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22

前文整理处

 

*  好,单纯只为带感的剧情已经走完了,现在展开心理线——这意味着以后的更新会无聊的——顺便,你们都是我心尖上的小天使///

* 没检查错别字,太晚了,明天再查,开始下一更

 

Chapter  22

首先超出计划的是雷狮。大学课程大多是两节课连上,座位几乎不会变动,课间佩利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过来找帕洛斯,帕洛斯也因为正在思索怎样和银爵主动联系才能避免尴尬而忽略了这个细节,直到上课铃打响,任课老师的声音再度传进教室中每个同学的耳朵里,帕洛斯才从自己的意识中回过神。

他首先看了眼坐在他右手旁的雷狮,本以为对方会听课或者睡觉,却不想刚一转头就撞上了两只不怎么开心的眼睛。帕洛斯一愣,心里很纳闷,雷狮的愤怒明显是针对他的,除了他以外雷狮附近的同学都没有感觉到冷冽杀肃的气场。帕洛斯暗自回想一番刚才他的举止,发现他除了低着头思考以外什么都没做。这下他更困惑了,既困惑又郁闷。

雷狮的脾气他以前还能摸清楚一点,现在完全是一点头绪都找不到。

但帕洛斯同样不敢把雷狮晾在一旁不理会,这样做的后果没比说错话的后果好到哪儿去。权衡利弊,帕洛斯小心翼翼地开口,用生怕被周围同学听到的音量询问,“班长?你怎么了?”

雷狮依旧冷硬地盯着他,不打算解释,让帕洛斯自己想。

帕洛斯盯着雷狮的眼睛思索了好长时间,仍没有头脑,不过这次他可不敢再开口询问了,只好等雷狮稍微气消后来兴师问罪。

时间在两人对视中行走地十分缓慢,帕洛斯尽量放轻呼吸,手脚摆放在原位置不再动,脸上的表情无辜而诚恳。

这样又过了大约半小时,雷狮终于开口说了这节课开始后的第一句话。

“帕洛斯,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一次次在我面前撒谎?”雷狮用平淡的语气阐述了这句话,其中听不出愤怒。

帕洛斯却出了身冷汗,他猛然间僵住,意识到他犯了最大的错,为了掩盖曾经的谎言,他选择的措施是用另一个谎言去弥补被雷狮挑破的漏洞,这是他一贯做法,已经成了习惯,对他来讲这就和吃吐司一定要抹水果酱是一样的定律。他完全忘记了他对雷狮的再次撒谎同样是一把刀刃向他的匕首。

帕洛斯的眼神惊慌起来,像一只被风吹草动惊吓到的兔子,红眼珠里满是警惕,直勾勾地盯着雷狮,全身肌肉都绷紧以便应对之后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

不过雷狮没打算把帕洛斯怎么样,这还是在课堂上,他不想让帕洛斯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不来台。虽然这以前也是他的乐趣之一,但现在他不想这么做了。于是他只盯着帕洛斯,像只盯着即将逃跑的兔子的花豹。

气氛再次凝固成一团,氧气成了这固体物中的其中一部分,难以分割,同样难以被摄入体内。帕洛斯感觉窒息感越来越重,直到雷狮皱起眉伸出手掐住他的下巴,低声命令他‘呼吸’,他才意识到他竟然一直屏住了呼吸,而且即将把自己憋死。

他们坐在教室倒数第二排的角落,在他们身后没有人,因此雷狮的动作没有被任何人发现,除了教室另一端的卡米尔。

卡米尔没心思听课,他的余光总若有若无地徘徊在他大哥和帕洛斯的身上,大多时间都停留在帕洛斯那里,他不敢明目张胆地看雷狮,这样会引起对方的警觉。目睹了整整两节课互动的他此时微微皱着眉,一副心事重重的复杂模样。

坐在卡米尔内侧的佩利憋坏了,他想和帕洛斯说话,整节课他都只顾得盯着帕洛斯,但帕洛斯因为注意力全都放在雷狮身上而并未注意到他,这让他有些沮丧,但更多的是担心,因为他看到帕洛斯的脸色有些白。佩利以为帕洛斯生病了。

佩利轻轻戳了下卡米尔的胳膊,对这个生活部副部长,佩利有些害怕。

卡米尔转过头,浅蓝色眼底的一抹凝重还未散去,不过佩利看不出那些。

“帕洛斯好像有点不舒服,我得过去看看他。”他指了指教室另一端的帕洛斯,小声对卡米尔说道。

“他没有不舒服。”卡米尔淡淡地回绝。

“可是他脸色很差——”

“这种事情不需要你担心,大哥在他身边,他不会有事的。”卡米尔稍微眯起双眼,用打量的眼神看着佩利,“你和帕洛斯认识多久了?”

“二十几年吧,具体我不记得了。”佩利敷衍地答道,他伸长脖子去看帕洛斯和雷狮的互动,一只手下意识扣在卡米尔的胳膊上,“不行,我看他好像快挺不住了!”

卡米尔没扯开佩利的手,纵然他不喜欢外人的触碰,他眼里快速地闪过一些什么,佩利没有看到。卡米尔挣脱开佩利的手掌,反手抓住对方的腕骨,稍微用力把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你对大哥和帕洛斯谈恋爱这件事怎么看?”

佩利僵了僵。

他脑袋里被飞快塞进去很多想法和感情,不过由于一次性塞进去的东西太多,让他处理简单事物的大脑一时反应不过来,反而什么都没抓住。佩利怔了大约有半分钟,才从这个打击他的话题中回过神。

他脑袋里再次重复了一遍卡米尔刚才的话。这次他找到了重点。帕洛斯和雷狮在谈恋爱。

佩利想起凯莉对他解释恋人这个词语时的话,‘就是将对方看做是世界上唯一的彩色’。他感觉有点难受,有点冷了。

又过了一会儿,佩利稍微恢复了一点,便皱起眉。

“我不喜欢他们谈恋爱。”他十分认真地说道。其实他原本想表达的意思是帕洛斯和谁谈恋爱都可以,他对此没有任何感觉,但帕洛斯不能抛下他不管,否则他就会讨厌一切和帕洛斯谈恋爱的人。不过佩利讲不清楚他心里的想法。

好在卡米尔心思敏锐,只一眼就看出了佩利的思想。他点点头,把手松开压在佩利腿上,压低声音说道,“别担心,帕洛斯没有不舒服,大哥在他身边就不会发生任何事情。”他这最后一句话既是说给佩利听,也是说给他自己听。不过除了他自己以外,恐怕佩利不会明白。

果然,佩利看向他,露出困惑的眼神。

 

帕洛斯已经不感到恐惧了,他的恐惧在累积到一定次数后成功转变成了麻木,雷狮伸手过来捏他的下巴,要是以前他一定会像被烫到一样猛地后退,可现在他一动不动地任由对方动作,像只没有思想的玩偶。

雷狮面无表情,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是满意还是恼火。

帕洛斯第一次感到疲倦,对于猜测。察言观色一向是他最出色的本领,虽然他说谎的本事一直没有他哥哥好,但他能够看出任何人的内心想法,包括对方是否在撒谎,为此他在很早之前就学过了微表情和微动作。

雷狮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是个特殊的群体,无论是喜怒哀乐,只有他想让你知道的时候你才能知道,并且他想让你以为是什么样你就会以为是什么样,然而一旦他摒弃了所有表情,就连眼神都会变成虚无,彻底的深沉,让你一丝一毫都无法窥探。

帕洛斯曾见到过两次雷狮这样的表情,一次是在昨天,他说‘占有’的时候,一次就在此时。

事情好像变质了,已经脱离了所有人的掌控。未来本就不是能被掌握住的东西,它是月色中的雾气,没有人能抓得住它,反而要被它蒙住双眼失去方向。

“……班长。”帕洛斯张了张嘴。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但他知道他不能什么都不说,他需要给雷狮的发言做一个铺垫。

果然,雷狮没有等他接下来的话。

“你上一节课都在想什么?”雷狮问道。

帕洛斯下意识地又想说谎,银爵已经成为了一块烫手的芋头,他刚碰到就想扔出去。是理智牢牢压住了他找死的行为。

不能再说谎了,一个字都不可以。

帕洛斯暗自想道,舍弃了事实的一部分,将另一部分不会惹雷狮发怒的事实叙述了一遍。

“我在想怎么恢复我和银爵之间的交易,让他来和我们一起吃饭。”他斟酌着说,边说边注意雷狮的神态。

雷狮的表情没有变化。

“班长,对不起,我下次真的不会再说谎了。”帕洛斯看雷狮没有说话,便态度诚恳地道歉。

他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紧紧地攥着一支笔,似乎这支笔能给他勇气和力量似的。帕洛斯稍微有些后悔了,他不该招惹雷狮的,雷狮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对付的人。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有时候事情就是如此,人在某种事情上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错过了就是永远错过了,后悔也不能扭转时间,与其抱怨当初的选择,不如继续往下走,说不定前方还有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帕洛斯对这个道理有着十分明确的认知,这也是他能潇洒生活过这么多年非常重要的其中一点,否则光是后悔的事,就能把他压死了。

雷狮不知道帕洛斯此时的想法,他毕竟不是大脑信息读取器,不可能准确掌控帕洛斯的每一个表情变化所代表的含义,但他知道这一次帕洛斯没说谎。

他看着帕洛斯,那两只橙红色的眼珠正狡猾地散发出诱人的光,像是陷阱里的两颗价值连城的宝石,而他自己正是掠夺宝藏的海盗。

怎样撤除陷阱取到宝石,就看是猎人的本领更胜,还是海盗技高一筹了。

雷狮依旧保持着令人无法看透的姿态,稍稍眯起眼,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帕洛斯,我们再来谈谈吧,你为什么怕我。”

 

Tbc.

 

评论(4)
热度(169)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