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请不要搞基

 

雷狮决定整顿他们组内的风纪,这天他将管理组的组员全都叫去了办公室,清了清嗓子后用签字笔敲了下桌子,“接下来有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对你们说。”

卡米尔帕洛斯和佩利都乖巧地坐在对面,雷狮的视线依次扫过他们,最后落在帕洛斯的脸上。

“最近员工之间流传我们这个组有人是同性恋,这种情况对于公司内的员工发展会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足够重视。”

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三个人都露出困惑的表情,帕洛斯看了看卡米尔,又看了看佩利,最后很无辜地将视线重新落在雷狮脸上。

“老大,我们之间……没有同性恋吧……”

“这种说法绝不是空穴来风,我希望你们注重一下自己的行为,尤其是你,帕洛斯。”雷狮点名道姓地指出了他心目中的基佬。

帕洛斯显得十分惊愕,他睁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不对吧老大,我不是同性恋,我喜欢女人的!”

“可你的行为一点也不能证明你喜欢女人。”雷狮用签字笔指着帕洛斯,一条一条地数落着他的罪行,“休息的时候总喜欢坐在佩利怀里打游戏的是不是你,生病那几天非要佩利喂着吃饭的是不是你,每次活动你们两个也一定要分在一个组,就连去厕所也必须两个人,你说,你不是同性恋和男人这么近干什么?”

帕洛斯觉得很冤枉,“那为什么佩利不是同性恋?”

雷狮一声冷笑,瞥了佩利一眼,对方正襟危坐正认真听他们的对话,“你问他知道什么是谈恋爱吗。”

“……”帕洛斯无语地抿起嘴唇。“这也不能证明我就是同性恋啊,我只是从小和佩利一起玩,有些事情早就习惯了,就像你和卡米尔——”

“嗯?”雷狮危险地眯起眼睛。

“不,没什么。”帕洛斯飞快地低下头,“我会收敛自己的老大。”

“那就好。”雷狮敲了敲桌子,“散会。”

 

帕洛斯很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的行为,但是有某些时候他还是会不自觉地凑近佩利。有一天在他想从佩利桌子上拿水杯喝水的时候雷狮看到了,走过来一把夺过佩利的水杯。帕洛斯抬头茫然地看着他。

“老大?”

“你要做什么?”雷狮恼火地问道。

帕洛斯眨了眨眼睛,“喝水啊……”

“你为什么要用佩利的杯子喝水?”

“呃……”帕洛斯明白了,他叹了口气,“好的老大我知道了,下午我会去买杯子。”

“你连自己的杯子也没有?”雷狮挑起眉毛。

帕洛斯看了眼雷狮手里的绿色瓷杯,摇摇头。他在上学的时候总是抢佩利的水喝,久而久之无论是他还是佩利都习惯了水杯和水瓶共用,省钱也省力。

雷狮用看低智儿童的眼光看着帕洛斯,最后将佩利的水杯放到他的桌子上,对帕洛斯招手,“我这里有一个新的水杯,你用这个,等你自己把杯子买回来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说着雷狮走进自己独立的办公室,从抽屉里翻出一只崭新的还未拆开包装的水杯,将它递给帕洛斯,“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和佩利共用什么东西,什么没有找我来拿,知道吗?”

帕洛斯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他又想不到哪里不对劲,在雷狮的威压下他抛掉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怪异,点点头。“好的老大。”

 

帕洛斯再次被雷狮叫住是在他和佩利去厕所的路上,这条路经过雷狮的办公室,雷狮的办公室开着门,因此帕洛斯经过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帕洛斯,你过来。”雷狮停下打字的动作,对门外喊道。

帕洛斯扭过头,哦了一声后对身旁的佩利说了些什么,径直走进办公室。雷狮看到佩利留在原地没有离开,就站在办公室门口,看样子是要等帕洛斯出去后再一起上厕所。他颇为恼怒地叹了口气,右手食指敲着办公桌,对门外的佩利说道,“佩利,你先去忙你的,我和帕洛斯有点事情要说。”紧接着又转头看向帕洛斯,语气里面掺杂了一些冷淡,“把门关上。”

帕洛斯一直很害怕雷狮冷着脸的样子,尤其这次雷狮气得莫名其妙,帕洛斯心里不安,却仍旧听话地关好门,走到雷狮办公桌面前。

“老大?”

雷狮仔细端详了帕洛斯一眼,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么优秀的一名员工怎么可能会是同事们口中的同性恋,即便不是他和佩利的关系也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必须要纠正。雷狮紧攫住帕洛斯的双眼,轻咳一声。

“帕洛斯,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啊?”帕洛斯诧异地发出一声疑问,但鉴于最近雷狮揪他小毛病的次数增多,让他不得不联想到关于‘同性恋行为纠正’的事情上去。他抬起眼珠想了想,竟然被他想到了。“呃,老大,我不应该和佩利一起上厕所。”他挺直脊背像是汇报工作一样诚恳地说道。

“我不是想多说你,也不是歧视同性恋,其实你的性取向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公司里的女职员太多,我看她们总喜欢关注一些男同事之间的暧昧关系,实际上这些事情我也没有权力多管,可是她们总是被这种事情分散精力的话会大大降低工作效率的。”雷狮语重心长地教育道。

帕洛斯根本没怎么听明白雷狮话中的意思,他完全不懂女同事太多和同性之间暧昧有什么关联,但既然雷狮说了他也不敢反驳,于是便装作恍然地点点头。“我明白了老大。”

经过雷狮的不懈努力,帕洛斯和佩利之间过于亲昵的关系终于被纠正了许多。可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办公室里关于同性讨论的话题不仅没有降低,反而有增长的趋势,雷狮虽然身为经理,可是对于员工们的私人生活也不好过多干涉,更何况只是谈论并不会直接影响工作,加之女职员的比重,他也没办法将这件事搬到会议上直接声明。对于这种情况的原因雷狮有着自己的想法,或许是帕洛斯和佩利之前的种种举止已经深入人心,所以即便两个人没有再做亲昵的动作,但大家看到这两个人自然而然就会想到那些事情。

雷狮在深思熟虑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啊?这样不好吧……”帕洛斯吃惊地瞪大了双眼,“我和佩利已经保持很远的距离了。”

“我和你解释不清楚,不管怎么样为了改善办公室里的氛围,你从今天下午开始就搬进我的办公室里工作,下班以后你想怎么样都行,但是在公司里面就要严格要求自己,知道了吗?”雷狮双手交叠放在办公桌上,面色严肃地说道。

帕洛斯本想说这样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不过面对雷狮他还是没有胆子拒绝,于是不情不愿地点下头。

“哦,好的。”

事实证明帕洛斯和佩利就算分开也并不能改善什么,在工作之余仍然能看到女员工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时不时将目光放在帕洛斯身上。

雷狮感觉很无奈,他决定今天晚上的会议一定要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一说,内容就是严禁在工作期间谈论员工的个人隐私及生活,这是对每一位员工最基本的尊重,最重要的是,不允许影响工作效率。

在此之前雷狮有一个会,是关于技术调整的,一般这些会议雷狮都会让帕洛斯跟他一起参加,卡米尔对接的业务十分繁重,一般腾不出足够的时间和他去外面开会,而佩利又不适合记录会议内容和整理资料,因此每次会议雷狮都会叫上帕洛斯,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当他叫上帕洛斯一起从办公室里走出去时,他能感觉到许多人的视线都落在帕洛斯的身上,甚至连带着将他也包裹了进去。雷狮有些愤怒,他感觉他们公司的女职员最近有些太过分了,但会议时间紧张,他没办法再召开一个临时会议先警告自己的员工。

等会议结束后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雷狮在回到办公室后将自己摔进椅子里,略微疲惫地揉着太阳穴,帕洛斯坐在对面打开电脑飞快地整理资料。有些资料需要在短时间内提交,他们今天晚上都需要加班。

雷狮转了下脑袋,让肌肉僵硬的肩膀保持松懈状态,休息两分钟后雷狮拿着自己的水杯站起身,打算去茶水间接水。路过帕洛斯的桌子时看到对方正在聚精会神地写文档,他露出个满意的微笑,顺手把帕洛斯的空水杯也拿了过来。

茶水间的门只是一块磨砂玻璃,因为室内亮着灯而走廊灯光稍暗,因此在里面很难发现门外的人,也正是因为这样雷狮才得以知道他们办公室的女职员门都在谈论什么。

“你们看到了吗,帕洛斯早上来的时候显得无精打采的,肯定是昨天太累了。”

“诶呀你太污了,说不定只是他昨天睡得晚或者没睡好。”

“别装了你,每天盯着帕洛斯和雷总看的人不是你吗?”

雷狮听到这里有点懵,他不知道为什么还和他有关。他拧起眉,抿住嘴唇继续往下听。

“你们说的雷总和帕洛斯是恋人,这是真的啊?”

“就算不是恋人也差不多了吧,你看他们关系好得有点不正常了,雷总什么时候关心过别的员工?之前就连卡米尔也没见他这么关注,都把帕洛斯调进自己办公室了。”

“啧啧啧,办公室恋情好刺激。”

“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呢。”

“你太污了你太污了,不能跟你聊天了。”一名女员工笑着说道,随即大家笑成一团。

这时候有一道声音插进笑声里,显得格外明显,“这么说帕洛斯是被雷总掰弯的?”

“暴取豪夺很有爱的啊。”

雷狮捏紧了水杯,转过身大踏步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帕洛斯,你明天还是搬回你原来的位置吧。”雷狮铁青着脸说。

“哈?”帕洛斯从电脑里抬起头,莫名其妙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十分恼怒的男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且请你以后继续保持和佩利之间的关系,你们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我也不会管你了。”雷狮说着把帕洛斯使用了很久的杯子放在自己桌子上,“你还是和他用一个杯子喝水,这个水杯我收回。”

帕洛斯纳闷地看着雷狮,但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好的老大……”

 

然而这样并不能阻止什么,年轻的女职员们依旧能找到各种理由将雷狮和帕洛斯凑到一起。

终于在坚持了半年之后,雷狮终于忍不住爆发了,落实了流言真真正正地将帕洛斯拐到了自己床上,其中一位女同事在表示祝福的同时,也背着雷狮对帕洛斯比了个大拇指。

“真有你的。”她看着雷狮的背影,小声说道,“你怎么知道这样他就会喜欢你。”

帕洛斯看了她一眼,笑容狡猾,“秘密。”他把食指竖在唇上,同样压低声音,“是我让你散播流言的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女人笑起来,耸耸肩膀,“当然。”

 

Fin.

 

评论(11)
热度(230)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