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19

前文整理处

 

* 用完了最后的存稿……对明天充满绝望……

 

Chapter  19

新的星期一刚刚到来,帕洛斯就接到了秘书处处长的面试邀请函,是电子版的,由雷狮发到他的邮箱,这本应该是组织部的事情,现在雷狮来发送不知道是不是怕他临时逃脱。

这怎么可能呢。帕洛斯苦着脸笑了一下,只要还在这个学校,在这个城市,甚至在这个国家,他就完全逃不掉。他点击了邮件上方的应答,之后关了电脑看向坐在床上生闷气的佩利。他几乎没有看到过佩利真正生气的样子,以前那些类似撒娇的小脾气也只要他在对方脑袋上揉一把,就全都解决了。但这回不一样,他把手刚放到佩利头顶,就被一巴掌打开,并且被冷着脸警告,“别碰我。”

帕洛斯有些苦恼,他知道要怎样驯养一只忠犬,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一只忠犬。他给凯莉发信息求助,对方给他回了个幸灾乐祸的表情,告诉他‘你活该’。帕洛斯知道对于这件事凯莉也是有点生气的,他们三个从小一起玩到大,虽然凯莉欺负佩利比欺负他的时候还要多,但她对佩利也是相当袒护。类似‘只有我能欺负,其他人都不行’的霸道心理。

帕洛斯搬过一把凳子坐在佩利床头,想着该怎样开口化解他们之间的尴尬。

倒是佩利看他坐下了率先开了口,佩利是憋不住话的人,这一小会儿他就憋得眼圈通红,远看像是刚哭过似的,熟悉他的帕洛斯却知道这是佩利过度气愤的体现。

“你为什么最近总是在躲着我?”佩利问道,愤怒的语气里夹杂着几乎不为人察觉的委屈,那些委屈就像是灵活的小鱼,躲藏在海底的珊瑚里面。

帕洛斯看着他,心里想我是怕雷狮对我们出手,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

“我们以前太亲密了,这不正常。”

“我们一直都这样!”佩利激动起来,双手攥着被子整个人都扭转了九十度面对着帕洛斯。

帕洛斯对他的回答稍微有些惊讶,他一直以为佩利会说‘我们怎么亲密了’这种情感白痴一定会问的问题。

但这样也好,至少他不用解释亲密的界线。

“可我现在有男朋友了,所以这样就不合适了。”帕洛斯表情平静地说。

“我难道没有班长重要吗?”佩利脸上的愤怒愈浓,似乎是要烧起来的火焰,赤红的火舌正在他双眼之中缭绕跳跃。“如果那样的话请你和我谈恋爱!”

帕洛斯微微睁大了眼睛,他不认为佩利这么说是真的要和他谈恋爱,那家伙连恋爱是什么或许都不知道,但对他的占有欲,佩利的态度似乎真的有些过头了。他皱起眉,教训地说,“胡说什么!你知道谈恋爱是什么吗!我——”

“我当然知道!”佩利大吼一声,声音盖过了帕洛斯即将要说的话,他猛地前倾身子一把攥住帕洛斯的肩膀,“我当然知道!谈恋爱就是要亲吻,然后上床!我当然都知道!如果能和你在一起的话我们就做啊!”

佩利的眼睛红得不正常,里面湿漉漉的,像是一只痛失伴侣的野兽,它伏在月色中的草地上嘶吼,身体上明明没有伤,声音却显得格外疼痛。帕洛斯被他自己想象的场面狠狠戳中了心脏,他眼睛一热,探过身牢牢地抱住了佩利。

他从小生活在一个只知道如何努力拼搏的家庭里,父亲一年到头尽是在各城市的分公司之间游转,母亲将她所有的本领都教给了她的两个儿子,包括坚强,包括妥协,也包括欺骗和伤害,他所听到的母亲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要为你活着,帕洛斯,除了你自己以外,所有人都是威胁’,他记得母亲说这句话时的模样,尚且年轻的女人蹲在地上温柔地看着他,乌黑的眸子里满是悲戚和坚韧,她抚摸着他的脸,说完后在他额头上落下一记比羽毛还要轻的吻,‘帕洛斯,别让任何人伤害你’。所以他学会了,帕萨尔就是他锻炼的最好素材,同样他也是帕萨尔的训练标靶,他们从小欺骗对方,欺骗父母,努力学习在学校里名列前茅,对谁都假兮兮地微笑。最初帕洛斯很讨厌这样的生活,他曾在晚上躲在被子里哭,那时候佩利就会偷偷地顺着他家院子里的那棵树爬进他的卧室,抹掉他的眼泪用力抱着他,那时候他们都还是个小不点。后来帕洛斯察言观色的能力愈发出色,他看到母亲对父亲的笑容,看到那张虚假面具背后疲倦的心脏,于是帕洛斯让人把院子里的那棵树砍倒了。他开始变得无坚不摧,即便被他大哥用小手段坑过无数次,他也能立刻爬起来并予以反击,他没再哭过,佩利也没能再爬上他二楼的卧室,但他一直坚信着,直到今天也一直坚信着,这世界上最不会丢下他的人,就是佩利。

帕洛斯用力环着佩利的肩,之后推开他捧着他的脸颊,“等我一下。”急匆匆地跑出宿舍。

他记得雷狮的宿舍,在上一层楼,他坚定地迈着脚步,两只手却紧张地攥着拳,他想这一次绝不能妥协,佩利是他最重要的东西,这无关友谊或爱情,就仿佛人生来就是有两只眼睛一样,佩利就是类似这种器官的重要的存在。

帕洛斯找到了雷狮的宿舍,他在门板上看到了贴着雷狮名字的标签,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四人宿舍到了雷狮这里就只住着两个人,他和卡米尔,据说是当时四人为一组随机分配时他们班男生正好少了两个人。

那些都是不需要在意的细节。帕洛斯深吸了口气,抬起手在门上敲了敲。

雷狮的声音很快从中传了出来,“进。”干脆利索,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的味道。

帕洛斯又深深地吸进胸肺一大口空气,拧开门把。

里面的场景是帕洛斯没有想到的,他大脑放空了一瞬间,眼睛里映出雷狮赤裸的上半身,和休闲短裤下笔直修长的双腿。对方正坐在椅子上擦头发,听到门被打开就偏转眼珠看向门口的位置,一双眼珠又硬又冷。帕洛斯几乎被冻僵在原地。

他吞了口唾沫,没胆量地怂了。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说都是可以的,没必要非赶上雷狮生气的时候。帕洛斯这样安慰自己道,用力捏着门把扭出一个尴尬的微笑,“呃,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先收拾,我一会儿再——”

“进来。”雷狮短暂地命令,将擦头发的毛巾往旁边的椅子上一丢,背过身打开桌子上的电脑。

在雷狮生气的时候千万不要忤逆他。帕洛斯深刻地记得这一点,于是乖乖迈进卧室并且关好了门。

“有事吗?”雷狮用鼠标点了几下,帕洛斯看到显示屏呈现出一个黑色的页面,其上有各色的字符。明白那有可能是公司专用的界面,帕洛斯避嫌地垂下眼皮。

他在脑袋里飞速转了一圈,认为现在绝不能提起佩利的事情,否则只会火上浇油适得其反。他想了想,找出了几个靠谱的问题。

然而他还没张嘴,雷狮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次里面多了几分威胁的冷意,“别忘了我和你说过的话。”

说过的话……帕洛斯愣了一会儿,倏然想起来雷狮警告过他不要撒谎。这对已经把撒谎当做家常便饭的帕洛斯十分不适,他张了张嘴,谎话卡在喉咙里一个字都吐出来。他攥着拳头努力说服自己,雷狮不是神仙,尤其对方现在背向他,根本不可能看出他在撒谎,但帕洛斯还是一句谎话都说不出,对雷狮的畏惧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本能。

敲击键盘的声音响了好一阵后停下来,雷狮点了关机,转过身。帕洛斯仍旧站在原地垂着头,脸上满是懊恼的神色。雷狮原本绷紧的表情在关机的时候就放松了一些,此时更是带了些笑。他大大方方地翘起腿,把自己近乎全裸的身材展现给对方,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它。

火机打响的声音惊醒了帕洛斯,他猛地抬起头,雷狮刚好吐出一口烟气,那双半眯着的深紫色眼瞳在白色的烟雾后面显得既诱人又危险。

帕洛斯下意识想后退,但他的身体为他安全地钉住了双脚。如果这一步退出去,说不定又要惹恼面前的狮子了。

雷狮敲了敲椅背,指甲撞击在塑料上的声音很干脆,“说啊,什么事。”

帕洛斯小心地分析了一下雷狮的表情,发现那张脸上的惬意不是伪装,他有些诧异,心里暗松了口气。

还好,老天爷不至于现在就要整死他。

帕洛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虽然不知道雷狮心情为什么会突然变好,但现在是一个机会。帕洛斯在脑海里想起刚才佩利的表情,咬了咬牙。

“班长,我想和你说一件事,很重要的一件事。”

雷狮叼着烟点头,抬起下巴示意他往下说。

帕洛斯很想干笑,因为此时坐在他对面的雷狮,比他所见过的所有痞子都更像痞子,只是他比他们帅罢了。这个世界上,脸蛋果然是一件很重要的资本。

想了一圈没用的废话,帕洛斯攥紧了拳,他还是不敢去看雷狮的眼睛,又不敢移开,于是盯着对方高挺的鼻梁,“是关于佩利的事。”

“哦?”雷狮动了动嘴唇,喷出一声玩味的笑。帕洛斯看到他颜色浅淡的唇瓣抿了抿烟嘴,随即香烟被两根性感的手指拿下来,雷狮翘着嘴角零零散散地吐出白色的烟气,之后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一连串动作自然而娴熟,不带任何挑逗的气息,但帕洛斯却瞬间红了整张脸,他立刻挪开了视线,但仍然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

刚才他看到的雷狮,简直性感到爆炸。

雷狮捏着香烟的手随意搭在椅背上,另一只手食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嘴唇,他看到帕洛斯的窘态,心情更好地舒展了眉间最后一点褶皱。

“我说。”他压低嗓音,略带沙哑的音色在烟雾中十分撩人,“你究竟是想和我谈佩利的事,还是想和我谈上床的事?嗯?”

他挑高了最后那个字的尾音,故意带着情欲的厮磨。果然帕洛斯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仿佛被什么东西烫到或吓到了一般。雷狮用手掌抵着额头,控制不住地笑出声。

而直到这时帕洛斯转回头看见雷狮笑到肩膀震颤的模样,才意识到他被耍了,与其说是被调戏,不如说就是被耍了。

他的脸依旧是一片酡红,不过这次不是羞的,是气的。

 

tbc.

评论(20)
热度(222)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