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安】请相信真的是系统在逼我! 01

 

 你知道安迷修为什么那么出色却没有女性喜欢吗?告诉你,因为他总是拒绝系统提出的‘与对手互道早安’的命令。而今天,是系统升级的日子。

 

* 无脑文所以随时都有可能会坑

* 原著除凹凸大赛外有元力的星际背景

 

安迷修与雷狮相识于十年前,他的师父要到雷王星的宫殿中处理一件紧急的要事,于是他们在雷王星停留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当时在星际中有一个由众人自发组建的组织,正名为‘自由骑士’,他们有的是曾经归于某个国家却最终厌倦了贪婪荒淫的国王的正规骑士,有的是怀揣正义理想希望拯救光明、经历过基本教育和培训的普通人,这个组织不依附于任何国家,不需要为任何一个国王服务,他们服务的对象是深埋在星际中,正在忍受着生活磨难以及创世神施加的痛苦折磨中的人民。因不收取酬劳,自由骑士大多数生活贫苦,因此被外界称作为流浪骑士。

安迷修就是流浪骑士的成员之一,他追随他的师父已经五个年头了。

这天他依旧在雷王星富足的街道上闲逛,没有师父的命令他无法单独驾驭飞船回到太空,只好在这个陌生的星球尝试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不过惊奇的是,一般发展飞速的星球都会有十分恶劣的两极差,富人奴役穷人,掌权者支配无权者,中心城区林立的高等建筑和星球边缘破败的土坯房,这几乎是安迷修在之前几个星球中最常见的事情。雷王星与之不同,这里的民众生活十分富足,即便依旧有不平等的情况出现,但没有人抱怨,所有的人都面带笑容地与陌生的他打招呼。街道上甚至没有一个乞丐。

安迷修第十天走在这条通往城堡的主干道上,经过叫卖的店家,心情愉悦地享受头顶的阳光。

直到他在街上遇到了雷狮。

雷王宫对王族成员没有很严格的禁足要求,这也是安迷修后来才知道的,在了解这些之前他并不认为逛街也能碰到雷王星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三太子。而且他还和对方吵了一架,只是因为雷狮比较喜欢的一个姑娘一直想要和安迷修聊天。

贵族王子的霸道和不讲理在雷狮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纵然雷王星是个平和自由的国度,但不代表其中的每个人都善解人意,其中的恶不过是隐瞒在华丽的谎言外衣之下。雷狮是个相当诚恳的孩子,从性格来讲的确如此,他比善于伪装对外界始终友好谦和的两位兄长不同,他不屑于用欺骗来赢得权力,因此耿直地有些让人讨厌。

“你不能对他笑!”当时雷狮大概也就只有四岁,比安迷修小上五岁的样子,身高只到安迷修的肩膀,但他嚣张的气势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觑。他抓着一名女孩的肩膀,把人塞到自己身后,抿着嘴唇愤怒地看向站在他面前的安迷修,话却是对他身后的姑娘说的,“这个人这么丑,你竟然还喜欢他?”

安迷修在这样毫无道理的指责中愣了一秒。

他长得丑?说真的,安迷修从出生能听懂语言以后就没听人挑剔过他的长相。因此他奇怪地挑起一边的眉毛,对着雷狮的眼睛,十分耐心地解释,“我和这位小姐——”

“闭嘴,本殿下要你说话了吗!”雷狮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用力咆哮。

安迷修怔了怔,一是因为对方波动剧烈的态度,一是因为雷狮使用的自称。

本殿下。

安迷修向后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抱歉,没有认出您的身份是在下的失礼。”纵然对雷狮并无好感,但安迷修还是礼貌地执行了普通民众参加贵族应有的礼节。他行过礼后抬起头,视线固执地盯着雷狮,“让一位漂亮可爱的女士哭泣,大概不是王族的风度吧。”他微微压低下巴以看清雷狮的眼睛,声线平淡地说道。

“哦?”被头一次数落的三太子怒极反笑,松开了女孩的胳膊,转过身用正对的方向面朝着安迷修。“这是我的国家,我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

“恕在下直言,您这样的行径不是一位合格的殿下应有的。”

雷狮一环胸,轻蔑地抬起他精致的下巴,“本殿下的行为用得着你来评断吗?”他气焰嚣张地说道,随即眯起双眼,“像你这种丑八怪走在街上才是不合理的行径吧!”

第二次被说丑。

安迷修也不过是个九岁的孩子,虽然他和师父在太空中游历了近五年时间,但孩童的思想毕竟没有成年人那么成熟。安迷修做得已经够好了,错在雷狮对他的不断挑衅。

“我丑?”安迷修抿着嘴唇愤怒地问道。

“你难道不照镜子吗?”雷狮嘲讽地笑道,将纨绔子弟的风貌展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那双眼睛,丑,太丑了!”

安迷修当时并不知道雷狮口中的‘丑’和他所理解的‘丑’并不太一样,小孩子的表述能力总是有限,不能完整叙述出自己内心的想法,不过就算有能力来叙述,恐怕雷狮也不屑于和他讨厌的人讲那么多话。

于是两个人在街上在争辩了一阵后终于打了起来。先动手的自然也是雷狮。

从那以后雷王星三太子似乎是找到了乐子,每天学完功课就从宫殿里跑出来在大街上寻找安迷修的身影,见到了就冲上去一阵冷嘲热讽。其实安迷修完全可以躲在旅店里不出门,雷狮虽然贵为太子,但在国王逝世之前他们这些太子都没什么实质性权力,自然不能动用士兵去搜索一个没犯法的普通人,安迷修不知道这点,然而即便他知道了也不会躲在屋子里,他认为勇于迎接困难也是骑士必须要做的守则之一。

两个人都没长大,脾气倔强且相冲,他们每天在街上相遇,甚至到最后他们不约而同地选定了一处僻静的地点作为两人‘战斗’场所,谁都不肯低头认输。战斗内容无非是争辩和打架,往往道理雷狮讲不过安迷修,打架安迷修稍逊色雷狮,谁都占不到便宜。

两个月之后,安迷修在天刚蒙蒙亮的清晨被师父叫醒踏上了又一次的旅程,他在离开雷王星之前还想着他与雷狮的较量尚未分出结果,等飞船离开地面冲破大气层驶入星系之中时,他就把雷王星上的一切都抛到了脑后。

孩子嘛,记忆总会被新鲜事物轻而易举地覆盖。

至于雷狮几乎将整个雷王星都翻遍了才从旅店老板口中得知安迷修已经离开雷王星的消息这件事,安迷修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在星际航行过程中安迷修和师父遭遇了几次凶恶的险情,他们所驾驶的飞船是比较老旧的型号,无法预测随时有可能出现的聚变反应。安迷修在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后和师父连带飞船坠落在一个杳无人烟的星球上,这个星球覆盖了大面积的磁场,安迷修从全身皮肤的瘙痒中清醒过来,在他睁开眼睛的当刻便听到一声清脆的电子鸣声,像是启动了什么机器所发出的声音。

他支起胳膊从皲裂的土地上爬起来,听到第二道声音。

‘系统启动,将为您匹配合适的任务目标’安迷修听到身边有人这样说道,他飞快地看了看四周,并未看到除了他师父以外的任何人,而他的师父仍在昏迷中尚未醒来。

安迷修艰难地站起身,顾不得可能是他脑子出了问题这样的猜测,跌跌撞撞地走到师父身边坐下来为他检查身体。两分钟后,安迷修疲惫地瘫坐在地上,确定他师父除了手臂的骨头断裂后并无更严重的伤害。

‘今日任务,请协助身边昏迷的人进水’

安迷修喘息的动作顿了顿,不由地屏住了呼吸。他把耳朵用双手堵住,在原地呆坐了十分钟,再一次听到一道清冷的男音,‘今日任务,请协助身边昏迷的人进水,任务要求将不再提示’。声音并没有因为安迷修捂着耳朵的动作有丝毫的减弱。这个九岁的孩子发了会儿怔,也不害怕,艰难地站起身走向飞船,从报废的船体中拉出急救箱,顺便抽了瓶水。

他先是为师父进行了简单救治,在固定好对方摔坏的胳膊后安迷修想起了刚才他听到的声音。

身边昏迷的人,他身边只有师父一个人。协助喝水?安迷修只感觉好奇,他将师父小心地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单薄的肩膀上,拧开瓶盖将水递到他唇边。昏迷的人不会自己喝水,安迷修又从急救箱里翻出纱布,浸湿后塞进师父的嘴唇里,有少量的水滑进口腔。如此反复数次,安迷修再次听到了脑袋里的声音。

‘任务达成,成就奖励为治愈,请选择治愈对象,或保留治愈功能,保留时间为一年’

安迷修举着纱布的手顿在空中,他张开嘴唇,又觉得自说自话很傻,于是同样在脑袋里作回复,‘治愈我怀里的这个人’。

他只是抱着新鲜好奇的心态去尝试,但之后惊奇地发现他的师父慢慢拧起眉头,睁开眼睛。

“师父!”安迷修激动地叫道。

“嗯……”男人坐起身,注意到手臂上的木板。“嗯?安迷修,这是什么?”他举起手向安迷修示意。

被询问的男孩张大了嘴,他师父那条被折断的胳膊,真的痊愈了!

 

事后安迷修把这件事讲给师父听,他师父皱着眉和他研究了几天,发现系统颁布的任务都是以正义为方向的善事,所给予的惩罚不会危及生命,获得的奖励完全随机,但却都很实用。因此他们也就没再注意这个系统了。

直到有一天,系统对安迷修的任务是‘与对手互道早安’,安迷修几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和被他揍过的人说早安,但任务并未完成,并且惩罚一直在持续,‘今日任务失败,失败惩罚为剥夺女性对其宠爱特权’,最开始安迷修没明白这个惩罚的意思,然而被无数个女性用恶心帅来形容过一周时间后,他再蠢也明白了。

于是寻找对手变成了安迷修的另一件要事。

偶然想起雷狮也是因为他听到了有关雷王星国王逝世的消息,抱着尝试一下的念头,安迷修在与师父道别后独自来到了雷王星。

那年安迷修十岁。

安迷修在雷王星的街道上等了大概一周时间,才再次看到雷狮,不过雷狮身边跟着另一名黑发的男孩,十分乖巧的模样,一只帽子将他的眼睛尽数遮挡住了。

安迷修急匆匆地跑过去。

“早安!”他说道。

雷狮在看到他时明显露出一副惊愕的表情,转而又消失了。他噙着一成不变的恶质的笑,牵着身边男孩的手,“你在发什么疯安迷修?”

很惊讶雷狮还记得他的名字,但更惊讶的是许久未有过波动的系统再次发出了声音。

‘今日任务进步完成一半,等待对方回应’

安迷修怔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个任务是互道早安。

他欣喜地瞪大了眼睛,胜利就在眼前,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冲上前去捏住雷狮的肩膀,那时雷狮比他矮,他还能轻而易举尝试这个动作。

“快,对我说早安!”安迷修焦急地说道。

“哈?”雷狮愣了一下,之后拍开安迷修的手,上下打量他一番后噙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安迷修,你脑子坏掉了吧。”他嘲笑着,接着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招,但是你想要我做的,我绝对不可能做。”

“你!”安迷修从未见过这么可恶的人,他气急,指着雷狮,却一句脏话都骂不出来。

雷狮回以他的,依旧是不屑的嗤笑。

两个人不可避免地大打了一架。

在这之后安迷修决定了,宁肯接受惩罚,也绝不向恶势齤力低头。因此他再次离开了雷王星,开始了独自一人的骑士征途。

 

这个未完成的任务持续到了九年后的今天,这时安迷修早就习惯了被女性忽视的生活状态。

然而今天早上当他睁开眼醒来时,却再次听到了十年前类似于系统启动的声响。

‘系统升级成功,任务标准匹配成功,今日任务,请与对手道早安,任务完成奖励,恢复正常人际状态,任务失败惩罚,将传送至目标身边强制执行随机任务’

安迷修躺在旅馆的床上,十分钟也没能消化完这次的任务内容。

 

tbc.

 

评论(2)
热度(88)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