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28

前文整理处

 

Chapter  28

帕洛斯跟着雷狮买完早餐,拎着食品袋往回走。他们出门时还未出现的太阳已经在云层后露出一点边角,将阴沉的天空映照成几分金黄。地面的柏油路上有几处水洼,里面的天和云朵都分外清晰,由于雨水的缘故,水中的世界格外透彻。帕洛斯从旁边走过时里面也映出了他的鞋子,他恍然间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雨水里的世界才是真实的,而他们都是那个世界的倒影。不过这样的感觉只维持了几秒钟,雷狮伸过来握住他手的举动打乱了他的思绪。

帕洛斯抬起头,余光中看到不少人在盯着他们这边看,不知道是因为雷狮样貌太出色,还是因为他在夏天裹着围巾穿着长外套太怪异。他感到有些尴尬,想把手从雷狮掌中抽出来,稍微用了些力气,没成功,反而引得雷狮低头看向他,挑眉间带着促狭的询问。

帕洛斯埋在围巾里的半张脸倏地红了,但他眼中的情绪依旧平稳。他提起左手里的食品袋,声音从围巾里冒出来,有几分软糯,“一只手提不动。”他眼睛不眨地撒谎。

雷狮似是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抿起嘴唇轻轻一笑,右手毫不停顿地伸过去拿过帕洛斯手里的早餐袋,“然后呢?”

帕洛斯盯着空了的左手看了看,没说话,默默把手抄进了口袋。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从早餐店到公寓楼下需要穿过中央公园,公园中的植被经过雨水的洗礼后愈发青翠欲滴,而花瓣却在暴雨的冲刷下萎靡不堪,可怜兮兮地蜷缩成一团。帕洛斯眼睁睁地看着太阳从云层后面一点点露出头,却不敢伸手去摘脖子上的围巾,一张脸闷得通红。

雷狮牵着他走过中央公园,在经过一片凉爽的阴翳时停住了脚步。

帕洛斯疑惑地跟着停下来,抬头看向对方。

“你和佩利的相处方式,我不会再干涉了。”雷狮低头与帕洛斯对视,不咸不淡地说道。他语气中没携带任何情绪,仿佛只是平淡地叙述一句话。

帕洛斯愣了一秒钟,紧接着从脑袋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完蛋了’。他认为一定是昨天他和佩利黏在一起的动作太明显,惹恼了雷狮,而当时雷狮没有发火说不定是因为有卡米尔在,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是秋后算账的好时机。对于雷狮的话,帕洛斯是百分之零点一都不相信,前几天还警告他说不许和佩利太过亲密,并且开出了条件,今天就推翻了以前的决定,这可不是雷狮会做出来的事。

但帕洛斯仔细盯着雷狮分析了好一会儿,也没从他的眼睛里看出异样,这和因愤怒产生的平静不同,雷狮周身的气场稳定平和,一点都不像是生气的态度。

猜出了帕洛斯的想法,雷狮忍不住一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放过你你还不高兴?想从我脸上研究出什么?”他的语气十分轻松,里面没有调侃也没有威胁。

简直不像是雷狮本人。

帕洛斯震惊地张开嘴唇,不过被围巾挡住一点都看不到。

“班长……”他叫了一声,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总不能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或者为什么突然想放过我了这种找死的话,虽然这两个问题正是他此时此刻最想问的。最后帕洛斯吞了口唾沫,声调艰涩地说,“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靠谱的答案。

雷狮摇摇头,并未因为帕洛斯的胡乱猜测而生气。他抬起手,帕洛斯下意识地闭上眼向后一躲,不过他又不敢真的往后退,只是做了个闪避的姿势。之后他感觉到雷狮的手指触碰到了他的眼皮,在他的眼睛上抚摸了几下。

雷狮的手有些凉,尤其触碰到他因穿得过多而火热的肌肤后更显得冰冷,不过这感觉很舒服。帕洛斯继续闭着眼,雷狮的声音在他头顶轻飘飘地落下,似是一颗水滴,或者一片刚发芽的嫩叶,“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所以给你自由。”

雷狮想要的东西?帕洛斯吃完早餐和卡米尔与雷狮告别,同佩利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雷狮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他不是没有想到雷狮对他说过的那番话,‘如果你想要我不再干涉你的任何事情,就首先变得像佩利那样,你只看着我,我自然会给你信任’,可这个想法刚一冒头就被帕洛斯删掉了,别说他的演技还没到能瞒过雷狮的程度,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现在和这句话能有什么联系。

他感到莫名的焦躁,像是陷入一个巨大而复杂的迷宫,其中充斥着瘴气和沼泽,他隐约看得清方向,却不知道下一个落脚点是否安全,他想停留在原地等人营救,但是环绕周身的瘴气又在时刻威胁着他的生命,更何况,没人肯救他。

帕洛斯垂着眼皮边走边想,越想越觉得思绪转进了死角,怎么拐都出不来,他掉进了一个深暗的洞穴,除了洞穴本身以外没人知道他在哪儿,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

佩利走到街头,转回身在帕洛斯肩上拍了一巴掌,“我走了帕洛斯,明天见!”他开心地和帕洛斯打招呼,却见到对方被他一掌拍了个趔趄,整个人向后仰去。佩利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抓住帕洛斯的胳膊往自己怀里带。帕洛斯站稳了,额头在拉扯的惯性中撞在佩利胸口,他几乎听到了皮肉被撞击发出的沉闷响声,他抬起头正要问有没有事,这句话却被佩利抢先问了出来。

“帕洛斯你没事儿吧?”佩利的眼睛向来藏不住情绪,帕洛斯看到那里面明显的担心,不由地笑了笑。

他摇摇头,拽了拽松开几圈的围巾,抬起手对佩利做出个再见的手势,转身走向另一条街。

佩利和雷狮的事情堵塞了帕洛斯的整个大脑,以至于打开家门对上帕萨尔似笑非笑的眼神他才想起来昨天他没回家也没跟家里人打招呼。帕萨尔的想法帕洛斯向来都不在乎,但父母那里还是应该说一声比较好。

帕萨尔坐在客厅沙发里,膝盖上放着平板电脑,面前的茶几上有一只咖啡杯,听到帕洛斯进门的声音后只掀开眼皮看了他一眼,凌厉的目光和上扬的嘴唇让帕洛斯想起了森林里的毒蛇。大概没有一个哥哥会像帕萨尔一样用这种恐怖恶毒的眼神注视自己的弟弟。

帕洛斯早就习惯了,他迅速清空大脑里的想法,换上另一个内存,手扶着鞋柜站在门廊处不好意思地打招呼。

“我昨天忘了和家里说一声。”

帕萨尔仿佛一直在等待对方先开口说第一句话,他合上电脑外的保护套,两条手臂收到胸前交叠在一起,嘴角的笑稍微收敛一些。

“我和爸妈说你昨天留宿。”

“哦。”帕洛斯除了这个字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和帕萨尔从来没什么好聊的。他低下头继续换鞋的动作,等把运动鞋收到鞋柜里,又从鞋柜上端翻出自己的拖鞋后他从低垂着的眼帘中间看到了帕萨尔的脚。一双赤足。

紧接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他眼前,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抬起来。

帕洛斯在帕萨尔触碰到他肌肤的瞬间皱了皱眉,又在完全抬起头之前收敛好表情,像只猫儿似的安分。

“你昨天去哪儿了?”帕萨尔抬起帕洛斯的脑袋后就松开了手,并且向后退了一步给对方充足的空间。

“佩利家。”

“我给佩利家打过电话。”

“凯莉家。”

“我也给凯莉打过电话。”

“电话是凯莉接的?”

“对。”

“那就是她在撒谎。”

“……”帕萨尔沉默了一小段时间,他嗤笑一声,不知道是在讽刺谁,“你说谎能不能用上点脑子?”

帕洛斯在这句话中慢慢扬起嘴唇,同样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他认真地注视着自己哥哥的眼睛,嘲讽般地回复,“你说谎的时候才要带着点脑子,佩利家的电话前些天被撤掉了,凯莉从不接陌生号码。”

被拆穿谎言后帕萨尔丝毫未显露出尴尬的神色,他依旧噙着笑盯着帕洛斯看,他比帕洛斯稍微高上几厘米,站得远了这点距离根本体现不出来,可当他们面对面站立的时候,这几厘米的差距就足够帕萨尔垂下眼皮去看帕洛斯。

“你去找雷狮了吧?”帕萨尔猛地俯下身,鼻尖几乎贴到帕洛斯的鼻子上。

帕洛斯站在原地没有闪躲,他眼里闪过一抹被伪装过的不自然,随即抬高下巴,“不行吗?”

帕萨尔眯起眼,“别忘了你的任务。”

“那也要等我玩够了才能提任务,这是我们之间的规定,你忘了?”帕洛斯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他说这句话的口气也有几分僵直。

帕萨尔很满意对方表情的转变。他直起身,态度温和地摇摇头,把手掌搭在帕洛斯肩上,“我是想提醒你别忘了,雷狮只是你的目标而已,别把自己真的陷进去。”

帕洛斯僵硬的表情变成了讥讽,他拍开帕萨尔的手,眼球像是没有温度的金属,“这是你的目标,这次我听你的,但你也不要忘记我们最开始的约定,等家族产业稳定以后你不许再干涉我的恋爱。”

帕萨尔耸耸肩,一副诚恳的模样,“当然。”

 

tbc.

 

评论(3)
热度(166)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