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18

前文整理处

 

* 今天真的是要难过死了,幸亏还有存稿这种东西,否则今天我真的一个字都发不出来,撑不住了,关电脑睡觉,各位晚安,卷卷zom晚安

 

Chapter  18

“不算特别亲密。”帕洛斯在犹豫了一会儿后如此回答,他的迟疑被帕萨尔尽数看在眼中。

“看来你很喜欢这个人。”帕萨尔换了个姿势,将左腿翻转到右腿上,手指扣着杂志封面,发出细微的有节奏的声响。

帕洛斯乱了下神情,他迅速垂下眼皮将眼中真正的神色盖住,原本安然放在腿上的两只手此时犹如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紧紧扭在一起,这是他的无意识状态,紧张时帕洛斯就会这么做。帕萨尔对帕洛斯的小动作一清二楚,他将视目光落在帕洛斯的手上,脸色微沉。

“嗯?”他又出声问了一遍。

帕洛斯停住了掰手指的动作。

“哥,这次能不——”

“不能。”帕萨尔眯起眼,看到帕洛斯瞬间抿起的嘴唇和灰暗的眼珠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然而这痛快之间又夹杂了一些酸楚。“帕洛斯,你应该知道,现在没有什么比家族产业对我们来说更重要。你难道不想看到我们的产业做大吗?难道你不想过舒适的生活吗?”

“可是那些我们都有了。”帕洛斯拧着眉反驳,刚才在他脸上装出来的笑容一扫而净,只余下愤懑的无奈。

帕萨尔笑起来,“还不够,帕洛斯。”他说着,起身坐到帕洛斯身侧,左手覆在帕洛斯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上,右手亲昵地搭住对方的肩,他发觉那肩膀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细弱,仿佛一个用力就会把它掰断一样。帕洛斯回头看着他,橙红色的虹膜里闪烁出一阵恼怒的光。

“听话。”帕萨尔放在帕洛斯肩上的手又按住了对方后脑,他凑过去吻了吻帕洛斯的唇角,用鼻尖抵着对方柔嫩的脸颊,“别让我生气。”

帕洛斯垂下眼睛,过了一会儿后缓慢地点了点头。

“那么,大哥,我想回楼上休息一下了。”他说道,仿佛丢掉了全身的力气。

“嗯,睡个好觉,我让管家准备了你最爱吃的饭菜。”

帕洛斯挣开帕萨尔的手,转身走去楼上。自他垂下眼皮后就再没抬起头看上帕萨尔一眼。

因此他们谁都没有看清对方眼底真正的神色。

帕萨尔笑得很愉快,暗红色的眼睛里是令人惊恐的独偏执的欲望。而帕洛斯则在转过身的刹那抿着嘴唇笑起来,微微掀起的眼帘之间满是狡猾。

谁骗谁根本不重要,自有印象以来帕洛斯和帕萨尔之间就只有欺骗,重要的是谁的演技更高超,谁能赢到最后。

 

第二天趁着周末帕洛斯早早地去找了凯莉,他一分钟都不想多看见帕萨尔的脸,无奈在早餐桌上见到对方是不可避免的流程。帕洛斯坐在餐桌另一端咬着吐司,抬起眼皮就看到对大儿子嘘寒问暖的母亲和面色沉静的父亲,他垂下头,只觉得母亲脸上虚伪的笑让他反胃。

其实他不讨厌自己的母亲,他的母亲很爱他,也很爱他大哥,但正是因为这种无偿的爱,才让他很小的时候就被迫接受他母亲教育的所谓生存。生存是什么,是勇敢,是坚韧,是谎言、争夺和妥协。他知道什么叫生存,对于他们这种不大不小的企业来讲生存比一切都更重要,帕洛斯不知道什么是生活,因为没有人教他。

而生存与生活之间,是云泥之别。

帕洛斯找到凯莉的时候对方正在一间甜品屋,在靠窗的位置,面前的粉色碟子里是一块法芙娜巧克力,帕洛斯走过去坐下,凯莉把一杯饮料推过来,果汁鲜艳的红色在阳光的映照下散发出晶莹干净的光彩,像是一个单纯的孩子的眼睛。

帕洛斯把事情简单叙述了一下,凯莉在倾听期间始终握着她手里装着类似芒果汁的杯子,偶尔点一点头,但大多时间她都沉默并且冷静。

听完讲述,凯莉指了指帕洛斯面前被果汁染上颜色的玻璃杯,“尝尝,这是这家店的新品。”

帕洛斯低头再次将果汁纳入视线范围内,然后端起来尝了一口,顿时一股酸甜的清爽在他口腔里弥漫开来,帕洛斯神情一松,又喝了一口,“里面加了薄荷?”

“嗯哼。”凯莉笑了笑,笑容神秘,之后她不再提有关果汁的事,反而转向帕洛斯的问题,“你认为雷狮是真的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还是打算玩玩打发时间?”她托着自己的下巴,露出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十根手指。

帕洛斯想了一会儿,缓慢地摇头,“我不知道,但我想前者可能性很大。”

“你怎么知道他有可能喜欢你?”

“我不知道。”

凯莉皱起眉,“你不能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我们就没办法进行下一步了。”

帕洛斯叹了口气,他一手握着果汁杯,指腹在玻璃杯上摩擦,“感情这种事情谁都说不准。”

凯莉一愣,噗嗤一声笑出来,随即夸张地靠在椅背里用双手捂住肚子,“诶呦,帕洛斯,我还真不知道从你嘴里也能蹦出来这么文艺的句子。”

或许是被对方嘲笑惯了,帕洛斯并未表现出尴尬,只耸耸肩膀,一副无辜的样子,“我说的有错吗?”

凯莉收敛了笑,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那双深蓝色的眼珠垂下来落在桌面上,许久之后摇摇头,“没错。”

“感情就是一种看不透的东西,雷狮又是个看不透的人,他们两个相加我不知道谁还能看得透,或许连雷狮本人都不一定知道。”帕洛斯说,“他喜欢我或许是有可能的,从他的行为语言中不难推测出一二,只是他喜欢的理由我不清楚,或许就是像他说的,不过是喜欢我臣服他的胆怯模样。”

凯莉抬起眼睛,“可你是个能把猎人带进自己陷阱里的狼。”

帕洛斯这才抿着嘴唇露出他今天的第一个微笑,拧着些阴鹜的满含恶质的微笑,“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

凯莉很喜欢帕洛斯这时候的笑容,她不必回答,帕洛斯知道她的想法。

“那银爵呢?”凯莉又提到了另一个人的名字,“雷狮,卡米尔,佩利,帕萨尔,你,还有我,这场戏里还需要银爵的帮助吗?”

帕洛斯愣了一下,他明显是完全忘了银爵,即便他们昨天刚见过面。

凯莉看出他的表情所代表的含义,无奈地用手指着他,“你就这么对待我给你找到的资源?”

“现在已经不需要这个资源了。”

“你确定?”凯莉加重语音问道。

“确定。”帕洛斯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好吧。”凯莉点点头,“需要我告诉他吗?”

“不用了。”帕洛斯拒绝了凯莉的好意,他可不想这个魔女知道他们两人的交换条件是当面对录一段床戏,他敢笃定凯莉能用这个笑话他一年。

好在凯莉貌似也有什么心事,所以并未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帕洛斯看出了她的异常,问她,“你怎么了?”

“本小姐最近看上了一个人。”凯莉用左手托着下巴,看向店内的方向,懒洋洋地说道。

她的眼神十分专注,帕洛斯转回头,看到一名蓝色头发的少女穿着店里的统一服装正在为一桌客人下单,由于是背对着他们,帕洛斯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一想到这是魔女凯莉看上的人,就不由地为对方默哀了几秒钟。

帕洛斯看了一会儿,随即反应过来,举着手里果红色的饮料,“这就是你心上人制作的新品?”

“嗯哼。”凯莉漫不经心地哼出一声。

帕洛斯再次扭过头看了看,那名女孩已经抱着菜单走进了后厨。凯莉收回了视线,得意地扬起嘴角露出一颗虎牙,“怎么样,不错吧?”

帕洛斯虚伪地附和着微笑,他都没看清对方正脸哪儿知道错不错。但这话他没敢说,说凯莉大小姐不喜欢听的话和忤逆雷狮是同样的后果。

“她是这里的店员?”帕洛斯喝了口饮料,问道。

“是店长。”凯莉微微歪着头,“很可爱吧,明明是店长,却要亲自调制果汁和制作甜点,这块巧克力也是她自己做的,而且对店员都好到愚蠢。”

帕洛斯不知道凯莉口中‘好到愚蠢’具体都有哪些作为体现,但既然被凯莉如此描述,那肯定就是一个不求回报的善良的好人了。帕洛斯抿住嘴唇,就算是萤火虫微弱的光都会让身处黑暗中的人不由地追逐,更何况是太阳呢。

凯莉又将视线转到了店内,帕洛斯知道应该是那个被魔女看上的女孩又出来了。他这次没有回头试图看清对方的长相,而是掏出手机通过他们团队的后台给银爵发了条消息。

‘抱歉,我想了一天,那个条件我没办法答应你,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每次录音都是单独一个人,外人在场我根本没办法开口。’他认真想了想,仔细编辑后点击了发送。虽然暂时不会合作,但他不希望和银爵闹僵,更不想惹恼这个人。他的直觉告诉他银爵和雷狮同样危险,都是需要避开的人物。

帕洛斯本以为对方应该不在线,因为系统显示对方的头像是灰色,然而在他还未退出系统的时候银爵就给他发来了消息。

‘好。’对方回答。

帕洛斯松了口气,银爵比他想象中更好解决。但他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手机震动就将他拽进了另一个漩涡。

‘这次是你放弃的,如果下次要找我帮忙,条件就不会这么廉价了。’

帕洛斯几乎能想象出银爵编辑这条消息时的表情,他端着手机发了会儿愣,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认识银爵不超过一个小时,根本不可能知道对方现在会是什么表情,那他脑袋里被模拟出来的那张脸是怎么回事?帕洛斯再次将幻想中银爵的脸想了一遍,之后硬生生打了个哆嗦。

那张脸,正是雷狮对他笑起来的样子。

用力攥紧手机,帕洛斯垂下眼睛抿住了嘴唇。

此时此刻谁都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tbc.

评论(9)
热度(236)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