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从零开始

* 虽然没有惊喜,但爆炸或许还是有一点的  @1023 

 

现在是距离今天结束倒数一小时,天气在下过雪后又稍微有些冷了,不过钻进被子里打开电脑敲字的感觉还是很不错,我以前很喜欢找一首歌或者轻音乐来做写字的BGM,后来这个习惯慢慢改掉了,音乐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她会让你为她变得伤心或幸福,因此为写文的逻辑与连贯,我很少再一边打字一边听歌。

但是今天例外。今天是个很特殊的例外。

哦对了,今天班长断更,抱歉,不是我生病了,也不是很忙,更不是其他乱七八糟的理由,原因很简单,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比更新重要几百倍。

在正式开始之前我先来阐述一下题目吧——关于我的说说,从一开始怎么认识我到现在。

她有很多称谓,似乎不同的圈子会以不同的名字来称呼她,而我习惯用卷卷这个昵称,这是我初认识她时所知道的唯一她的信息。

那大概是四年前的事情了,是我刚入海贼圈迷上唐罗的时候,说起来我不太容易和人打成一片,内向又害羞,恐惧和人交流,只喜欢一个人刷单,每天默默地码字,默默地发文,喜欢独来独往,也同样喜欢和人保持距离。我始终有一个坏习惯,每当我进入一个cp里固定下来写文的时候,我就会避开这个cp甚至这个圈里的粮食,我那时是个文风非常容易发生波动的笔者,所以不敢去触碰其它的文章。但很巧地,我在刚刚接触lof以后遇到了一篇十分喜欢的唐罗,我很纠结,怕受到影响,又不舍得放弃,不过纠结维持的时间很短,因为在纠结的同时我就已经陷进那篇文无法自拔了。是一篇长文,我从中间部分开始追,之后的每一次更新几乎都有评论,那时候我只是知道有卷卷这个人的存在,知道她的文章很出色,我很喜欢,我将她作为我写作的目标,既想飞快地阅读来体会场景的连贯性,又想把每句话每个段落都细细拆分开研究,我始终作为读者,而她作为作者,那时我们唯一有过一次的交集就是她画了一张少主送给我,当时我在lof的名字还是limico,看到被她艾特的时候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之后沉迷在少主的画像里无法自拔。之后是出本子的过程,我想你们都应该体会过购买自己喜欢的太太的本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欣喜,紧张,崇拜,渴望,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情绪了,因为她离你那么远,你知道无法触碰她的衣角,也知道她是圈子里很出色的人,所以喜欢中几乎只有崇拜。

我知道她是一个作者,叫阿卷。

但现实不仅止步于此,我最开始只混迹在贴吧里,那是我最先驻足的地方,可能算是比较幸运吧,我的口味和唐罗这对cp的性格比较相搭,所以写的文章也有一些人喜欢。在最初的时间里我产了不少的粮,我以为能渐渐追上她的脚步了,不奢望和她并肩,甚至不奢望能和她说上一句话,只希望有人能像喜欢她一样喜欢我,直到,我在贴吧里看到了她的图楼。她在lof里也会更图画和短漫,不过在贴吧里有更多是我在lof里所没有见到的,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喜欢的作者和我喜欢的绘画者是同一个人。你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冲击吗,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和激动,不可置信,惊讶错愕,随即是失落,我知道我离她越来越远了。

那时候我崇拜她。

我也开始在lof里写文,不过写的是阴阳师同人和火影同人,lof和贴吧里的内容不存在任何交集,所以笔名也完全不一样,之后我由于某些原因受到了一点刺激,把lof里的文章都删掉了,同时也卸载了软件,进入了我自写文以来的第一个低谷期。那时候我几乎放弃了写文章,也忘记了她。经过一系列调整和心态恢复后我慢慢回归以前的生活状态,我把lof作为我重新开始的小天地,对里面的内容进行整理,我这个人不太擅长和人结交,也不太喜欢参与别人的圈子,因此总是会定期清理我关注的人,她在我关注列表靠后的位置,是我最初关注的几个人之一。她换了头像,我一时间没认出来,于是点进去看她以前发的文章,只一眼,我就想起来了。我犹豫过,对我而言重新开始就是要删除过去,一丝一毫都不留下,但是我取消了那么多关注的人,偏偏到了她这里就是犹豫不决,明明她已经离开了唐罗圈,发在首页里的内容我根本看不懂……但我最后还是把她留在了列表里面。我想我是因为太喜欢她的文了,那是我收到手里的第一个本子,设闹钟去抢的本子。

时间会消磨激情,尤其是当曾经和我一起写文的人全都一个个离开圈子以后更是如此,我缺少了激情,只是为写作而写作,因此写的文章完完全全不满意,我又开始懊恼,备受折磨,直到我终于鼓起勇气加入了第一个群,在里面我看到了她。

说实话我真的真的完全不认为她知道我哪怕是听说过我的名字,即便我们混过同一个cp圈,就像你不会以为人类会留心记住一只蚂蚁的脸一样,虽然这个比喻有些不恰当,但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她站得那么高,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我只是个侥幸被一些读者喜欢的人,我们之间差着千山万水,所以我只能小心翼翼,用诚恳和胆怯的心情去接近她,在我脑袋里勾勒出她的性格,我对她真的没什么了解,除了看过她的几篇文和几幅画以外我对她一无所知,但我本能地认为她很高冷,一个了不起的人有高冷的资本,于是小心翼翼变成了害怕和恐惧。我甚至在想该怎么去做一些讨好的事情博她一笑,让她知道我不那么惹人讨厌,让她喜欢我那么一点点。

我终于开始真正接触到她了,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第一次看她直播的时候听到她的声音说实话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是那种很典型的可爱的女孩声音,带着一点点让人控制不住想尖叫出来的腔调,实际上我也确实捂着脸叫出来了,缩在被子里面,拿着手机在黑暗中脸红。有时候现实和想象确实会存在很大的差距,她三观极正,比我想象中要美好更多。她很可爱,每一点每一点都很可爱,我根本描绘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我知道我愿意陪着她,哪怕那天晚上我真的困到睁不开眼睛,而第二天我还要早起出门。不过那时候跟她讲话我还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被讨厌,也怕说了什么话戳到了她的底线。

我虽然很喜欢看漫画动漫但我很少主动去追漫,我喜欢在一个坑里死磕,所以她当时产的粮我一点都看不懂,包括那天直播她画的人物我谁都不认识,可是看她画画就很开心。我想,既然想要更进一步地接触,就首先要了解她的喜好吧。于是我开始补凹凸,之后你们都知道的,一发不可收拾我也彻底被她踹下了坑。

进群是我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了,因为它连接了我和她的二次元,也让我得以了解她的三次元。我其实对三次元也充满恐惧,我偶尔会想象它们结合到一起该是怎样的幸福,可我又更喜欢把它们完整地分开,这或许和我三次元的周边没有一个同好有关吧,我的三次元是完完全全的三次元,这让我对在现实中接纳二次元不可避免地恐慌。可是我在二次元里了解了她,那或许不应该称之为二次元了吧,包括我们现在也是,无所谓是什么次元,那些真的已经不重要了。我开始一点点了解她的性格,了解她的生活,了解她在距离我很远的地方的各种形象。不过那时候我还是认为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大众脸,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读者,对于作者来说,如果读者没有足够的能力,真的很难介入她们之间,我就是个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的读者。

所以在被询问是否要换情侣头像,甚至被在lof里表白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一个状态,不敢相信。我完全不敢相信事情怎么进展成这个样子了,就好像我暗自崇拜的国王有一天突然站到我面前说我们做朋友吧一样令我完全完全无法接受,不是不想接受,是不敢接受,不敢抱有侥幸的心理,甚至不敢和她站到一处,不敢被她喜欢。她在我心里是不可攀比的存在,她喜欢我?我感觉让我相信我其实是在做梦都比这个要靠谱一点。当一切突然来临时只会让人措手不及,于是我开始小心地接受她的喜欢。

我们终于开始互动了,虽然我暂时还没办法真正介入她的世界。

那时候我喜欢她。

一切都像是水到渠成,给我一种事情本就应该这样发展的错觉。我想喜欢一个人也是会有相当苛刻的条件的,就像你不可能喜欢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这世界上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你,那么当你和另一个人彼此喜欢时概率有多大呢?如果这个喜欢是非常喜欢的时候,概率又有多大呢?她身上总会有某种特征是令我着迷的,我最初不知道那是什么,现在我大概明白了一点。那是因为她有一个很干净的灵魂,用善良和美好已经不足以来形容了,只有干净,从眼里看到心底的那种透。

我开始了解她的更多事,很多事,很多我本不应该知道但是我知道了的事情。

你们有尝到过无力的感觉吗,就仿佛身体内部有某一处在疼痛,而你即便将药膏涂满了全身也依旧不能止住这种疼痛的感觉。我想,我要是早点遇到她就好了。

有一句话写得很好,‘就像你皱眉的时候,我只会觉得心疼,总觉得这个世界给你的不够’,看到这句话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它就那样硬邦邦地扎进我胸口里,不疼,却让我一下子委屈地想哭。我总想,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么不公平呢,明明应该把更多美好的东西都给她的,为什么却总是从她手里把那些美好都抢走。可后来我又想,这个世界一定还是公平的,因为它总有一天会把那些曾经抢走的东西加倍再返还给她,对我来说那大概就是这个世界做得最正确的事情了。我想看她笑,但我也不排斥她的哭,我想让她站在阳光里晒太阳,但也不会阻止她缩进阴暗里,我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给不了她,但我想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至少存在那么一两个人——你发脾气的时候,我只想把你抱在怀里去责骂整个世界,怪他们为什么不能让你更开心一些。

遇到她我真的太幸运了,这样的幸运断断续续持续了四年,我想尽我所能,也想让她知道,对我们来说她不是负担,即便是,那也是甜蜜的,像刺猬后背上的果实,就算那重量真的存在,也没人可以否认果实对它的重要性。

 

别再乱七八糟地自言自语些什么了,你足够好,也足够让我们喜欢,喜欢这种情绪是不能骗人的,哪怕你列举出一百条自己的缺点但依旧不能阻止我们喜欢你,喜欢你,心疼你,想抱着你,就想着哪一天太阳真的升起来了,你站到里面去,周围的阴影全都在这光热中被驱散,你什么都不做,回过头对我们笑,一点负担都没有,一点疼痛都不剩,自由自在地,无拘无束地,健康而快乐的,那时候我想我们剩下的人同样站在阳光下面,会不由自主地哭。

 

我是真的开心,我们是真的开心。

 

评论(10)
热度(31)
  1. 10233012@1023 转载了此文字
    思考了一天 决定还是转 毕竟这可是我箭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嫣雨太太给我的情书【不是】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