伴,如果按照你们的理解,是的,你威胁到了我伙伴的安全。”

帕洛斯吞了下口水,他不知道对方通过怎样的途径找到了他,但他知道他该做什么。

“抱歉,我现在会立刻放了你的伙伴,希望你——”

“不不不,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这是场游戏,你们的世界就是我的游戏机,游戏机,这个词语用的对吧?”对方笑着说道,语气里面的随便让帕洛斯浑身发冷,对方掌握着人类根本无法抗拒的力量——不对,或许有能够对抗他们的力量,帕洛斯垂下眼,试图遮盖自己眼底的情绪,捏紧了拳。“你叫帕洛斯是吗,帕洛斯,一个好名字,现在我希望你能尽全力困住他,被你抓住的高维生物,他叫佩利,而我则会想办法破解你的手段,期限为一年,如果你能赢,我立刻让佩利回来,并且不会对你们的世界做任何毁灭性的举动,不过如果你输了,帕洛斯,我想要的东西,你和所有人类都要承受。”

“你没有拒绝权,”那声音继续说道,这次透出了几分冰冷,“那么,游戏开始。”

 

tbc.

 

评论(1)
热度(94)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