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17

前文整理处

 

Chapter  17

*  呃,我很心水骨科,所以……会有一点点相应内容

 

雷狮的强硬是帕洛斯早就习惯了的,最初他还能感觉到愤怒,时至今日通过几个月相处以后,他除了无奈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低下头乖乖捡起勺子,一口一口地把盘子里的饭菜塞进嘴里。

反正他还没吃饱。

卡米尔点的外卖刚好两个人吃,既不会不够也不会浪费,雷狮知道这一点,所以毫不担心帕洛斯会撑坏。

吃完饭后雷狮把帕洛斯带进客厅,空餐盘和用过的餐具及餐布就放在厨房,雷狮大概请了固定的清洁工来家里扫除。帕洛斯被拽离餐厅的时候松了口气,因为他不会洗碗,他在吃饭的时候还在恐惧雷狮会不会因此而责怪他,现在看起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雷狮比他对家务更不重视。

将帕洛斯安置到客厅里的沙发上,雷狮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上吻了吻,指了指楼上,“我去上面拿文案,或者我们去楼上的书房里讨论?”

帕洛斯一听楼上这两个字就忍不住心里发寒,急忙摇头示意在客厅就可以。雷狮大概看出了帕洛斯的想法,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阵儿,什么都没说走去了二楼。

再过一会儿卡米尔下课后来到了雷狮的公寓,雷狮还没有从楼上下来,可能是在整理和打印接下来所有活动的文案,帕洛斯起身给卡米尔开门。

卡米尔看到帕洛斯一点都不吃惊,纵然帕洛斯用雷狮的手机给他发的短信里只说了点两个人的饭菜,并未说都有谁。

卡米尔的眼神从某种角度来说比雷狮更恐怖,帕洛斯能从雷狮眼睛里看得到那些强烈的情绪,但从卡米尔那双浅蓝色的眼睛里他什么都看不到,似乎他正在看着的就是一片湖波,而湖水是没有思想,也不会说话的。

卡米尔和帕洛斯打了招呼。

“大哥在楼上?”他一边熟练地换鞋一边问道。

帕洛斯站在门口有点举足无措的尴尬,卡米尔看他的眼神里没有不善,但他就是感觉自己像是个被正房抓到的小三。他想卡米尔一定不希望他的大哥和他在一起,他总感觉卡米尔能看透他的一切,比雷狮更加犀利冷静地解剖他的思想以及构造。

这两个人……帕洛斯突然想起被他摔碎的相框,里面的卡米尔也是一脸的冷淡,看不出情绪的样子。

这时卡米尔换完鞋走出门廊也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博古架,以及地板上的狼藉,并且在其中准确地找到了白色的相框。帕洛斯跟进来的时候也顺着卡米尔的视线看到了它们,他突然间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虽然他也不太会收拾,但至少应该把照片捡起来,不过当时他和雷狮谁都没想到那儿。

令他惊讶的是卡米尔只是淡淡地瞥了博古架一眼,便将视线移开了。

“大哥他总是这样。”他向后侧过头对帕洛斯轻声解释一句,放下书包后走向楼上。

帕洛斯停在原地仔细想了想卡米尔这句话的意思,最后也没想明白这句话是要对他阐述什么样的内容。

但那些目前都不太重要了,雷狮和卡米尔手里各拿着一叠资料走下了楼。

身为下一届学生会主席,雷狮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而他本身也好像在校外总是有事情在忙,于是大多策划都交给了卡米尔和帕洛斯。今天下午的任务就是把第三学期所有的活动整理出来,包括主办部门和需要邀请的嘉宾,以便下个学期活动能够顺利展开。

帕洛斯很少会对这种事上心,他不是学生会成员,原本就对学校的各种活动都不熟悉,反观在学生会任职了两年的雷狮和卡米尔几乎不用交流就能在笔电上噼里啪啦地打字。帕洛斯再次看了看手里雷狮打印好的资料,硬着头皮读下去。

大约一个小时后,雷狮放下电脑,抬起头仰靠在沙发靠背上放松,卡米尔同时停下动作,走到厨房去给大家拿果汁。

帕洛斯松了口气,学校往年的各项活动策划及活动总结让他精疲力尽。他把文件放在自始至终都没有打开过的笔电上,习惯性转头看了眼雷狮。

雷狮仰靠着沙发也在看帕洛斯,看他扭过头就对他笑了笑。

“下学期我打算和学校申请增添秘书处,用来辅佐学生会正副主席以及协助各部门,你认为怎么样?”

帕洛斯怔了怔,从脑子里开始迅速回顾他刚才看过的资料,发现秘书处的作用并不太大,每个部门都可以独立或互相辅助完成工作,再加上正主席是雷狮根本不需要别人对他指指点点,秘书处成立后很可能闲置。

但他还是点点头,“嗯,很有必要。”他看着雷狮的眼睛说道。

雷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抬起胳膊越过他们之间窄小的距离在他的脑袋上揉了一把,“都告诉你不要在我面前撒谎了。说说吧,为什么认为秘书处没必要设立?”

帕洛斯撇了撇嘴,他意识到雷狮很可能是在捉弄他,就像是在工作之余想要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

根据这点推测,帕洛斯难得调整了自己的态度,用十分认真的姿态面对雷狮的慵懒。因为他知道雷狮对学生工作很关心,从不会散漫对待。

不是想休息一下吗?那就不让你休息!帕洛斯揣着自己的小心思,把文件摊开摆在桌子上,指着它们说道,“历届的学生会都是由学生会主席团直接管理,基本的活动模型也都大体一致,现在很少有新增或创新的活动,每一届的部长都是从部门干事到部门副部长晋升上来的,因此他们对各部门往年的活动都十分清楚,不会出错,再加上学生会的期末加分制度及过程淘汰制度,不会有人空顶着职位不做事。我现在已经能想象到下学期的学生会组织情况了,设立秘书处只是画蛇添足,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多招纳一些新成员,不过新成员的加入也有可能带来意见的不统一。”

雷狮果然整顿了表情,他认真倾听帕洛斯的想法,在对方说完最后一个字后扬起一个笑容,捏了捏他的肩,“你说的没错。”“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句话没有错。”

帕洛斯疑惑地挑了挑眉,看着雷狮的眼睛等待对方回答。

“我之所以想要设立秘书处,就是为了要吸纳新成员。”

雷狮对他挑起嘴角,露出个肆无忌惮的挑衅的笑容。帕洛斯忽然有些不安。

“等一下,班长,你的意思是……”他大概已经猜到了,但仍旧感到不可置信。

“没错,我会安排你秘书处处长的面试。”雷狮吩咐。既是吩咐,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帕洛斯张开嘴唇又倦怠地合上,他不敢相信雷狮竟然要把他看得这么死。秘书处处长,这就和做雷狮本人的秘书没什么区别,那么之后无论学校里有什么活动,只要雷狮出场了,他就必须在场,以便能够随时传达学生会主席的命令以及对活动做调整。而学校所有的活动从准备到完成,时间加起来几乎能占到整个学期的四分之三!

帕洛斯深吸了口气,不得不面对接下来一整年的惨淡人生。他根本不用怀疑,既然雷狮已经做好了打算,他就不需要考虑秘书处是否真的能被批准,他是否真的能面试成功之类的白痴问题,那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

这时候卡米尔端着煮好的咖啡走回来,从托盘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咖啡的香气让人精神一震。卡米尔把一杯放到雷狮面前,轻叫了一声‘大哥’,之后把另一杯递给他,“要加牛奶或者糖吗?”

“不用了,谢谢你卡米尔。”帕洛斯接过杯子喝了一大口,纯正的咖啡豆的苦涩的气味直冲他味蕾,正如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从雷狮公寓离开后帕洛斯就径直打车回家,虽然他很想找凯莉聊聊今天发生的事,但管家给他打电话告知他大哥已经提前从公司回来了,说是想他了问他在哪儿。帕洛斯挂掉电话后忍不住冷笑,他和他大哥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连说谎的本领也是丝毫不差。想他?恐怕是想弄死他还差不多。

他大哥在两个月之前回的国,只在家里吃过一顿午饭就急匆匆地跑去了公司,帕洛斯的父亲一直想让他大哥尽早接手公司业务,因此这段时间帕萨尔一直住在公司里,他们只在那顿午饭上堂堂正正地见过一面。

帕洛斯不喜欢他大哥,或许是因为他们两个太像了,无论是面貌还是性格,他们面对面站着就仿佛是彼此的克隆人,没来由得让人生出一种恐惧和不安。没有人会喜欢和自己这么像的人,似乎对方能够轻松地替代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不过好在帕萨尔后来将头发染成了灰黑色,帕洛斯的恐惧和厌恶才减少了一些。

回家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里正在看一本财经杂志的帕萨尔,帕洛斯在门口顿了顿,过了好一会儿才不冷不热地和对方打招呼。

“哥。”

帕萨尔抬起头,唇畔是帕洛斯熟悉的虚伪的笑,此时客厅没有别人,因此这抹笑容里肆无忌惮地展露了一些恶意。帕萨尔比帕洛斯要高上几分,但身材依旧纤瘦,西装穿在他身上所勾勒的美好腰线曾让无数男男女女为之着迷。现在帕萨尔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下面是一条棕色的休闲西装裤,光着脚踩在地毯上,朝他招了招手。

“过来,帕洛斯。”

招呼的语气就像是在叫一只宠物狗。

帕洛斯反感地皱起眉,换好拖鞋走过去。他没有帕萨尔喜欢赤脚踩在地毯上的爱好,但他要想到沙发那儿去就必须脱鞋,不过幸好他今天由于出门所以穿了袜子。

帕萨尔的视线在帕洛斯脚上转了一圈,之后落在他脸上,笑容里竟开始有几分帕洛斯看不透的含义。

“坐。”帕萨尔笑着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将杂志合起来放到腿上,“我们好久都没有认真地聊聊了。”

帕洛斯也同样虚伪地推出笑,仰靠进沙发里,那双橙红色的眼睛在灯光的映照下似乎满是流光溢彩。

“是啊,自从你离开以后我们就没怎么聊过了。在国外的生活还好吗?”

“还不错,就是一直看不到你会稍微感到有些别扭。”

帕洛斯在心底冷笑,面上却尽是柔软,“我也是,你不在的时候经常会很想你。”

“看来我回国的计划还是很有必要的。”帕萨尔说道。

帕洛斯点点头,心里却想着怎么让他大哥赶紧滚。

“听说,你和雷家的三少爷,关系很亲密?”帕萨尔摩挲着手里的杂志,眼里飞快地掠过一抹阴沉。

帕洛斯没看到他的眼神变化,他抿着嘴唇有些迟疑地看着对方,似乎是在分析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

但他心里却十分清楚,主题来了。

 

tbc.

评论(8)
热度(218)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