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29

前文整理处

 

Chapter  29

返校后很快便开始了新一届学生会成员的投票选举,只有学生会主席是全学院师生公开投票,至于学生会其他部门的部长全部由学生会内部成员以记名投票的方式推选,由于秘书处是新设立的部门,帕洛斯的竞选没有经过投票环节,直接在面试后由老师和上一届学生会主席团讨论得出结果。最终结果是帕洛斯毫无疑义地当选了新学年的秘书处处长,而雷狮更是以超过五分之四票数的巨大优势当选了下一届学生会主席。

在学生会主席团惯例的交接会议中,帕洛斯等在团委办公室,他本来想和佩利一起去吃晚饭,但佩利被卡米尔带走了,卡米尔离开之前还向帕洛斯传达了雷狮的意思,让他不许提前离开。

帕洛斯百无聊赖地靠坐在椅子里打游戏,想到往年交接会议大约都会持续两到三个小时,帕洛斯给自己点了份外卖。外卖还没下单,微信里先弹出了雷狮的对话框。

‘有一份资料,红色文件袋,在我家书房电脑旁边’

帕洛斯盯着这段文字发了会儿怔,反应过来雷狮的意思是要他去取这份文件。他撇了撇嘴,回了句‘好’后关掉微信,拨通了卡米尔的电话。

“卡米尔,班长说要你帮忙拿一个文件。”帕洛斯盯着办公室对面的墙壁,墙壁上有一副巨大的集体照,上一届学生会全体成员都在其中,帕洛斯很轻松地就找到了雷狮,他站在第二排正中间,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直视镜头的视线仿佛跃出了相片这个平面,帕洛斯打了个哆嗦,好像照片里的雷狮看到了他,并且听见了他在撒谎。

帕洛斯晃了一下神,卡米尔的答复他没听到。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大哥刚给我发了短信,要我把家门钥匙给你,我过一会儿和佩利有例会。’卡米尔的声音平淡,从中听不出任何情绪,就仿佛他没有听出帕洛斯的撒谎或者对此毫不关心一样。

帕洛斯拉长尾音‘哦’了一声,语气里有几分没有刻意隐藏的不满,随即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卡米尔举着手机站在门外,见到帕洛斯后挂掉电话,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

“大哥要我给你的,还记得路吗?”

帕洛斯盯着被卡米尔放到桌子上推过来的钥匙,很想说不记得,但又怕说完这句话后被雷狮报复,于是点点头,“差不多。”

卡米尔拿出手机给帕洛斯微信发送了一个地址,“如果不记得的话可以打车,我要走了,五分钟后有会。”卡米尔看了帕洛斯一眼,转身匆忙地又离开了会议室。

卡米尔最后的注视让帕洛斯心里一沉,他明白那个眼神的含义,大概也是雷狮想要通过卡米尔对他转达的意思。

——别耍花样。

看来那份文件很重要,而且很紧急。帕洛斯不敢再耽搁时间,从椅子上拽起外套搭在胳膊上就出了办公室,他把钥匙攥在手里,之间经过卡米尔的手但这串金属并未沾染上丝毫体温,大概卡米尔的手也很凉,帕洛斯握住它,像是握住夏天里阴翳中的一阵风,清凉的触觉让他烦躁的情绪被抵消了大半。

为了不耽误时间帕洛斯选择了打车,他坐在出租车后排看着逐渐黯淡下去的天色,手里不由地转动那几把钥匙。太阳还未落下,街边的灯便亮了,两种光线的交替有一段不短时间的重叠,天空上尚有几分金红,但那只是地平线上浅浅的一层颜色了,仿若落幕的戏剧,幕布垂落,舞台上缤纷的色彩逐渐被深紫色的幕布遮盖,最后只留下窄小的细边。但那颜色纵然开始黯淡却依旧充满了广阔的空间感,它能照亮整个天际,是笼罩一切的橘红,而散发出金黄光线的街灯纵然亮度再高,也只是夕阳的一粒分子。帕洛斯感觉雷狮就是天上的太阳,无论是不是正在下落的太阳,他的存在都产生极大的影响力,而他自己甚至连街灯都算不上,他只是个萤火虫,游弋在暗色的树林里,他的存在并非是为了照亮什么,而是为了衬托出夜色的黑暗。

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本来也不应该产生任何交集。

帕洛斯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将视线落到自己手中的钥匙上。但巧合让他们有了交集。

出租车停下后帕洛斯看到了那栋熟悉的楼,他让司机稍微等他几分钟,便快速地走进楼门。

乘电梯来到雷狮公寓所在楼层,帕洛斯拿着钥匙把防盗门打开,在推开最里面的一扇门后他看到从门缝里流出来的灯光。帕洛斯推门的动作一顿,下意识以为公寓里有人,但随即他想到雷狮不同于任何普通家庭的孩子,这间公寓里不可能出现他的父母和亲属,唯一可能出现的卡米尔也正在开例会,因此最大的可能是公寓主人离开时忘记了关灯。这很正常。

帕洛斯怔了一下就继续了动作,他也没有多想,于是当他看到坐在客厅沙发里,优雅地翘着腿,正低头看一份资料的男人时,他立刻僵在了门口。

帕洛斯第一反应是进错门了,但立刻他想到自己刚刚用卡米尔给的钥匙打开了卡米尔所给地址的门,而且这里他也来过两次,不可能是走错了,随后他惊愕地睁大眼睛,坐在沙发里的男人在听到声响停顿下来后抬起头,那张脸和雷狮竟有八分相像。

对方看到了帕洛斯,微微挑了挑眉。

帕洛斯不由地后退了一步,男人比雷狮多出几分成熟稳重,那双眼是近墨的深紫,乍一看就是夜晚的颜色,灯光散落下来铺散在男人脸上,却没有融进那双眼里半分,它们像是能吸收掉所有光线的黑洞,在寂静危险的宇宙里静静盘桓。帕洛斯咽了口唾液,他被那两道视线逼得险些抬不起头,它们有着雷狮一样的邪恶,却比雷狮多出了几分锐利。

“呵。”帕洛斯还没来得及解释,坐在沙发里的男人便合上手里的文件笑了一声,他的声音也和他的眼神一样,低沉压抑,像是埋伏在丛林里嗜人的野兽。帕洛斯猛地向后一退,将半个身子退到门外,仿佛这样他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你不用怕我,我是雷狮的哥哥。准确的说,是他的大哥。”男人语气平静地说道,他看着帕洛斯,微微眯起眼睛,“你是雷狮的那个小情人吧。”

小情人,这三个字的侮辱色彩颇重,但帕洛斯没工夫理会那些,他只想赶快离开,至于雷狮的任务他早就在看到客厅里的男人那一刻忘得一干二净了。

“抱歉,我不知道家里有人。”帕洛斯一只手紧紧攥着门把,时刻准备着将门撞上落荒而逃,这个人带给他的恐惧比雷狮带给他的还要多。这不是说雷狮的危险度低,实际上雷狮的危险性绝对要超过面前的这个男人,但雷狮的危险是内敛的,像是一颗核弹,你就算触碰到它的外表也不会受伤,只有当核弹爆炸时才能感受到它无与伦比的毁灭性,然而雷狮的大哥却是一团球形闪电,它所表露的光亮在暗色的夜里十分明显,就算是远远望着都知道那是不可接触的能够危及生命的物品。

帕洛斯敢触碰核弹,但绝不敢触碰闪电。

“别紧张。”雷狮的大哥轻笑起来,对他招了招手,“过来坐,我正想找机会和你聊聊。”

“那个,雷狮找我还有事,下次有时间再聊吧,再见。”帕洛斯僵硬地扯出一个友善的微笑,迅速转过身打算逃走,然而当他转身后却看到两名黑西装的保镖,一左一右地站在电梯门口,视线冷漠地看着他。

帕洛斯紧了紧手里的门把,他这才意识到雷狮的大哥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巧合,是专门来等他的。至于这是否是雷狮的意思,他暂时无法推断。

缓慢地转回身,雷狮的哥哥保持着刚才的表情,同雷狮嘴角弧度相似的笑意让帕洛斯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冷战。

“我说了,想和你聊聊。”男人笑着开口,平淡的音调却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指帕洛斯的心脏。

心跳控制不住地停顿了两秒钟,帕洛斯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雷狮的公寓。他有信心一个人揍翻外面的两个保镖,但他不确定对方是否携带了枪支,他不能拿性命做赌注。

见帕洛斯乖乖地坐到了他指定的位置,男人才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眼底的寒冰也融化了一部分。

“既然要交谈,我们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刚才说过了,我是雷狮的大哥,雷格。”

“帕洛斯……”帕洛斯捏着自己的膝盖,尽量用平稳的声音介绍自己,“雷狮是我的班长——”

“班长和男友。”雷格打断帕洛斯的话,说这句话时的声调夹杂着戏弄的玩味,他看着帕洛斯,深深地看进那双橙色的眼睛里,“现在我们来谈谈关于雷狮的事情吧。”

 

tbc.

 

评论(8)
热度(167)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