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强迫恋爱

 

帕洛斯在书店里选书的时候有人站到了他身旁,因为距离贴得很近,他回头看了眼对方。比他大概高出一个头,五官深邃,像是混血,墨色的头发搭在白皙的皮肤上,在他看过来的同时也在打量他。

“你好。”男人向帕洛斯打招呼,是标准的普通话。

“你好。”帕洛斯茫然地点点头,之后收回视线继续在书架上搜寻需要的书本。

“你是学生?”男人继续问,眼睛却盯着手里一本书的扉页。

帕洛斯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又急忙收回视线,对方带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本能让他远离这个人。

“嗯。”他简单地应了一声,转身就想从书架旁离开。

男人拽住了他,“你书单上的书,我知道在哪儿。”男人指了指他手里的便利贴,“我是这家店的会员,我叫雷狮,你呢?”

“……”如果这时候还不明白对方是来搭讪的帕洛斯就白活了二十二年,他尴尬地扯出一个笑容,小心翼翼地抽出自己的胳膊,“谢谢你,但是我今天只找这几本书。”帕洛斯朝对方扬了扬左手里的两本书籍。

“你的名字。”雷狮嘴角挂着几分笑,这笑却像是金属一样冷硬,让帕洛斯打了个冷战。

“帕可。”帕洛斯后退了一步。

“你撒谎。”雷狮突然凑近了他,帕洛斯吓了一跳,对方的脸在他眼中快速放大,直至那双深紫色仿若深渊的眼睛充斥了他整个视野,“你叫帕洛斯。”雷狮笑道,压低的声音化成温热的气流舔舐在帕洛斯眼皮上。

帕洛斯最开始没反应过来,呆滞地看着雷狮,等他反应过来以后猛地睁大双眼,不由地向后退了好几步,表情错愕地盯着重新挺直脊背的男人。

雷狮脸上的笑有些诡异,他直直地看着帕洛斯,过了一会儿后抬起右手,在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张卡片,“你的身份证。”

帕洛斯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了,他讨厌被人戏弄,尤其这个人还是个陌生人。帕洛斯恼火地抿住嘴唇,猛地伸出手想要抢回自己的身份证。雷狮比他的动作更快,几乎在他伸过手的瞬间就把卡片塞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他穿着一条浅蓝色牛仔裤,裤子口袋和身体紧密贴合在一起。

“我没有妨碍到你吧?”帕洛斯语气里出现了一些不悦,他手心向上地对雷狮伸出手,“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

“去喝杯咖啡吧。”雷狮没有归还身份证的打算,反而转开了话题。

帕洛斯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神经病。他本想嘲讽几句,但理智阻止了他这么做。

帕洛斯收回手,没打算继续向对方要他的身份证,抱着书转身就要离开。他在转身的过程中还在心里忿忿抱怨,但紧接着扣在他肩上的手就让他把脑袋里的想法忘得一干二净。抓住他的那只手用了很大力气,他根本没来得及挣扎,就感到从他肩膀上那只手传递过来一股巨大的拉力,他向后跌撞了几步,雷狮把他转过来按在书架上,有几本书被震落下来。

帕洛斯一脸惊愕地看着雷狮,微微张着嘴。

“我说,去喝杯咖啡吧。”

雷狮的声音很轻,像是一阵风从他耳旁吹过去。分散在他们周围的顾客在瞥了他们几眼后匆匆离开了附近,很快他们周边就形成了一片无人的圆形地带。

帕洛斯在呆滞过后很快被怒火堵塞了思考,他一把掀开雷狮扣住他肩膀的手,显露出一副十分恼怒的表情,“我不想喝咖啡,请不要打扰我。”

雷狮得到拒绝后并未生气,他反而轻笑一声,五官舒展开来,但他接下来的动作却与他的表情相反,凌厉而狠绝。他用右手捏住帕洛斯的脸颊,俯下身,声音也变得阴森可怖,“你说什么?”

帕洛斯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他在瞳孔骤缩的间刻让自己冷静下来,分析出他应该打不过对方,光靠对方捏住他肩膀的力度就知道了。

“你先放开我,我们有话慢慢说。”帕洛斯软下语气,试图安稳对方的情绪,他已经把雷狮当做是精神分裂的患者了,或许是产生了幻觉把他当成了对方认识的某个人,才会出现这种结果。他决定先稳住对方,等出了书店与对方拉开一段距离后立刻逃走。

雷狮的眼神十分深邃,帕洛斯在与之对视十几秒后不自在地挪开了自己的视线,他有种对方其实早就看透了他想法的错觉。

“好吧。”雷狮松开禁锢着帕洛斯的手,并且从他怀里抽走那两本书,在帕洛斯眼前晃了晃,“作为礼物。”说罢他一手拉着帕洛斯的胳膊,把人拽到前台结账。

帕洛斯不在乎那几本书,他始终盯着雷狮的举动,在对方从口袋掏出钱包,不得不暂时松开他的瞬间转身就跑。他飞快地穿越人群,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自在地游弋,像是珊瑚丛中一条灵活的小鱼。他没有听到身后有叫喊声和脚步声,风从他耳边掠过,摩擦气流产生的声音像是风在细语。

最后帕洛斯跑过一个拐角,街道尽头就是他的学校,在拐角附近有一条人迹罕至的窄小巷子,小巷原本通向他们学校后面的湿地,但自从湿地拆除后这条巷道就被堵死了,成了一条没人进入的死胡同。

帕洛斯略微放慢了步伐,他在体育长跑方面一直是班里的垫底。

然而他刚放慢脚步,就有一只手从他后面伸过来,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将他押进那条窄小的胡同里。

“你跑得太慢了。”雷狮的笑声从帕洛斯耳后的方向氤氲开来,像是在外太空瞬间冷凝成冰晶的雾气。帕洛斯一缩脖子,不可置信地转回头。

雷狮显然是结完了帐才追上来的,他手里拎着一个纸袋,纸袋上面印着书店的名称。雷狮的呼吸平稳,丝毫没有过度运动后的气喘和疲惫,帕洛斯甚至忘记了抵抗,他两条腿此时才显示出过度运动后的酸胀,他不可能再逃一次了,只好被雷狮扯着胳膊拽进了巷子深处。

帕洛斯很害怕,他开始把雷狮想象成一个抢劫犯,虽然对方的相貌穿着都不像,但不能排除某些富家子弟就是有这种癖好。他尽力回想安全课上老师教导的内容,可是他能想起来的片段都是和佩利在教室最后一排一边打游戏一边骂脏话。

很快他们来到了胡同最里端,这里的石灰路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尘土和树叶,现在是夏天,夜晚到来地很慢,但他们这里被周边的建筑物挡住了黄昏正在下落的夕阳,暗沉的阴影像是泼洒在画卷上的浓重水墨。

“我没钱——”帕洛斯下意识说道,他说完以后看到雷狮眯起眼睛,又立刻否定了他刚才的话,“不对,我有一些钱,在我宿舍里,身上只带了两百,你要是——”

“我像抢劫犯?”雷狮打断帕洛斯的话,有趣地问道。

“……”帕洛斯没敢立刻回答,但他的眼神就是在说,‘难道不是吗’。

雷狮弯起嘴唇,也弯起眼睛。他一只手扣在帕洛斯肩上,低下头笑起来,“哈哈哈哈,你真的很有意思。”

帕洛斯一头雾水地看着雷狮,他现在完全猜不透对方的用意了。但他估计对方应该不是以伤害他为目的的,或许只是个比较激进又过于开放的人,喜欢谁就过去搭讪,又十分霸道地不允许别人拒绝。他可能不是第一个受害者。

然而这一次帕洛斯再次猜错了。

雷狮笑够了以后把手里的书本往地上一扔,一只手压住帕洛斯肩膀,把他用力按在墙上。

“我本来想给你一些适应的时间,可是你一点也不配合。”雷狮说道,一边说一边去解自己衬衫的纽扣,“第一次就在室外,很刺激吧?”

帕洛斯的大脑在雷狮说完第一个断句后就呈现出死机瘫痪的状态,等到雷狮伸过手想要脱他上衣的时候才猛然间启动,“等等!”他推开雷狮的手,尽量往墙角里缩,“等等!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不认识你!”

“有关系吗?”

“……”帕洛斯脑袋里飞快闪过一个念头,“你——”

“我也不是强齤奸犯。”雷狮笑着说道,帕洛斯看见他深紫色的眼睛里蕴含着某种邪恶的力量。

“……”帕洛斯这次彻底迷惑了。

“因为我是你男朋友。”雷狮开口道,他张开那两片形状优美的嘴唇,从中吐出的文字却像是异国语言,帕洛斯一点都没听懂。

“我不认识你。”帕洛斯用僵硬的声音回答,“我也肯定我自己没失忆。”

“对,但你现在认识我了。”

“……”

“从刚才开始,我就是你正式的男朋友。”雷狮说着,继续伸手过来扶上帕洛斯的腰。

“等等!我没同意!”帕洛斯挣扎着,他在雷狮的手臂之中像是一只烧到尾巴的猴子,他想尽各种办法逃脱圈住他的牢笼,然而雷狮的一只手就让他挣脱不得。

“不需要你同意。”雷狮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帕洛斯被压住双手反按在墙上,这时傍晚到来了,周围的树影犹如鬼魅般堵住了巷子口,像是为魔王守门的忠诚侍卫。帕洛斯尖叫一声,雷狮的手掐在他腰上,留下一块青色的印记。

“准备好了吗?”雷狮声音里的笑意很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讲下巴搭在帕洛斯的肩上,嘴唇触碰到帕洛斯滚烫的耳垂。他微微眯起眼,在对方绝望的咒骂中解开他的皮带。“会有些疼。”

 

帕洛斯醒来的时候是在宿舍里,佩利在他床边的椅子上打瞌睡,帕洛斯一度以为他刚才是做了一场噩梦,但身体的不适还是让他再次跌落进灰暗的深渊。帕洛斯猛地闭上眼,再次掀开眼皮时眼里已经平静了许多。

“佩利。”他转过头,佩利被他的呼唤声惊醒,险些从椅子上跌下来,佩利揉了揉眼,看向床上的帕洛斯。

“你好点了吗?班主任说你生病了。”佩利摸了摸帕洛斯的额头,“没发烧。”

“班主任?”帕洛斯抓住了重点,他们班主任半年都不一定出现一次,只在学期末的班级会议上才会来,平时都忙的要死,怎么可能恰好碰到他又把他送回宿舍?

“哦,对,上次班会你请假了不知道,我们班换了班主任,之前的班主任升成了副校长。”

“哦。”帕洛斯没在意那些,“你见过一个黑色头发的男人吗?眼睛是深紫色,长得很英俊,大概有一米八五,名字叫雷狮,当然也有可能不是。”帕洛斯思考一会儿后向佩利问道,当一切都发生之后,他站在局外者的身份来回顾整件事,立刻发现了怪异之处,直觉告诉他这个自称叫雷狮的男人肯定早就认识他。

“雷狮?”佩利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不认识,但你刚才说的那个人我有点印象。”

帕洛斯立刻紧张起来,“你以前见过?”

“好像吧,具体我也想不起来了,好像是在哪节课上见到过。”佩利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敲门声,一位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走进来,墨色的发,冷静沉着的双眼,他走进宿舍后立刻将目光投向了帕洛斯,在与他对视两三秒后将视线移开,看向坐在床边的佩利。

这时佩利已经站起了身。

“老师。”

帕洛斯这才仔细打量了几眼这名陌生的男子,意识到他就是佩利口中的新老师。不得不说对方很年轻,可能是在硕士或博士毕业后的第一年就职,因为从对方的脸上看不到被教务系统污染的漠然。

对方向佩利点点头,“辛苦,现在这里有我,你可以去吃饭了。”他的声音很轻,不是音量轻,而是音调轻淡,仿佛是天上的一片云,或是春季里的一阵风,总之让人感到十分舒服。帕洛斯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在这样的声音里舒缓下来。但这样的声线明显也带着麻醉效果,等帕洛斯回过神意识到身为一个老师不应该对学生如此重视的时候,佩利已经出门了。

年轻的班主任将一个饭盒放到桌子上,走过来坐到佩利刚才坐过的那张椅子上面。

“抱歉,帕洛斯。”班主任的第一句话不是关切地询问病情,也不是自我介绍,而是一句突兀的道歉。

帕洛斯像是触电一般感到一阵冰凉的电流从尾椎位置传到他脊背,继而向躯干和四肢蔓延。他埋在被子里的手紧紧攥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

“大哥去年第一次看到你,在学期末的舞会,他是特邀嘉宾,你在舞台上弹钢琴的样子很美好。之后每次活动只要你参加他都会派人到现场录像,我家里有很多你的相片,所以说他是真的很喜欢你。”

帕洛斯抿了抿嘴唇,他感到自己嘴里有一股酸涩的滋味。

“我比你大三岁,刚刚硕士毕业,在私下你可以叫我卡米尔。”卡米尔说道,从随身携带的背包中拿出一个文件袋,将它放到帕洛斯床头的桌子上,“这是合同,还有几个月你就毕业了,希望你能到我们的公司来工作。”

帕洛斯盯着卡米尔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些什么,但和雷狮一样,除了平静的光线以外他什么都没看到。帕洛斯垂下眼皮,脸色稍微有些苍白,声音却十分冷静。

“假如我拒绝呢?”

卡米尔沉默了一会儿,“我劝你不要这么做。”他说完站起身,看向帕洛斯的眼神柔软下来,“你可以试着去喜欢他,反正你也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帕洛斯抬起头,卡米尔已经背过身走出了宿舍门。

又过了一会儿,帕洛斯的手机震动起来。他勉强把自己从床上挪起来靠在墙上,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他盯着那串号码默默地倒计时,在最后几秒钟按下了接听键。

“还好吗。”

性感熟悉的音调没有被通讯设备抹去半分魅力,帕洛斯盯着前方的墙壁,平静的脸色在波动几分后迅速变得狰狞。

“你这个混蛋!”他攥着手机终于骂出了这句话。

回答他的是对方愉快的笑。

 

Fin.

 

评论(15)
热度(326)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