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33

前文整理处

 

*  我错了,下一更才有H_(:з」∠)_

 

Chapter  33

帕洛斯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有一个男人一直在囚禁着他,在大厦的顶层,视野开阔阳光明朗,但他却从那里逃不出去,有一天男人忘记派人守在门前,他就乘坐电梯借着混乱逃出了这座大厦,在他印象中他逃跑过无数次,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他甚至想报警,然而警齤察总比男人来得更慢。他不敢耽误时间,努力向前跑,直至钻进一间不起眼的店铺,他恳求老板将他藏起来,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心肠好,便把他带到楼上卧室,让他随便找个藏身的地方,如果有人来找就说没看见过他。他飞快地道谢,爬上衣柜二层的一个隔间,里面都是冬天穿的衣服,他就用衣服把自己挡起来。没过多会儿有脚步声从衣柜外面传进来,帕洛斯害怕极了,他几乎可以肯定走进来的人就是困住他的人,他不相信那个姑娘会出卖他,但他的确没听到任何争吵声。衣柜门被打开了,挡住他身体的衣服被一件件扯开,帕洛斯在梦里清晰地看到男人带笑的脸,男人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帕洛斯害怕地发抖,他往衣柜里面缩,近乎崩溃地质问,‘你为什么总是能找到我!为什么我无论到哪儿你都能立刻找到我!’男人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腰,‘因为你是我的。’

出租车一阵颠簸让帕洛斯从梦里惊醒,他猛地睁开眼皮盯着前面的空气发呆,梦里的恐惧他还记得一清二楚,那种无力的挣扎和被抓住后的绝望都深深烙印在了他的神经里,帕洛斯平复好呼吸,转头看向窗外。

“这一块最近在修路,所以不太好走。”司机看帕洛斯醒了,便对他解释道。

“嗯。”帕洛斯没有心情和司机聊天,只是敷衍般地应了一声。

“您这是要去接人吗?我看您没带行李。”司机目视前方,双手握着方向盘继续问。

“对。”帕洛斯收回视线,他恢复了一些,梦境逐渐从他战栗的身体里被剥离开,现实世界的真实带给了他安全感。

“您刚才是做噩梦了吗?最近没睡好吧。”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帕洛斯一眼,沉稳的声音和车窗外的太阳拧成一张巨大的网,接住帕洛斯不断下坠的身体。“这些都没事儿,睡醒了梦就过去了,只是一场梦罢了。”

帕洛斯感到恐惧又离他远了一点,他难得慷慨地对司机扭头微笑。

“谢谢。”然而他刚吐出这两个字笑意就僵在了脸上,因为他猛然间想起了梦中那个男人的脸,那正是雷狮。

 

帕洛斯此时正在去机场接机的路上,原本想要刻意遗忘的银爵的那番话又重新回到了他脑海里,他心不在焉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在看到机场的路标后心脏不由地跳快了几分。

再次见到雷狮就像是好不容易逃出笼子的小鸟儿又被捕鸟网捉住一样,帕洛斯僵硬地站在大厅里看着雷狮走近,那只他十分熟悉的手掌落在他头顶,顺着他的头发摸上他的脖子,在他细腻的皮肤上捏了一把。

“和银爵玩得开心吗?”雷狮单手抄兜满脸笑意地问道,那双紫色的眼睛仍然深不可测。

帕洛斯一愣,紧接着刚才梦境里的恐惧再次席卷了他,他尴尬地露出微笑,伸出手搭在雷狮的手掌上,此时雷狮贴在他后颈的左手就像是一块滚烫的烙铁,让他疼得战栗。

“班长,”帕洛斯下意识地要否定,但紧接着他咽了口空气把这句否定咽回了肚子,雷狮生气很可怕,因为他撒谎而让雷狮生气会更可怕,帕洛斯想要把雷狮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拿走,诚恳地看着雷狮的双眼,“我们只是在一起录剧。”

“我知道你们只是在录剧,否则你不可能还能这么完好地站在我面前。”雷狮依旧笑着说,“再问你一遍,玩得开心吗?”

“……不开心……”帕洛斯胆战心惊地观察着雷狮的表情,“……不是特别开心……”他又补充道。

笑容从雷狮的脸上绽开,他松开掐住帕洛斯后颈的手,转为拍了拍他的侧脸,“撒谎。”

“我没撒谎!我是真的感觉和他在一起没有和你在一起开心!”帕洛斯十分害怕,他想都没想地反驳道,等他反应过来自己都说了什么以后脸腾地红了,向后尴尬地退了几步,又被雷狮单手抓了回去。

“乖孩子,回去给你奖励。”雷狮低下头在帕洛斯耳边轻声说着,吻了吻他的侧脸。

 

从机场赶回市中心已经是华灯初上,雷狮把车直接开进了公寓的地下停车场,熄火后解开安全带,“下车。”

帕洛斯想到雷狮会把他带到这里,但他还是想挣扎一下。

“班长,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就不——”他刚说到这里,雷狮漫不经心瞥过来的眼神就让他立刻住了口。

“你要说什么?”

“没,”帕洛斯摇头,抱紧自己的书包,“没想说什么……”

“那好,下车。”

随着雷狮走进电梯,帕洛斯捏着书包的手指也收得越来越紧,雷狮自下车后就没有再说话,从他的侧脸看不出他现在的心情,帕洛斯也不敢轻易推断,他怕自己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惹得这头狮子掉转过来对他露出血盆大口。

电梯停住后雷狮率先走出来,这所复式公寓楼一层只有一户人家,帕洛斯放慢脚步磨蹭地跟在后面,等雷狮打开门锁的时候他的情绪已经到了紧张的顶峰。

“班长,卡米尔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他想要缓解一下莫名凝固的氛围,开口问道。

“他明天早上的飞机。”雷狮换好拖鞋,扯下领带打开灯走进客厅,帕洛斯见他不愿多说也不敢再问,将背包放在走廊的饰品柜上,弯下腰去换鞋。

“你现在饿吗。”雷狮站在酒柜面前拿出一瓶酒,转头向门口的帕洛斯询问。

“啊?”帕洛斯迅速地直起身,他猜不透雷狮这么问的用意,但他大概能明白雷狮之所以这么问是不想太快去吃饭,于是摇摇头,“不太饿。”

“很好,过来喝酒。”雷狮朝他招了招手,推过去一杯红酒。

帕洛斯更诧异了,疑惑冲淡了一些紧张和恐惧,他走上前,在雷狮的注视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喝干净。”雷狮指着杯子口吻轻淡地命令。

帕洛斯疑惑地盯着雷狮看了一会儿,他甚至猜想这杯酒里是不是被下了什么药,然而雷狮刚一抬眉,他就迅速地把酒水灌进了自己嘴里,连味道都没尝出来红酒就下了肚。

这时雷狮又把他手里那杯倒满了的红酒放到帕洛斯面前,“这杯也喝掉。”

帕洛斯满脑子困惑,但他还是乖乖地把这一杯酒也灌进肚子。

两杯喝完后雷狮对帕洛斯招招手,指向客厅的盥洗室,“去洗澡。”

“啊?”帕洛斯愣了愣,紧接着他想起来雷狮有轻微洁癖,回家要先洗澡,于是也没有多想,转身往浴室方向走。

雷狮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我们先做,然后再去吃饭,你洗好了来二楼找我。”

帕洛斯的脚步一下子顿住了,他惊慌地睁大双眼,脑袋里刻意将‘做爱’这两个字过滤掉。他转过身,雷狮正在往楼上走,他急忙追过去几步,仰着头看向雷狮,“班长,是要做什么吗?”

雷狮因他的问题而停下来,男人单手倚在楼梯上,似笑非笑地低头看着他,“干你。”

这下帕洛斯不能再骗自己了,他慌乱地向后退了好几步,“等等,班长,别跟我开玩笑……不对,我想起来今天有点事情,就不多呆了,我先走了班长再见。”帕洛斯说完这一堆话也不等雷狮的反应,转身就向门口冲去。他甚至连鞋都来不及换,径自要去拽门。

雷狮两条胳膊交叠着放在栏杆上,俯下身饶有兴趣地看着帕洛斯的举动,在他将门打开后才语调玩味地说道,“你逃得了吗。”

帕洛斯向外迈步的动作一僵。他突然想起了出租车上的那场梦,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法避免被重新抓回去的结局。然而梦里他感到绝望,现在他只是感觉恐怖和慌乱,这种情况早在他预料之中,只是没有这么快。

雷狮没有等他抉择,他抛下那句话后便转身走上了二楼。

帕洛斯脱力地靠在身后柜子上,垂头沉默了一会儿。他不知道看着地板都想了些什么,但最后他重新关上了房门,神色僵硬地走向盥洗间。

雷狮说得没错,银爵说得也没错。他是逃不掉的。

可是想是一种情况,做又是另一种情况,帕洛斯将浴室门反锁后脱掉衣服,坐在放满水的浴缸里发呆。他什么都没想,又好像大脑自动地运转了很多,他只是抱着自己平静地坐在温水里面,浴缸里的水像是一双温柔的手掌,把他包裹其中,保护他不受任何人的伤害。

事情早晚都会发展到这一步的,帕洛斯十分清楚这一点,早在他决定利用雷狮铲除其他隐患的时候他就想到会付出一些东西了,但即便他在清醒的时候将‘做爱’这两个字咀嚼多少次,都不能安抚他此时的无措。

他很紧张,也很害怕,拜他大哥所赐他甚至都没有和异性上过床,性齤爱这两个字仅限于他看过的视频和录过的广播剧,他没有抱过别人,也没被别的什么人抚摸过全身。这种面对未知的恐惧让他想更深地扎进水里,想顺着浴缸里的水流出雷狮的家,流进河道或者大海里面,总之不要和任何人见面,也不和任何人接触。

帕洛斯缩成一团,疲惫地垂下眼皮盯着水面的波纹。

直到浴室的门被雷狮从外面打开,帕洛斯猛地打了个哆嗦,惊慌地扭过头去看。

雷狮用浴巾裹着下半身,他的头发上还有水珠,过长的刘海被捋到脑后,手里拎着一把钥匙,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是你第二次对我锁门了,帕洛斯。”

他张开嘴唇,语气冷淡地说道。

 

tbc.

 

评论(15)
热度(199)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