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安雷】强迫恋爱 上

* 双方性转请注意

 

“安迷修!”

从后方传来的冷喝让安迷修停住脚步,她尚未来得及回头,就听见雷狮在众目睽睽之下命令道,“和我谈恋爱!”安迷修从心底腾起一团火,猛地转过身去。

雷狮穿着过短的裙子张扬地露出自己丰腴润白的两条长腿,套着一双漆黑的长筒靴,正一手拎着书包单肩挎着,另只手伸出一根食指来指着前方的安迷修。

被叫住的人眯起眼,表情稍有不虞,但语气仍旧平静。

“没有人告诉你指着人讲话是很不礼貌的事情吗?”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睛,仿佛能从那双深紫色眼中看到她自己。

“哈,真巧,从没有人敢对本小姐这样说过。”雷狮傲气地抬起下颌,食指向下一点,挑衅地看着安迷修,“有本事你来教训我啊。”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她压住心里的恼怒,大步流星地走上前。或许是她的气场太过强大,雷狮被冲撞地缩了下手指,但随即又稳稳当当地摆回原处,而她本人像是被刚才自己不自觉退缩的举动所惹恼,眉头稍皱,紫色的虹膜转深,在阳光下仿若一颗带有剧毒的宝石。

安迷修很快走到了雷狮面前,此时走廊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们两人身上,在这所封闭式女校中,作为学生会主席的大三学姐安迷修和初入校园就被校长在广播里点名批评的大一学妹雷狮,她们的知名度相当高。

“想让我教训你?”安迷修压低了声音说道,她一把抓住雷狮指向她的那根手指,在对方错愕的眼神中扯过她的衣领,低下头吻了上去。

“唔!?”

 

“安迷修你是笨蛋吗!”雷狮好不容易把安迷修从众多惊呼的学生之间扯到天台,在威慑了所有想上来的人后,砰地一声用力撞上天台的门,随后转身指着安迷修叫道。她束在脑后的头发在空中转了一圈,狠狠抽打在墙壁上。

安迷修透过雷狮的眼睛看到了对方的愤怒。她轻松地笑笑,摊开双手耸耸肩,“你不是说要和我谈恋爱吗?我回答你了。”

“你只用说的就好!”

“吻你是回答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你是惩罚你。”安迷修双手抱胸,白色的校服勾画出她美好的腰肢,她微微歪着头,棕色的软发垂在后背,在风的吹拂下偶尔掠过肩膀几缕发丝,那些头发蹭过她的侧脸,在阳光里像是金色的。“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和别人随便开这种玩笑。”说到这儿,安迷修的脸色严肃起来。

雷狮完全没料到安迷修知道她告白的原因,她有点心虚,但却在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难道不是?最近有多少女孩子是因为你这种无聊的玩笑而伤心的,你自己不清楚?”

“怪我?”雷狮忘记了被安迷修拽着衣领那一瞬间的无措和惊慌,又开始变得刁蛮无赖,“校规里有不允许告白这一条吗?”

安迷修深深地看着雷狮,她站在原地一言不发,阳光从她身后洒过来,将她的五官以阴暗分割成规则的区域,她的一只眼在阳光下,像是一块透彻的翡翠,另一只眼隐没在阴影中,仿若一团燃烧的鬼火,雷狮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冷战,夕阳下落后傍晚的风更凉了,她想回到楼下不想和安迷修一起戳在这里吹冷风,但她又不愿意表现得仿佛逃跑一样。

“校规里的确没有这一条。”许久以后安迷修回答了雷狮,她向前迈开一步,神色严肃而稳重,“但从今以后我不允许你再和其他女生告白。”

“哈,凭——”

“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是情侣了。”安迷修截断雷狮的话。

已经绽开的冷笑凝固在雷狮精致的脸蛋上,她显然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她预料到安迷修会生气,甚至有可能会被她的蛮不讲理气哭,但她绝想不到等来的却是这么一句话。

“等等——”雷狮无措地眨了眨眼,“那只是开玩笑,我可没打算和你谈恋爱。”

“是吗,”安迷修再向前一步,她背后是逐渐下落的夕阳,由金黄转变为橙红的光线为她披戴上王冠和披风,让她前进的这几步显得十分果决凌厉,“那么需要我再吻你一下证明这个事实吗?”

“……”

 

雷狮一直以为她是这个学校里最厚脸皮的,尤其是对于折磨好同学后对教务主任撒谎来说,但她现在发现了另一个比她更厚脸皮的人,这个人就是安迷修。

“我说你能不能别跟着我。”雷狮停下脚步猛地转回身对安迷修瞪视道,“都说了接吻也代表不了什么。”

安迷修十分淡定,“现在整个学校只有你这么认为。”她怀里抱着书,目光转开向周围示意。

雷狮顺着安迷修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了让她更加恼火的事实,几乎所有路过的女生都会放慢脚步看向她们,眼里还流露出该死的羡慕的神情。

“她们都瞎吗!”雷狮狠狠地攥紧拳头,咬着牙骂。

“自作自受。”安迷修垂眼看着雷狮,淡淡地说道。

雷狮听到后猛地将视线钉在安迷修脸上,她发现自己那可以让许多女生脸红的眼神对安迷修完全无效,对方永远是一副淡定的模样,偶尔会对她笑笑,在她看来也是嘲笑居多,大多数时间对方那双青蓝色的眼睛都像是固态的宝石,毫无波动。

“你——”雷狮想要伸手指着安迷修,但她很快想起上一次她这么做以后就被对方按在墙上险些强吻了,就忿忿地收回了手,改用阴沉的眼神盯着对方,“有本事你就跟我一辈子。”她瞪着眼,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乖,乖,女。”

 

事实证明安迷修的确不能跟着雷狮一辈子,别说一辈子,就连完整的一天都不行,她是学生会主席,要忙的事情有很多。

雷狮下课后没有在教室门口看到安迷修,愣了一下。

“安迷修去开会了。”帕洛斯走过来,右手搭在雷狮的肩膀上,“我说老大,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那家伙了吧。”

“别放屁。”雷狮翻了个白眼,将书包挎在肩上后走出教室,“去接卡米尔放学。”

帕洛斯在后面耸耸肩,转过身将从讲台上顺过来的一根粉笔折成两段,手一扬精准地砸在最后一排的佩利头上,佩利正在睡觉,下课铃都没能吵醒她,但对于帕洛斯的粉笔她反倒十分警醒,在第一根粉笔接触到她头顶的瞬间就惊醒了,她下意识地直起身茫然地看向前方,然后被紧接着袭来的第二根粉笔砸中额头。

“帕洛斯!”她反应了两秒,怒道。

“走啦狗狗。”帕洛斯对她勾了勾手指,纤细的手腕在校服衣袖垂下来的时候显露出来,莹白地仿佛会发光。

佩利盯着帕洛斯的手发了会儿呆,在帕洛斯转身走出去以后恼火地撇了撇嘴,拎着书包追出教室。

帕洛斯后来戏谑安迷修是雷狮的平安符,因为有安迷修在的时候雷狮只是心情不好,但安迷修不在的时候她们就会遇到麻烦。

雷狮抱着胸一副不屑的样子站在校门口,微敛下巴,抬起眼珠看向挡住她们的几个男人,眼中丝毫没看出惧怕,只有不耐烦以及冷漠。

“你们是狗吗,去哪儿都能追来。”她冷冷地说道,视线从对方脸上依次扫过去,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几张熟面孔。

为首的一个男子往前走了几步,帕洛斯盯着对方和她们之间的距离,在对方踏入五米内的界限时她猛地向前迈出一步,目光变得警惕起来。

“诶。”雷狮伸手懒洋洋地拦住了帕洛斯,她勾起嘴唇,红润的唇瓣形成一道讽刺的弧度,“只是一条狗。”

男子并没有生气,他以十分尊敬的眼神看着雷狮,“小姐,还请您跟我们回去。”

“回哪儿去?坟墓吗?”雷狮毫不留情地讥讽,紫色的眼中流转着玩味,“大哥他恨不得早点弄死我吧。”

“少爷对您十分关心。”

“对,他当然关心,不过关心的是我手里的钥匙。”雷狮抬起头,终于肯用正眼去看对方,“如果我说钥匙被我毁了呢?”

男子的脸色有细微的变动,“小姐,请您不要为难属下。”

“狗屎。”雷狮挑起眉毛,冷笑道。

帕洛斯抿着嘴唇,她没有雷狮的气魄,也没有雷狮那么乐观,她们这种事情遇到已经不止一次了,并且近些年频率明显变多,很可能是雷狮口中的‘大哥’已经失去了耐心,这种局势对她们而言十分不利。毕竟不管怎么样,她们都还是没有毕业没有势力的学生。

雷狮已经做好了打算,她不屑于逃跑,面对一直就想要她命的大哥来说,她的命本来就不值钱,值钱的是老爷子临终留给她的银行保险柜钥匙,这是她的筹码,也是对方的命门,只要有这个在,她就死不了。

大不了拼了。

雷狮眯起眼这样想,紧接着她便听到一串故意踩重的脚步声。扭回头,在空空荡荡的校园门口安迷修纤细的身影格外明显。雷狮暗骂一声,想要走过去让安迷修滚开,又不得不控制自己别表现得太在乎这个人。

蠢货。雷狮在心里骂道。知道有麻烦还凑过来,真他妈傻逼。

安迷修只在最开始瞥了雷狮一眼,之后就始终表情冷静地与对面的男人对视,她径直走过来,走过雷狮身边,把雷狮挡在自己身后。

“找我女朋友有什么事吗?”她嗓音温和,纯粹而平静,一双青蓝色的眼睛格外漂亮。

 

Tbc.

 

评论(5)
热度(71)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