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15

前文整理处

 

Chapter  15

帕洛斯在是否去执行雷狮命令的问题上纠结了十秒钟,之后被雷狮一句‘发什么愣’直接吓进了盥洗间。他捧着雷狮的衣服继续在门口发呆,为难到头疼。这时他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以为是雷狮过来检查工作的帕洛斯几乎是立刻把自己扒了个干净打开花洒,他忘记了调温度,冷水浇下来让他一个哆嗦差点崴到脚。

等兵荒马乱稳住身形同时关上花洒后,帕洛斯才意识到雷狮的脚步声不是停在盥洗间外,离他很远,有细碎的交谈的声音。

有谁来了吗?

好奇心在一瞬间打散了他的恐惧,他随手抓了条浴巾裹在身上,轻手轻脚地趴在门上仔细听外面的谈话。不过浴室离门廊实在是太远了,他能听到声响,但听不到具体的谈话内容。帕洛斯又听了一会儿,在确定真的一点内容都听不清后撇撇嘴,走回去打开了花洒。

现在还是快点洗完澡比较重要。

水声传来的时候站在门口正在讲话的嘉德罗斯顿了顿,他越过雷狮的肩膀熟练地将视线定格在一层的盥洗间,挑了挑眉,“卡米尔在家?他不是有课吗?”

雷狮随着嘉德罗斯的视线转头向客厅内看了看,脸上有几分微妙的笑意。

“是帕洛斯。”

“……”嘉德罗斯皱起了眉,“你怎么跟他混到一起去了?听说——”

“你的听说我都知道。”雷狮打断他的话,“不过这样才有挑战的乐趣。”

嘉德罗斯在对方这句话中扑哧一声笑出来,讥讽中带着些嘲弄,“挑战一个弱者这个活动本身就没有什么乐趣。”

“他可不是弱者。”雷狮转过身靠在了门框上,眼睛看着被客厅隐藏起来的浴室,他微微眯着眼,似乎能穿透墙壁看见里面的人。“而且你这种家伙是无法理解人类的乐趣的。”

嘉德罗斯嗤笑,对雷狮的说法不以为然。

“人类的想法我也不需要去探究,无非都是软弱和累赘。”他说道,看着雷狮转回头露出的双眼,表情稍微有些严肃,“但我的系统告诉我,你现在的做法很危险。”

这次换成了雷狮挑眉。

“我的什么做法?”

“恋爱。”

雷狮愣了一下,紧接着用力抿着嘴唇笑起来,他将声音压得十分低沉,几乎是无声地在颤抖着肩膀。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平静下来,对面的嘉德罗斯早已习惯,并未因为他的举动而恼火,这与他们几年前初次见面时的可一点都不一样。雷狮心里想,嘉德罗斯这家伙比以前更像是个冷静果断的机器了。

雷狮摇摇头,双手环胸只在嘴角挑起一个细小的弧度。他紫色的眼珠里仿佛是没有透出任何情绪,又仿佛是因情绪太多反而拧成一团不分彼此。

最后他说了一句话作为他们今天交谈的尾声。

“感情能毁了一个人,也能成就一个人。”

他说的这句话太矫情,以至于嘉德罗斯的脸上都产生了一种类似被恶心到的表情。

“好了,随便你。”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帕洛斯在洗完澡后再次陷入了对穿衣服的纠结,他看着叠放在衣架上的雷狮的衣服,和抱在怀里的自己的衣服,在脑袋里推断了一下如果他穿自己衣服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一:雷狮当做没看见。这种可能性极小。

后果二:雷狮发怒,逼着他回去重新洗澡换衣服。这样大概他还能承受得住。

后果三:雷狮二话不说直接把他的衣服扯掉。这样的结果就不太安全了。

后果四:……

帕洛斯叹了口气,鬼知道雷狮真的生起气来会怎么抽风。

“你怎么这么慢。”就在这时浴室门被从外突然间打开,帕洛斯背对着门口呆了一秒,紧接着像是被烫到一样猛地跳起来,把衣服蜷成一团挡在身下,眼神惊恐地看着雷狮。

“班,班,班长——”他想问班长你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可他的舌头害怕得捋不直。

或许是对他这副手忙脚乱又羞又恼的表情感兴趣,雷狮双手抄兜靠在门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帕洛斯。

“都是男人你挡什么?”

帕洛斯急促地呼吸着,在脑袋里飞快揣摩雷狮这句话是调侃还是命令。他抓紧了自己的衣服,尴尬扭曲地扯开一个笑。

“我,正打算换……”

雷狮没信他那套,他往衣架上看了一眼就都明白了。

“不想穿我的衣服?”雷狮问道。

“不不不怎么可能!”帕洛斯果断地回答,踩着拖鞋向后面退了一小步。

“那你手里拿着自己的脏衣服干什么?”雷狮提了提下巴,看向帕洛斯用来挡住下半身的皱在一起的布料。

“我,我正打算把它放到脏衣篓里……”帕洛斯缩着肩,他战战兢兢地立在雷狮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下,感觉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僵硬了。他不敢动,仿佛他只要抖一抖,对面的野兽就会立刻扑过来把他吞噬殆尽。

他看到雷狮把他从上到下依次打量了一番,调侃道,“身材还不错。”

“……”这会儿他除了尴尬地赔笑以外甚至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好在雷狮没打算在这方面过多为难他,对方很快出了浴室甚至好心地为他关上门,只有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你拿的内裤是新的,不用担心。”说着有调侃的笑声响起。

帕洛斯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衣服,爆红了一张脸。

事实证明雷狮不是个好人,当他为你着想什么的时候,一定是想要在接下来的相处过程从你身上讨要些什么——这对雷狮来说已经是相当客气的做法了。

帕洛斯穿着过大的雷狮的衣服走出浴室,他在客厅里没看到雷狮的影子,于是趿拉着拖鞋走进厨房,但厨房里也没看到对方。他皱了皱眉,身上满都是雷狮的气味,这让他不得不始终紧绷着神经,就连雷狮的气味都带着十足的侵略性。

帕洛斯想了想,最后没敢上楼去找人,在厨房和浴室的走廊间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客厅。雷狮不在,他好不容易有机会仔细欣赏一下雷狮的喜好风格。

然而没等他分析出这间公寓的装修是出自雷狮本人还是设计师,客厅博古架上的一个小相框就吸引住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那是一个相当精致的相框,整体呈现白色,有向日葵的浮雕,简单又干净。相框里的照片是雷狮和卡米尔,大概都是很小的年纪,可能都没有上学前班,雷狮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裤子上有个破洞,上衣歪歪斜斜地挂在肩膀上面更像是件披风,他拉着卡米尔的手,对镜头眯着眼笑。相反卡米尔则十分干净,乖巧的男孩手里举着一支棒棒糖,浅绿色套装,戴着一顶有兔耳朵的帽子,他皮肤白净,整个人散发出小动物般纯净柔软的气质。他紧紧地抿着嘴唇,正如同他紧紧地握着雷狮的两根手指,他的五官都显示出一种不协调的僵硬,仿佛镜头前的什么东西让他不自在。

帕洛斯看得出神,他很难想象雷狮在小时候也有那么正常而灿烂的微笑。

他盯着相片,直到有一只手从他肩头越过来,抽走了他捏在手里的相框。

帕洛斯一抖,迅速转回身,雷狮正站在他身后低头看着相片,嘴角有些他看不懂的微笑。不是悲伤,但也绝不是快乐。

“这是十八年前的照片,给我们照相的人是我的父亲。”雷狮简单介绍了一下。

帕洛斯微微睁大眼。雷狮的父亲……是那位传说中的人物……他之前从未听雷狮提起过。

雷狮现在也不打算向帕洛斯提及,他把相框摆回到原来的位置,伸手去抓帕洛斯的胳膊。帕洛斯手臂一颤,本能地没有拒绝雷狮的触碰。

“你大概对我一点都不了解。”雷狮垂着脑袋,使帕洛斯能轻松地对上他的眼睛。

这句话就不是什么好的开端。帕洛斯飞快地眨了眨眼,没有给予回应。他其实并非对雷狮一无所知,只是知道的那部分是真是假无法确认,在他大哥手底下生活了这么多年,如果没有点了解信息的手段,他恐怕早就被家族淘汰掉了。不过这话他没必要说,而且雷狮肯定也不愿意听。雷狮一定是有想对他说的话。

帕洛斯猜得没错,雷狮没想要听他的回复。雷狮伸手摸上帕洛斯的侧脸,用拇指在他消瘦的脸颊上游弋。

“可是我对你很清楚。”雷狮说道,“原本你瞒我猜的游戏挺有意思的,但再有趣的游戏玩久了也会让人感到厌烦。”

帕洛斯听到这儿心里一颤,他原本该感到轻松的,因为这句话的含义有可能代表着雷狮即将放开他。然而他又十分清楚雷狮的本性,理智对他做出有史以来最强烈的警告,预示着危机的警示灯已经在他脑海里划出了万千道光线。

他僵着脊背,雷狮往前压了一步,他就后退一步,直到他退无可退地后背抵上了博古架,才停下来。这时雷狮已经距离他不足半米了,他们身上相似的气味混合成一团,仿佛空气本来就应该是这个味道,又仿佛他们两个本就是一体的。

帕洛斯始终没有开口,他等着雷狮继续往下说,是放他自由,还是判处他死刑。

“现在我想对你坦白,也想听你坦白。”雷狮噙着认真的声音说,他扳正帕洛斯的下巴,看着那双总是充斥着纷乱复杂感情的橙红色眼珠,一字一顿颇有种质问的口气,“你对我是什么看法。”

帕洛斯被问得脑子空白了一会儿。

这句话相当熟悉,熟悉到让他心惊胆战。他曾经无数次在广播剧里配过这个问题的回答,问出这种话的无非是爱到痴迷不愿放手仅次于黑化的男主。

帕洛斯咽了口口水,他想继续往后退躲开雷狮的注视,但身后的博古架和雷狮掐在他下巴上的手都让他无法这么做。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帕洛斯不认为雷狮喜欢他,更何谈爱。

他斟酌了一下语句,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我很喜欢你。”他看见雷狮挑了挑眉头,就急忙加上了一句,“虽然你有些霸道。”

这种回答亦真亦假,挑不出半点毛病,就连雷狮也不能直接指着他说你撒谎。

雷狮果然没能这么说。他笑了笑,笑声低沉性感,像是一杯上好的红酒,看着它就仿佛看到了烛光与性。

帕洛斯的表情有些僵硬,因为他看到雷狮笑过后就凑了过来。

对方几乎趴到了他身上,下巴抵着他的肩膀,于是那些吐出来的声音便落在了他颈侧,似乎还带着沐浴后滚烫的水汽。

“你害怕我,不仅是因为我本人,还有我身后的家族势力。你想讨好我,想利用我,也想逃离我,所以你夹着尾巴装成一只忠犬,好像我所有的命令你都会遵从,但其实你早就磨好了爪子和牙齿等我背对着你的时候撕碎我的喉咙。帕洛斯,你有这个本事,而就是因为你有这个本事,你才敢去想。”

雷狮用平静的口吻叙述了这一大段话,帕洛斯听得满脸苍白,一双手在身体紧紧攥成了拳。

“但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不管你有多少伙伴,狼也是不能和武器与猎人斗的。”“我不会给你的脖子上套上项圈,不是我尊重你,是我想看看你还有多少挣扎的余地。”“帕洛斯,你最好一直能取悦我,否则猎人的枪不会永远对猎物留情。”

 

Tbc.

 

评论(7)
热度(279)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