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安】请相信真的是系统在逼我! 02

* 请让我爆炸

 

随机任务?这是安迷修十年来听到的新词汇,实际上在他拒绝执行系统任务后就再没听到过系统的其它语言,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安迷修也在思考植入他体内的所谓系统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许是当时那颗星球巨大变异的磁场对他身体进行的一些非自然改变,在磁场中拥有智慧,这是比较科学的说法,可至于为什么违反系统规则就真的会遭受惩罚,这已经接近创世神的执行力,安迷修不打算继续猜测。

对手。安迷修听到这两个字就头疼,他想到雷狮,那个已经离开了雷王星,位于星际通缉榜榜首的海盗头子,只感觉太阳穴一阵阵地疼痛。别说让他对雷狮道早安这件事从他心理角度就不愿意执行,就算想要道早安,他也不知道雷狮此时的具体方位,更不要讲他们之间的距离即便是最快的飞船都不一定能在一天之内达到。

综上所述,安迷修心安理得地度过了他平淡的一天,将系统指定的任务完全抛之脑后。

当天晚上安迷修拉上被子躺在床上的时候,听到平静已久的系统再次响彻在他脑中,带着刺耳的警告声。

‘警告,距离任务结束时间还有不到四小时,请尽快完成任务’

毫无波动的男声让安迷修刚闭上的眼睛再度睁开,他盯了会儿天花板,发觉所谓升级后的系统格外话多。但他违背任务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因此并没有把系统的警告当回事儿,闭上眼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很快他便沉入了梦乡。

再次被吵醒不是因为系统刺耳的鸣声,而是从脖子传来的疼痛和难以呼吸的窒息感。安迷修挣扎地掀开眼皮,在看到出现在眼前的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后愣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难以呼吸的原因是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雷狮正掐着他脖子。

下意识摸向睡前放在床头的武器,却摸了个空,与此同时雷狮冷哼一声用空出的另一只手捏住他向上举起的手腕,眯着眼,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

雷狮与九年前变了许多,虽然依旧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但体态身形已经远远超出了孩子所能拥有的程度,此时他坐在安迷修腹部,双脚绞着安迷修的双腿让他无法挣扎,一只手攥住安迷修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扣住安迷修的脖子,手下力度丝毫没有留情。

“你在做什么?”雷狮压低嗓音问道,安迷修注意到他此时正值变声期,青年的性感和幼年的清澈在他的声音里交汇,形成极为动人的乐章。

安迷修眨了眨眼,转动眼珠看到他此时并不在自己的房间后很快想到了原因。他记得早上系统似乎是说过这句话,任务失败的惩罚是转移到目标身边强制执行一个随机任务。

安迷修蓦然间感到一阵浓郁的不安,这个系统的能力已经超出了科技所能解释的范畴,他甚至不知道雷狮的具体方位,但他却出现在了雷狮身边,而且看对方的穿着估计对方也正打算睡觉,是他的突然出现搅扰了两个人的好梦。

“放开我。”安迷修说道,他不安的心脏继续跳动,系统直到现在还始终是一片沉寂,他有些担心所谓的随机任务。

“哦?”雷狮好笑地挑了挑眉,“你突然出现在我的床上,又以这种高高在上的口吻命令我,安迷修,你以为你是谁?”

安迷修感到被捏住的手腕一阵酸痛,知道是雷狮加重了力气。

雷狮大概是真的很生气。但他顾不了那么多。

“快点,我现在必须离开!”

“离开?需要我把你丢进太空里自生自灭吗?”雷狮轻嘲地说道。

安迷修一僵,意识到雷狮说的没错,他现在在雷狮的飞船上,如果飞船处于行驶状态,他根本不可能独自在太空中生存。

‘确认任务失败,选择随机任务强制执行’安迷修在怔忪中听到这句话。

雷狮发现被他压在床垫里的安迷修猛地僵硬了一下,随即身下的人猛然间爆发出一股他无法匹敌的力量将他掀到床下,雷狮向后一个趔趄尚未站稳,一句‘你做什么’刚吐出一半,就看见从床上翻坐而起的安迷修赤着脚踩到地板上,飞快地冲到他身前,在他惊讶的眼神中一手压住他的脖子逼迫他弯下脊背,之后雷狮感到嘴唇一热。

他被安迷修亲了一口。亲在了嘴唇上。

‘随机任务选择完毕,请亲吻你身边最近的人’

“等,等一下,我可以解释……”

“……”雷狮一把揪住安迷修的衣领,阻止了他想要后退的举动,眯起紫色的眼珠,“原来你出现在我的床上是这个意思?”

 

安迷修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让雷狮相信他突然出现在羚角号雷狮的床上并不是想和他上床,而是有一个超自然的系统在给予他惩罚。

雷狮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扭着自己的下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你说可以保留任务奖励?”

安迷修点了下脑袋,但他紧接着就想到了雷狮这么问的原因。

“你打算利用我的任务奖励来帮助你?”安迷修皱起眉。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

“不可能。”安迷修斩钉截铁地回答,他表情严肃地看着雷狮,一改他方才亲上雷狮嘴唇的窘迫及尴尬,露出属于骑士的坚定,“我不会协助你做任何坏事,我的奖励是要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们。”

雷狮听完后扑哧一笑。他托着下颌,饶有兴趣地看着坐在对面床上套着睡衣一脸庄严的自由骑士,“这是我的地盘,你以为你来了还能走得出去?”

安迷修抬起下巴,不卑不亢地回应,“不试试怎么知道。”

谈判破裂,失去武器的安迷修被雷狮丢进杂货间,这是个宽阔的房间,其中堆满了补给品,一盏明亮的电灯固定在天花板上,在沉寂的夜里散发出柔软的光泽。安迷修找了个舒服的角落坐下来,他没心情睡觉,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应该怎么从羚角号离开。

等到第二天天亮安迷修从数个计划中挑选了一个较为容易执行的方案。昨天在前往杂货间的路上安迷修透过舷窗看到了外面黑暗的夜色,偶尔有掠过的亮芒,这证明雷狮没说谎,这艘飞船的确在行驶。如果他想逃离这个地方,能使用的只有紧急逃生装置了。但他需要了解羚角号的内部结构,并且找到使用逃生装置的时机。

杂货间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安迷修打起精神准备应付雷狮的刁难,他看着房门被一点点拉开,出现在门外的却不是雷狮,是海盗团中的另一位成员,卡米尔。

安迷修对雷狮海盗团中的四个人都不陌生,虽然宇宙浩大在过去的九年里他们没有碰过面,但对于星际通缉的恶徒安迷修都记得一清二楚,他会在遇到对方之后行使自己自由骑士的权力,将对方打败送进警局。

今天的任务依旧是与对手道早安,安迷修跟着卡米尔走向餐厅的时候在心里想,这个系统莫名地固执。

他到达餐厅以后发现帕洛斯他们早就到了,正坐在餐桌旁等待他的到来,雷狮坐在主位,帕洛斯坐在雷狮右手边,正似笑非笑地端详着他,佩利坐在帕洛斯身旁十分兴奋的样子,一脸的跃跃欲试。

卡米尔把安迷修带到餐厅后坐回了他原来的位置,双手放在膝盖上。

“早安,安迷修。”雷狮看着他,笑着说道。

安迷修的眼珠颤了颤。雷狮给他摆了一把梯子,他完全可以顺着梯子爬下来,不会损失他任何东西,还可以成功完成任务。但面对雷狮嘲弄的笑容,安迷修抿紧了嘴唇,一个字都没说。

“自由骑士都像你这么死脑筋吗?”雷狮摆了摆手,卡米尔等人看到了便开始低头吃饭,没再分一个眼神给安迷修,这让站在餐厅门口的安迷修稍微不那么尴尬。餐厅里传来细微的咀嚼声和餐具碰撞的声响,雷狮没动面前的早餐,始终抬着头,似乎是在等安迷修的回答。

“这是原则问题。”许久之后,安迷修这样说道。

这句话像是一个开关,触动了餐厅里紧张的气氛。卡米尔等人停住了用餐的动作,安迷修看到那个名叫帕洛斯的少年正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他,橙红色的眼珠里是不易察觉的恶毒。

海盗们首先想要消灭掉的是缠人的星际警察,其次就是多管闲事的自由骑士。安迷修在众多星际海盗的黑名单上都排的上名号,甚至在某些黑名单中位列榜首,他越强大,越正直,想除掉他的人就越多。

这间餐厅里的所有人都深刻地明白这一点。

“看来想让你跟我合作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雷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安迷修没有回答,但他坚定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雷狮遗憾地摇头,“我们好歹也认识了十年,你不同意我也不会多为难你。”雷狮嘴角的笑片刻未减,安迷修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却看到对方转头对帕洛斯吩咐,“把我们的骑士大人再请回杂货间吧,看他能为自己的正义坚持多久。”

安迷修丝毫未表露出畏惧,转身跟着帕洛斯离开了。

 

tbc.

 

评论(5)
热度(78)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