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食人鱼 中

 

人鱼有悠长的岁月,帕洛斯呆在雷狮身边的时光和他在深海里打瞌睡的时间等同,因此他也不着急脱身,对于一条被自然界宠爱着的孩子,人鱼比人类多出许多天赋。他在雷狮身边生活了半年,待遇极好,除了雷狮这个主人有权对他动手动脚以外,其他仆从都将他奉为上宾,当然帕洛斯知道这是雷狮的命令,处于一种道不明的独占欲。

这天帕洛斯在阳光里打盹,他曲着尾巴半躺在地面上的地毯里,上半身靠着雷狮的大腿,将雷狮的膝盖作为他安眠的枕头,意识在温暖的空气中浮浮沉沉,像是光线中金黄色的尘埃,自由而缥缈。他们之间最近多出了很多独处的时间,以前他们并不是会经常在一起,说到底帕洛斯也不过是条人鱼,虽然可以在无水环境中停留,但他没有双腿,不能轻易出门,少有的几次也只雷狮心情好带他出门兜风,他也只能坐在副驾驶透过玻璃窗欣赏人类的世界。

人类的世界让帕洛斯感到有趣,尤其是深入内陆的世界,他以前只能在岸边粗略地打量对人鱼而言既危险又神秘的地区,不过被雷狮带出去几次后帕洛斯就对人类世界失去了兴趣,陆地对他来说过于干燥和炎热了,他生长于冰冷的深海,他也只属于那里。

帕洛斯差一点就进入了睡眠,雷狮翻书的右手拍了拍他的后颈,他便懒洋洋地掀开眼皮,有些不耐地回头看去,当他对上雷狮的视线时,埋藏在他双眼内的烦躁消失地一干二净。

“你知道人鱼计划吗?”雷狮仍旧低头看书,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抚弄着帕洛斯的脖颈,从那条细白的脖颈向下,人鱼的肩膀也十分细瘦。

“嗯?”帕洛斯怔了怔,那是他没听说过的新词汇。人鱼计划,带有他们种族名称的词语让他本能地警惕起来。“没听说。”但他依旧平静地回复,“是和我们有关?”

“没错。”雷狮停住了手,他的手掌扣在帕洛斯的后颈,那个对人类来说脆弱的位置,稍微受到一点损伤都会导致严重后果的身体部位,对人鱼来讲是用卡车也碾不碎的存在。人鱼的身体构造十分奇特,为抵御深海之中过大的压强,他们的鳞膜肌肉以及骨骼密度极大,很难造成损伤,正如当初想捕获他的那群人所言,真正的‘刀枪不入’。

因此帕洛斯才能如此安分地任由雷狮把手放在他的脖子上。

看雷狮没有说下去的打算,帕洛斯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他撑起身子,将脸靠在雷狮的胳膊上,像只猫那样依偎在主人身边,两只漂亮干净的眼睛向上看着雷王宫的少主。

“然后呢?”他追问道,声音里有少许迫切。

雷狮低头看向他,嘴角露出几分笑。

他当然知道帕洛斯看似好奇的音调都是对方装出来的,但雷狮想要的正是这个,他要的是一个人鱼的智慧,以及在这智慧背后的臣服。帕洛斯的臣服他还没有完全得到,不过也快了。

“海洋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雷狮没有回答帕洛斯的提问,反而抛出了另一个话题。

帕洛斯脸上的表情有几秒钟的空白。

海洋,这是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禁忌,海洋代表了逃离和背叛,帕洛斯一直小心地避开它,却不想雷狮率先提到了。

帕洛斯垂下眼睛,在心里揣摩雷狮的想法。

最终他打算实话实说,在雷狮面前很少有能不被拆穿的谎言,在这点上他已经摔过了无数次跟头。

“家。”他回答说,“就像陆地对于你们人类一样。”

“我说过,不喜欢你用‘你们人类’这种语句。”雷狮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抱歉。”帕洛斯乖巧地道歉,虽然他的语气里毫无诚意。

“如果让你彻底离开海洋呢?”雷狮把膝盖上的书本合上,正式对上帕洛斯的眼睛。

帕洛斯眨眨眼,他几乎脱口而出‘不可能’,这三个字在他喉咙里被勉强吞了回去,然而他脸上却浮现出一种微妙的表情,像是嘲笑又像是错愕。

“没有人会永远离开家。”帕洛斯斟酌着说道。他不能撒谎,又不能惹恼雷狮,只能这么回答。

“那只是人。”

“人鱼也一样。”帕洛斯急急地打断雷狮的话,他支起上半身,除了手掌还压在雷狮腿上,剩余其他的身体部位都离开了雷狮,他用力绷直脊背看着对方,像是一条攻击前发出警告的毒蛇。他嗅出了空气中不寻常的危险,他必须要制止话题继续下去。

但可惜话题的掌握权向来不在他手上。

雷狮继续问道,“如果我要你一直留在陆地呢?”

帕洛斯飞快地分析这句话。如果站在一个宠物主人的立场上,这句话没有意义,这就好比一个人问自己脖子上的珍珠项链,‘你会走吗’这样可笑,雷王宫的势力有多大就算他只在陆地上生活半年也已经十分清楚了,雷狮想要的生物,哪怕是人类,也没有人敢回复他一个“不”字。雷狮之所以这样问,或许是察觉出了他的真实意图。

想到这儿帕洛斯绷紧了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他冰凉的眼里流露出几分危险,被剪掉指甲的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雷狮裤子上的布料。

“看来你猜到了。”雷狮笑着说,他深紫色的眼珠里透出一股浓郁粘稠的愉悦,这种高涨的情绪几乎实体化,帕洛斯被包裹其中险些无法呼吸。“我来给你讲讲人鱼计划。”雷狮把手重新放在帕洛斯的脑袋上,从头顶滑落至脑后,并且微微施力将人鱼压到自己腿上。

帕洛斯被迫弯下脊背将侧脸贴住雷狮的膝盖,他挣了挣,没挣开,于是将两条胳膊也摆放在了雷狮的腿上,脸颊枕着自己的胳膊姿势惬意地仿若听故事的孩子。

那是极其危险邪恶的故事。

太过高深的技术帕洛斯听不懂,但他还是明白了人鱼计划的含义——人类有这样的想法并早已开始着手实验,利用人鱼的基因,将人类转化为人鱼,从而达到征服海洋的目的。

帕洛斯听完后一点也不紧张,甚至他感到有些可笑。人鱼是大自然分化的产物,就像是鸟儿之所以有翅膀是需要飞在空中,鱼儿之所以有鳃是因为要活在水里,人类拥有双腿,那就是大自然赐予他们生活在陆地上的能力,如同人鱼拥有鱼尾就要以海洋为家一样,他们能短暂地入侵其它物种的领域,但不能永久地停留在那儿,这是大自然的规则,谁都不能打破,所以海洋不可能真正成为人类的。

雷狮也跟着帕洛斯一同笑起来。

“我也认为这个计划很蠢。”他笑道,眯起了双眼,“不过这个实验的副产品倒是有点意思。”

帕洛斯歪着头看他,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快速进化。”雷狮吐出这四个字,他感到趴在他腿上的人鱼猛然间一僵,他用力按住帕洛斯的脊背,将对方在弹跳起来之前牢牢按在自己的膝盖上。人鱼的表情有些不好了,其中夹杂着病态的苍白和噩梦后的惊恐,而这些表情都出现在说完这句话的几秒钟之后。雷狮笑得更加愉悦了,他喜欢看到别人绝望的样子,人鱼绝望的表情远比人类绝望的姿态更赏心悦目。

他自然知道帕洛斯反应如此剧烈的原因。他用手在人鱼脊背上按了一会儿,感受到对方不会再次反抗后将手再次落到对方后脑,慢慢梳理人鱼冰凉的头发。

“人鱼是人类未进化完全的状态,我说的没有错吧。”

帕洛斯听到这句话,他僵硬地趴在雷狮腿上,第一次感觉到了寒冷,冰冷彻骨。

时间在此静默了很久。

帕洛斯艰难地吞了口唾液,他越来越适应人类的生活状态了,不过他自身并没有意识到。他此时更注意不到那些,他脑袋里所有的思绪都被雷狮那声音轻淡的话震慑住了。帕洛斯本能地想要反驳,但他随后又想到,既然雷狮把这个话题拿出来开诚布公,就证明对方手里握着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反驳只是自取其辱,白白给对方增加乐趣。

“没错。”帕洛斯在惊慌过后迅速调整过来,他挺直脊背,这次雷狮没有阻止他离开他的大腿。“不过这种进化十分漫长,假如从一条人鱼刚刚诞生开始,将他安置在陆地上完全隔绝海水,即便有人鱼的超强进化速度作为催化剂,等到他活过上千岁死掉,他也不一定能显露出一点人类的迹象。”帕洛斯冷冰冰地看着雷狮,像是在看敌人,“顶多是鳞膜蜕化罢了。”

“所以我说的是快速进化,将你刚才说的一千年提速一万倍,甚至十万倍百万倍,如果是这样呢。”

帕洛斯动了动嘴唇,他感到从心底渗透出来的凉意,但他仍旧倔强地否认,“那不可能。”

“帕洛斯,这话技术已经诞生了,甚至不需要你等待几十年,只需要你在睡眠舱中冬眠八个月,你就能变成真正的人类。”雷狮说道,他的眼睛透出一股光,他看着帕洛斯,“但这需要你同意,在冬眠期间人鱼本身的意识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产生哪怕一点拒绝的情绪,都有可能导致你再也醒不过来。”

帕洛斯这才明白雷狮之所以没有直接把他麻醉进化的原因,是在等他乖乖点头。他讥讽地笑出来,橙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恼怒。

“我绝不可能同意这种做法!”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帕洛斯敢这样拒绝是因为了解雷狮,他和雷狮在某种角度上是相同的性格,在他们的心里有一把标尺,能够将感情拿捏精准,喜欢别人想要反抗又无能为力的样子,却不会将人逼到绝境,因为真正的崩溃就没那么有意思了,鱼死网破是最没趣的结局。帕洛斯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比以往更加坚定地反抗。

但可惜帕洛斯只是条人鱼,人鱼的生存状态是典型的弱肉强食,实力差距悬殊,没有法律约束,强者吞食弱者,而人类不同,人类生活中的局限太多,因此他们善于用脑,用智慧和计谋去做一些原本以他们能力做不到的事情。这时野蛮的劣势就完全体现出来了,如果说体能比拼,一百个雷狮都抵不上一个帕洛斯,人鱼单单一只手就能把他全身上下的骨头全都捏碎,但论计策,帕洛斯完全不是雷狮的对手。

大自然总是公平的。

雷狮摇摇头,他的语调总是很平淡,平淡中透出一股不容拒绝的危险,“我想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帕洛斯在这句话中用力抿住嘴唇。

“你控制不了我的思想。”

“你不想死。”

帕洛斯冷冷地看着他,似乎在说‘那你试试看’。

雷狮转了转戴在食指上的戒指,噙着漫不经心的腔调,“快速进化分为两种,一种是我刚才说的那样,最多也只需八个月,并且由于有技术的支持,未来有机会能再次转化为人鱼,另外一种需要较长的时间,大约七十多年,不需要人鱼本身的意识,我可能看不到你变成人类的样子了,不过我会让人世世代代地看住你,把你锁在雷王宫,而且这种转化有一个弊病,那就是经过长时间的冬眠,你的身体会产生不可逆转的伤害,导致你最终只能维持人类的模样,不可能再进行二次转换。”雷狮淡淡地笑着,“帕洛斯,那么,你想回家吗?”

 

tbc.

 

评论(4)
热度(161)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