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帕】绝对压制 上

 * 五维时空雷狮X四维时空帕洛斯,如果有错误请放过我,我只是个孩子……一切臆测只是为了爽 

 

帕洛斯的建议被当成了笑话,他一个人站在会议室的显示屏下,面对在场所有与会者的嘲笑,同样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

“蠢货。”他不大的声音响彻全场,压住了那些不屑的窃窃私语。随即有一两个人站起身,愤怒地看向他,“请注意你的用词!”

帕洛斯这次笑得更加开心了,“你们竟然愿意相信一个魔鬼的话,不是蠢货是什么。”

“那不是魔鬼。”有一名女子站起来回道,她穿着干练整洁的西装套裙,声色严厉,“他是帮助我们的人。”

“你们竟然愿意相信一个异类?”帕洛斯脸上的冷笑更明显了,“傻瓜们,醒醒吧,这个世界上没有神。”

“你不能这么说!”与会者有些人站起来惊恐地喊道,随即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表情惊惧带着惶恐,就仿佛他们的神会因为这点小事而责罚他们一样。

帕洛斯恢复了冷淡,他注视着会场里的所有人,语气生硬地说道,“你们放弃了最后的机会。”

在他话音落后,位于他身后的显示屏突然发出亮光,显示器的电源并未开启,它就像是安装了移动电源和远程操控系统的仪器,被身处远方的主人按下的遥控器开关。帕洛斯背对着显示屏幕,他最开始没发现它的异常,但面对他的所有与会者均露出一副震惊崇拜的神情,最后视线汇聚在他一个人身上,眼神变得凌厉可怖。

“你不相信的神要消灭你了。”那个最开始站起身反对他的男人如此说道。

帕洛斯回过头,显示屏苍白的背景色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雪原,其中的温度寒冷彻骨,帕洛斯看到一行粗重的文字显现在这片雪白的空间之上,显得诡异而危险。帕洛斯抿住嘴唇,眼神冰凉地注视着它,仿佛在透过它与它身后的遥控器主人,也就是会议室其他蠢货口中的神对视。

那行文字的内容——逮捕这个人。

 

雷狮挥手关掉全息界面,将摆在身旁的咖啡端起来喝上一口。他惬意地眯着眼,窗外的阳光落在他身上,与他接触的空气也有了体温。卡米尔从门外走进来,手里抱着一叠黑色的文件夹,文件夹呈现出一种金属的光泽,表皮光亮,散发着阵阵凉意。

“大哥。”卡米尔把文件夹递过去,“今天需要看吗?”

“不用,秩序一旦建立就很难会被打破,我们也能休息一段时间了。”雷狮说道,把杯子放在一旁。

卡米尔点点头,把文件夹重新抱在怀里,他突然提起,“我听说佩利去了四维时空?”

“啊,现在还在那儿。”雷狮眯起眼,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微微翘起嘴唇,“他以为四维时空能让他尽情发泄,结果被那里的生物困住了。”

卡米尔怔了一下,随即露出惊讶的表情,“四维时空的生物?困住了佩利?”他将这句话重复一遍,像是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实际上他也真的没懂这句话的意思,从出生以来所学到的知识里面还不存在低维时空生物对高维时空生物造成威胁的案例。

雷狮看懂了卡米尔的表情,他微微露出一个令人捉摸不清的笑,其中渗透出冰凉的危险,“那里有一个四维时空生物的‘法师’。”

“法师?”卡米尔更不懂了。

“那个时空的生物叫什么来着?人类?对,人类。”雷狮仰靠进座椅里,眯起眼,“卡米尔,如果人类控制住了佩利,让你为此做出退步,你会怎么办?”

卡米尔沉默了一会儿,他盯着手里黑色的文件夹,许久后动了动嘴唇,“毁掉它。”

他说的十分轻松,对他们来讲这件事也十分正常,就像四维时空中的人类随便焚烧掉一张纸一样,他们也曾轻而易举地毁灭了无数个三维时空,只是他们自己并未察觉。

雷狮赞许地看了他一眼,“你做的很正确,但不是最正确的。”

卡米尔投以困惑的眼神。

雷狮把视线挪开,他用手指敲打在座椅扶手上,缓慢而富有节奏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五维时空中回响,“忤逆你的生物,怎么能不给以惩罚和警告呢?”

 

人类首先发现佩利的时候他们便陷入了极度的恐慌,因为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神奇现象,这个与正常人类相貌稍微有些差异的男人仿佛能操纵空间,他可以将手臂穿透一个人的身体而不让这个人产生任何痛苦,可以随意取走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物件,甚至他可以随时随地跨过空间的距离,在微秒级的时间尺度上从亚洲来到欧洲,没有人能战胜他,子弹和刀具像穿透影像一般穿透他的身体并且无法给他造成伤害,他仿佛是沙漠里的海市蜃楼,即便是最先进的武器都不能阻拦他,然而他却能在挥手之间将一栋高楼大厦掀翻,一根手指就斩断朝他飞涌而来的弹药,甚至强辐射都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这样一个魔鬼般的男人降临到人类社会,没有人能制服他,他又能轻而易举地消灭所有人,科学健全的社会体制在恐慌中迅速瓦解,暴动和集体反抗已经没有任何作用,除了投降以外人类别无他法。

佩利以极快的速度统治了这个星球,这个对他而言仅仅是指甲大小的一块尘屑,只不过这块碎屑上居住了几十亿四维空间生物,这就让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其实佩利的目的不在于统治,他只是好奇,身为五维时空的生物,他们具有穿透三维空间的能力,四维时空里的一切空间距离在他眼中是可以随意拿取的,就像人类在一张纸上作画,他可以在左上角画一个圆圈,而后不必让笔尖始终与纸面接触,他们可以抬起笔尖,在右下角再画一个圆圈——这对三维时空的生物来讲也是不可思议的。佩利的世界刚刚获得进入低维时空的技术,技术还不够稳定,不会对普通五维时空生物公开,仅用作科学研究,但作为这个技术研究的主办方,雷狮的手下,他自然是有享受的特权。

佩利在四维时空,这个叫做地球的星球上停留了近一个月时间,这点时间在五维时空中不会体现出流动的迹象,但在人类社会中就能够造成变化。佩利感到有趣,他指挥所有的人类去做他想做的事,就仿佛人类对实验室里白鼠做的那样,佩利的做法对一个五维时空的生物而言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却是人类世界的灾难。

佩利甚至暂停了所有的供电,是他单方面切断了一切电流来源,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随后整个地球都变成了只能依靠太阳光照而获得光亮的星球,黑夜来临时,总会有半个星球沉浸在浓郁的夜色中,犹如一颗正在腐烂的行星。

就在这时帕洛斯出现了,他在佩利到来之前就在人类中小有名气,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多次从警察包围圈中逃走的怪盗,曾一度有人戏谑他有飞天术或是遁地术。

不过那些过往都不重要,帕洛斯以一种十分诡异的,无人说得清的方式进入了自佩利出现后迅速成立的联合国会议中心,他坐在首席,面对着数以万计的空荡荡的座位,直到第二天会议中心的清洁工发现了他。

帕洛斯对联合国主席说他有办法控制佩利的行动,但不肯说出理由和方式,于是他的提议没有被采纳,甚至被当成疯狂的玩笑,而他本人则被军警关进了特别监狱。

然而第二天帕洛斯便从监狱里凭空消失了,从那座建造在地下三百米深的地下监狱里消失了,人们调取了监狱中的所有影像资料,在确保监狱中绝无死角和帕洛斯确实已经不在这里之后,联合国召开了各国之间的第三十二次会议,讨论对帕洛斯请求的执行决定。之所以如此重视这次事件,是因为帕洛斯逃离监狱的方式与佩利的行为有几分相似。

最后的投票结果以二十九票赞同的绝对优势通过该议案,议案内容是,保留联合国对帕洛斯的法律控制权,及帕洛斯对人类社会安全保障的基本义务,联合国将会把社会资源无条件供应给他作为研究使用。

其实帕洛斯根本用不着那些资源,他想要的只是钱,对他来讲财富的重要性仅次于生命。

帕洛斯也没做什么,他在从联合国榨取到足够的工资以后,并未采取任何高端手段,只是简单地走到佩利面前,当时佩利正在一家烧烤店里吃午饭,如果不是他之前所做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没有人会把他当做无所不能的魔鬼,毕竟除了那双尖尖的犹如精灵般的耳朵以外,佩利和人类样貌相同。帕洛斯走到桌子旁,佩利听到动静后抬起头,嘴里还塞着肉块,帕洛斯伸出右手,抓住了佩利的手腕。

帕洛斯抓到了佩利的手腕。

此时通过电子屏的显示,在烧烤店外的无数双眼睛都看到了这一幕,那个用所有武器所有手段都不能伤害其分毫的幽灵,仿佛没有实体的幽灵,被一个人类抓住了手腕。

不仅是人类,就连佩利本身也很错愕,他抽了抽自己的胳膊,发现并不能从帕洛斯手中移动分毫,他仔细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身高仅到他肩膀的人类,确定对方真的只是个三维空间,四维时空的生物。低维生物在不被允许的情况下是不能对高维生物有实质性接触的,这点在五维时空的科技团队中得到了普遍认同。

但他确实被抓住了手腕。

佩利张大了嘴,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帕洛斯就对他露出一个笑,阴森森的笑容,“既然离开了你的维度,就不要走了。”

 

tbc.

 

评论(15)
热度(150)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