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36

前文整理处

 

* 倒数第二更

 

Chapter  36

很多时候你所能做出的选择只有一个。

帕洛斯挂掉电话,盯着咖啡壶发了会儿呆,之后他将手机重新塞回裤兜,从柜子里取出一只咖啡杯给帕萨尔倒了杯咖啡,端着它走进客厅。

帕萨尔看得出很忙,他低头聚精会神地看着笔电里的文档,在帕洛斯靠近后连头都没抬,两道眉毛紧蹙。

帕洛斯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走到沙发另一侧坐下来,看着忙碌中的帕萨尔。

“你明天会出门吗?”

帕萨尔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出门。”

“我的车到时间该做保养了,但是我有点不太舒服,明天你出门能不能顺便帮我把车开到店里?”

帕萨尔敲键盘的动作一顿,“为什么不让管家帮你开过去?”

“你比较顺路。”帕洛斯将自己缩进沙发,“而且管家有很多事情要忙。”

“比如?”

“比如帮我去请医生。”

帕萨尔这回直起了脊背,将视线完整地落在帕洛斯身上。他一眼就看见了帕洛斯脖子上的围巾,挑眉,“你怎么了?”

“有点发烧。”帕洛斯脸色确实有些发红。

帕萨尔把电脑放在旁边沙发上,凑过去用手背试了试帕洛斯额头的温度,“是有点,”他站起身,“吃药了吗?”

“没。”帕洛斯的声音都埋在围巾里,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帕萨尔给他接了杯水,从医药箱中翻出几片药,连同水杯一起递给他,“那就改天再弄你的车。”

“你就不能把它开过去吗?反正离公司也不是很远,我可以晚上去接你,顺便我们一起在外面吃晚饭。”帕洛斯接过水杯,将药片攥在手里没有要吃的意思。

帕萨尔嘴角露出些不易察觉的笑,他将手掌按在帕洛斯头上揉了一把,眼里疲倦掺杂着柔软。

“你总是这样,一生病就想对人撒娇。”帕萨尔坐到帕洛斯身旁,按着他的脑袋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乖乖吃药,明天我把你的车开去保养。晚上你就不要出门了,好好养病,等身体好了再去吃饭。”

“嗯。”帕洛斯盯着那双与自己相同的眼睛,点点头。

凌晨五点,帕洛斯躺在被子里辗转反侧,他一点也睡不着,他用温度计测了下体温,确实有些高,睡觉之前吃的药片似乎完全没有效果。深沉的夜色在他的失眠中被晨曦破开一道亮光,那亮光从东方的地平线开始蔓延,等到五点时已经能隐约看到万物的轮廓了。

帕洛斯翻身从床上坐起来,转过头看向窗外。

几乎是他转头的瞬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窗外传进他耳朵里,他的卧室隔音效果很好,如此巨大的声响只能证明爆炸发生在他家附近。帕洛斯从床上跳到地板上,跑到窗前一把扯开窗帘,映入视野中的是一团熊熊燃烧着的怒火,管家和佣人披着衣服快步跑了出来,有人在打电话,有人惊愕地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帕洛斯也没有动弹,他看着那辆昨天被他停在院落里,此时正不断向外跳跃着火苗的轿车,无声地捏紧了窗帘。

没过一会儿,帕洛斯的房门被从外猛地推开了。帕洛斯转回头,他的母亲站在门口,一双纤秀的眉毛痛苦地扭在一起,眼泪从那双漂亮的眼中淌下来,她几乎站不稳身子,踉踉跄跄地走到帕洛斯身前,一把抱住了他。

女人像是这时候才找到依靠,累积的惊惧和悲伤决堤般地涌出,几乎要将这一方天地全部淹没。

“帕洛斯……”他母亲用近乎无法听清的语调唤着帕洛斯的名字,用力地抱着他,“你哥哥……”

帕洛斯僵硬地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最终缓缓抬起双手放在母亲后背,“妈……”他吐出这个字,接下来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敲门进入后帕洛斯意外地看见了雷狮,他眼里迅速闪过一抹惊讶,随即消失在他橙红色的眸子里。

“班长,”帕洛斯压低嗓音,像是大提琴在哀鸣,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头发简单地绑起来,安安静静地走上前。“老师不在吗?”

雷狮坐在办公室休息区的一把椅子上,笔挺的学生制服,翘着腿,膝盖上摊开一份文件,似乎也在等老师。

“你来找辅导员是想——”他说到一半故意停顿下来,等待帕洛斯继续。

“我要转学了,班长。”帕洛斯低声说着,他垂着眼帘,纤密的睫毛将他的眼睛遮挡了大半,“我父母不想在这个城市继续生活了,这里对他们来说……”帕洛斯抿了抿嘴唇,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口。

但就算他不说,雷狮也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我该说抱歉吗。”雷狮双手搭在文件上,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语气中丝毫没有歉意的成分。

帕洛斯抬起头看了一眼他,飞快地低下头,紧接着摇摇脑袋。

“这跟你没关系,卡米尔已经和我说过这件事,是我没小心……”

雷狮忽然叹了口气,他站起身将文件随手扔在身后的办公桌上,走到窗前双手抄兜地看向窗外。

“今天老师不会来,这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所以没必要再装了,帕洛斯。”

听到这话,帕洛斯缩紧的肩猛地僵了一下,他盯着脚下的地板,睫毛微微颤抖。他没有说话,不能说,也不必说。

“手段真漂亮,既漂亮又干脆,你这么聪明,绝大多数的人都斗不过你。”雷狮叹息道,他转过身,站在窗边去看帕洛斯,但帕洛斯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

“让我猜猜,从什么时候你就开始筹划这个局了?”雷狮背靠窗台,微眯着眼,“从第一次来我家,对吧?”

“你演的很不错,客厅里的博古架没有支撑很容易被撞倒,上面我和卡米尔的照片是你一早就观察到的,所以才会想把它打碎,你了解我和卡米尔的性格,知道我不会在意那些细节,而卡米尔心思细腻,一定会对你更加关注,这也是你的第一步棋,让卡米尔意识到你对我的重要性。”

“银爵的出现也应该是你的计划之一吧,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想要的就一定会抢到手,到手的又可能随时扔掉,你为了避免被我丢掉的可能性,所以才会一直拒绝我,同时让银爵来做催化剂,让我对你越来越在意。”

“之后顺理成章的,你和我在一起了,那也是因为你算准了我的想法,或者说你打算赌我的想法。你赌对了,帕洛斯,我对你的兴趣比对任何人的兴趣都更高,因为我想知道你能走到哪一步。”

“佩利,银爵,无论是真是假,是常态是作戏,你都把他们算在计划之内,包括卡米尔,也包括我,甚至还有你哥哥,你盘算了所有人,在最后雷格出现的时候你找到了时机。”

“没有什么比借刀杀人更不留痕迹的了,你把目标又放在了雷格身上,但是你不会用自己的性命去赌,这也是你当初的远见所在,你早就算准了卡米尔为了我会尽力保全你,如果雷格想对你出手的话,至少要先过卡米尔这关。”

“但怎么才能激怒雷格呢。”雷狮说到这里笑了笑,“和我上床,划清界限。”

“帕洛斯,为了目标你就算连自己也可以毫不留情。”

“你其实完全有能力挣脱我的圈套,无论是雷格还是银爵,他们都是你的选择,甚至就连卡米尔也能帮助你,但你谁都没选,你自己斩断了所有退路,用这种方式证明给所有观棋的人看,你选择了我。”

“昨天卡米尔那通电话是我让他打给你的。我想你大概也猜到了,有无数种方法可以直接保证你的安全,为什么要说得那么详细呢?你肯定怀疑过,但是你更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这是你能除掉你哥哥最快的方法。所以尽管疑惑,你还是没有放弃。”

“那么问题来了,帕洛斯,你既然猜得出一切,今天又为什么要过来?”雷狮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不远处站在门口的人,语气轻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得散。

自始至终整个过程帕洛斯都垂着眼帘,他抱着材料袋站在原地,许久后才慢慢抬起脑袋,那张俊秀脸上原本的悲伤此时再看已丝毫不剩。

“班长,你说过我了解你。”帕洛斯看着雷狮的眼睛,语气沉静,“但其实你更了解我,我为什么会过来你应该知道。”

雷狮倏地笑起来,他双臂一撑整个人坐在了窗台上,满眼笑意地看着帕洛斯。

“两个原因,一,你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猜到了这一切,如果没猜到,你用兄长去世不想继续留在这个城市的理由可以轻而易举地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只要有距离,再加上时间,你总有一天能完全摆脱我。”雷狮伸出一根手指,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帕洛斯,嘴角的弧度渐渐平缓,这时他伸出第二根手指,“二,你认为我看穿了你的计策,所以在等我的一句话。”

“帕洛斯,恭喜你,你猜对了,我要说的正是你想要的。”雷狮拍拍手,嘴角重新勾起来,眼中满含深意,那是帕洛斯真正看不透的神色。

“利用完彼此,也该到抛弃对方的时候了。”

“帕洛斯,分手吧。”

 

tbc.

 

评论(20)
热度(173)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