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祖雷】闭嘴,吻我

* 性转祖玛,原性别雷德,原著背景

 

“嘿嘿,抱歉啦,谁让我家老大今天好不容易可以尽兴了呢。”雷德从高台上跳下来,一脚踩爆一只裁判球,对不远处盯着自己显示警告字样的另一只裁判球不怀好意地笑,然后动作迅猛地冲过去,但他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揪对方的耳朵,就被突然出现在眼前、径直将裁判球捅个对穿的一柄利剑吓得向后趔趄两步,一屁股栽坐在地上。

面前的大剑分外熟悉,雷德吞了口口水,透过电子目镜看向身前的人,从那双笔直的长腿向上,经过骨节分明交叠在一起按在剑柄上的双手,掠过开襟露出结实胸肌的上身,最后落在那张英俊却冰冷的脸上。

“祖玛!”雷德欣喜地叫着,脸上泛起一片潮红。三天前蒙特祖玛因某些无聊的任务暂时离开了他们,这让雷德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他们是整整三天没有见面。

对雷德激动兴奋的行径照例无视,蒙特祖玛抬起头,头盔之下的双眉稍稍拧住。

雷德顺着祖玛的视线看过去,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的担心,解释道,“已经两个小时了,不知道嘉德罗斯大人说了什么,这次格瑞也相当激动。”他简单把事情经过描述一番,之后转过身兴奋地张开双臂想要拥抱这个许久未见的人,“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因为祖玛回来啦!”

他扑上去,再一次被祖玛用剑柄抵着肩膀推开几步。

“离我远点。”清冷的男音格外禁欲,却有种说不出的动听。蒙特祖玛扭过头瞥了雷德一眼,张开嘴唇,“白痴。”

雷德瞬时抿住嘴唇鼓起脸,“祖玛总是说我白痴,我可是大赛前——”

“闭嘴。”

雷德的话被再次毫不留情地打断了。

 

等一切平息后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蒙特祖玛单手持着长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仰头始终注视着战局,并且留意周边参赛者的变动,雷德站在祖玛身边,最开始和他一同观看嘉德罗斯与格瑞难得持久的战争,但半个小时后他就把目光转向了身边的祖玛,在脑子里不断翻涌参加凹凸大赛之前他所见到的那双碧绿色的眼睛。

多可惜啊,那么漂亮的眼睛就这样被头盔挡住了,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战斗装备,真是一点美感都没有。

他一边吐槽一边欣赏祖玛的侧脸,就这样度过了自家老大的整场打斗。

等嘉德罗斯落到身前五米远的距离是雷德才反应过来,面色稍微正经了一些,视线在嘉德罗斯身上转了一圈,在确保对方没有出现任何伤痕后才将目光投向与他们对立而站的格瑞。

“嘉德罗斯,别再这么幼稚了。”格瑞收起烈斩,他的声音和他的眼神一样冰冷。

嘉德罗斯哼笑一声。

“如果你想保住那只虫子的话,就尽力来打倒我,否则我可不敢保证哪天等我手痒了就会去除掉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

雷德这回终于知道格瑞今天为什么兴致高昂了,原来是自家老大差点端了敌方的老巢。雷德啧了一声,摇摇头。格瑞不管再怎么强大也始终不过是个人类,只要是人类就会有感情,而感情就是弱点,嘉德罗斯大人却不会顾及这些东西。所以格瑞的答案用屁股想都知道。

“别动他!”果然,站在对面的格瑞压低嗓音以一种十分暴怒的声调说道。

嘉德罗斯把神通棍搭在肩上,轻蔑地一笑,“那就看你的表现了,格瑞。”

真是坏透了嘉德罗斯大人。雷德舔舔嘴唇,心里有种莫可名状的激动,既是因为嘉德罗斯也是因为格瑞。他偷瞄了眼身边的祖玛,心想如果以后有人这样以祖玛来威胁他,假如这种情况发生,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接下挑战。为祖玛而战是他毕生的梦想!

或许是雷德的视线太过强烈,在他身边的蒙特祖玛终于回过头。

他刚看到雷德下半张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也只有可能是你作为人质,我被威胁。”他很少说这么长的句子。

雷德惊奇地瞪大眼睛。他根本不在乎谁做人质谁被威胁,反正在他的思想里,只要把他和祖玛连在一起就足够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但他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如果我被作为人质的话,那祖玛会怎么办?”

“你有这么没用吗。”

“如果,如果,只是做个假设!”雷德兴致冲冲地追问。

“……”蒙特祖玛没有回复。但从他脸上的表情不难看出他的回答。大概就是‘如果你那么没用就被砍掉算了’。

然而即便如此雷德还是十分高兴,他甚至想扑过去一把抱住身边的人,不过手脚颤动几次后还是乖乖立住了自己,肌肉在理智和欲望的挣扎间变得有些僵硬,使他站立的姿态都变得有几分扭曲了。

“祖玛好帅!”他最终还是没有压制住内心汹涌澎湃的激情,高举双手叫道。

蒙特祖玛这次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径自走上前到嘉德罗斯身边,压低的声音中带有几分柔和。

“嘉德罗斯大人,我们要去哪儿?”

雷德早就习惯了祖玛的态度,因此也没有失落,快速追上去。他看到嘉德罗斯转手收起自己的元力武器,声音有几分不易让人察觉的阴鹜。

“去修复武器。”

 

虽然是三个人共同行动,但其实嘉德罗斯更喜欢独处,于是在赤焰山等待武器修复的时候雷德与蒙特祖玛只是在山脚等待。

修复时间对总是在不断砍人积分的参赛者来说算得上十分漫长,蒙特祖玛坐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面,雷德就站在他旁边一刻不停歇地说话。

他讲了许多,从凹凸大赛之前到凹凸大赛之后,从参赛者到裁判球,从创世神到七神使,从裁判长丹尼尔到已经被回收的可怜人,甚至从人类讲到凹凸星球上的各种怪物,他絮絮叨叨地从天亮讲到天黑,又从夜晚讲到黎明,他只需要很少的睡眠,所以也不感觉累。

蒙特祖玛不知道是早就习惯了还是根本没听,始终坐在岩石上面略微抬头看向远处山峰与天际相连接的那条曲折的线。两人以诡异的模式相处了两天后,终于破功于雷德的一个请求中。

“祖玛,能让我再看看你的眼睛吗?”

那时正是黎明,远处的天空已经亮起来了,但由于山峰的存在所以暂时看不到朝阳。蒙特祖玛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扭过头,雷德充满期待地看着他,抿在一起的嘴唇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傻兮兮的微笑。

“不行。”蒙特祖玛干脆利索地拒绝了。

“我知道你有发过誓,不赢得比赛就永远不脱下这套服装,但是,这里也没有别人,我只看一眼,就一秒钟。”

“是辅佐嘉德罗斯大人赢得比赛。”蒙特祖玛冷淡地纠正了雷德话里的错误,之后拒绝,“不行。”

“我也让你看我的——”

“没兴趣。”

“我——”

“再说话就滚远点。”祖玛冷下嗓音,虽然他声音里一直没什么感情,但雷德还是听出他有点生气了。于是他乖乖闭上嘴,挨着对方坐下来。

蒙特祖玛没有躲开他。

 

再一天后,雷狮海盗团出现在赤焰山,一场战争无可避免。

雷德在独自面对卡米尔和佩利的攻击时还要不断分心去查看远处祖玛的战况,帕洛斯是雷狮海盗团中最狡猾的家伙,不屑于耍花招的祖玛很有可能会在对方手里吃亏。但他这边实在抽不开身,又要担心没有武器的嘉德罗斯,应付地十分吃力。

不多时,从赤焰山山顶传来一阵暴怒的雷鸣声,山脚众人的动作皆凝固住了,大家均抬头向上看去,决定这场战斗胜负的关键就在他们头上。

然而在这群人中,只有两个人的关注点不在上方。

一个是帕洛斯,他习惯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时机将对手置于死地以获得利益,一个是雷德,他的视线永远会在第一时间先去寻找蒙特祖玛的身影。

因此雷德看到帕洛斯指使暗黑使者偷袭蒙特祖玛后背的动作。

如果以后询问雷德当时的想法,估计他会说愤怒,担心之类的词语。但当时他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空白,或者说是身体切断了累赘的思想和理智,下意识地冲过去想要保护祖玛的背后。

但正如祖玛所说,即便有如果,被作为人质的也只可能是雷德,不是他。

当时雷德已经冲到了祖玛后背,距离暗黑使者手中尖锐的匕首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在暗黑使者迅疾的动作中甚至不需要一秒钟的时间就足以把匕首整个都扎进雷德胸膛。蒙特祖玛转身,时间在他眼中变成了慢镜头,他抬起腿一脚把雷德踹到一旁,大剑横扫将面前的暗黑使者拦腰斩断。

被踹到石头上的雷德翻了个跟头摔出去十米,狠狠撞在山壁上才卸掉了所有惯性。

蒙特祖玛抿住嘴唇,猛地扭头看向左方的帕洛斯,手中长剑握紧。

‘轰!’

这时惊雷再响,蒙特祖玛顾不得刚才想要偷袭他的帕洛斯,抬头向上看去。只见一身紫雷缭绕的雷狮海盗团首领携带着冷凝的气场落在众人之间。他嘴角有几分张狂的笑意,扫视一圈后将视线落在蒙特祖玛身上,哼笑一声。

“我们走。”

雷狮海盗团来得快去得也快。

雷德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站起来,就看到蒙特祖玛在雷狮等人离开后迅速跃上了峰顶。他揉揉摔麻木的屁股,也十分担心嘉德罗斯的状况,跟着祖玛身后攀了上去。

好在他们的老大并没有受到伤害,只是原本快到修复成功的元力武器变得更加破败,对方那双金黄色的眼睛里沉淀着冰凉的愤怒,他磨着牙,恶狠狠地看向雷狮海盗团离开的方向,“这个渣滓!”

雷德注意到他家老大愤怒中逼人的杀意。

蒙特祖玛和雷德再次被赶下山静待武器修复,而嘉德罗斯离开了赤焰山不知道是不是去找雷狮算账去了。

空气一时间有些静默。

雷德破天荒坐得离祖玛有五米远,而且一整天都抿着嘴唇不发一语,只时不时扭头打量对方一眼,又立刻收回去。反观蒙特祖玛和平日别无两样,依旧是盘腿坐在岩石上面,大剑横搭着膝盖,双手叠在剑上。

虽然和以前一样,但雷德十分明确地意识到蒙特祖玛在生气,并且和以往对他的不耐烦般的生气有着本质的不同。他有点胆怯,因为对方周身冰凉冷酷的压力。

几个小时后,雷德终于没忍住,一点点蹭到了祖玛所坐的那块岩石下面。

“祖玛?”他仰头叫道,带着几分讨好,“我错了。”

出乎意料的是蒙特祖玛立刻扭过头看向他,语调冰冷地质询,“哪儿错了。”

雷德愣了一会儿。

他只是觉得应该道歉,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不想清楚就别和我说话。”蒙特祖玛转回头重新看向远处,一点宽恕的姿态都没有。

雷德委屈地扁了扁嘴,开始盘腿掰着手指头用排除法。

他怕自己会不小心错过正确答案,所以把他能想到的错误全都一一列举出来。蒙特祖玛似是一座坚冰雕刻的人像,面无表情地听雷德在他旁边瞎扯。

两个小时后,就在雷德把十年前他偷吃了祖玛一颗草莓的事情都揪出来以后突然被从岩石上一跃而下的祖玛揪住了衣领。

雷德怔了一秒,紧接着被电子目镜挡住的双眼猛地亮起来,“原来祖玛是在生气这件事啊!早知道我就——”

“闭嘴!”蒙特祖玛加重了语气。雷德几乎是瞬间就闭上了嘴。

“你还是什么都不懂!”蒙特祖玛噙着冷硬的音调,抬起右手在雷德耳侧一按,随即扯下他佩戴了几年的电子目镜,用力掷在远处的岩石上。

雷德听到一声电子的悲鸣,知道是目镜被摔坏了。

多年未被空气直接覆盖的虹膜不由地泛起一阵水雾,他就透过这层干净的雾气看到蒙特祖玛也扯下了头上的头盔,露出那两只冷酷的、却不如他以前所看到的那般平静漠然反而充满怒气的、碧绿的眼睛。

雷德瞪大了双眼。

“祖玛……”

“你以为你是谁。”蒙特祖玛用力揪着雷德的衣领,一字一顿,充满冰冷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替我挡身后那一刀。”

雷德的眼珠颤了颤。

“不,祖玛,我不是不尊重你,我知道你很强,但是我根本控制不住……”

“我,让,你,闭,嘴。”蒙特祖玛加重语气又重复了一遍。

雷德动了动嘴唇,吞下了所有想说的话。

“你打算用什么帮我。用你的心脏去挡那把刀吗。”蒙特祖玛将对方拽近了几分,每一个质问的尾音都犹如一柄淬毒的匕首,带着毫不留情的果断扎进雷德的身体里。他看到对方不断闪烁的酒红色眼珠,又看到对方因为不敢说话而一直嚅动的嘴唇,手下用力将雷德拽到离他最近的距离。

他们的鼻尖几乎只隔着一层单薄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空气,他们能闻到彼此之间的气味,也能感受到对方呼在自己脸上的吐息。

雷德颤抖着睫毛,一眨不眨地盯着祖玛的眼睛。

他在那块翡翠般的眼珠里看到了他自己,和他们初遇时一模一样。

原来十几年的时间什么都没改变。

雷德松了口气,他长久以来始终害怕着的事情在这样的对视中烟消云散。

他明白了,其实祖玛也在注视着他。

“我,一直很喜欢祖玛。”雷德将张开嘴唇又闭上,闭上嘴唇又张开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几个来回,才轻声说道,“但是我知道祖玛喜欢嘉德罗斯大人。”

“我不想干涉你的心情,不过我总想着,如果你的喜欢,能稍微分一点给我就好了。”

“但就算没有也没关系,我可以一直看着你,这样你至少就一直都在我眼睛里面了。”

“可是我今天发现,你也在看着我。”

“祖玛,我会越来越贪婪的。”

“就算是改造人,心脏却也是人类的心脏,有感情也有弱点,所以我知道我赢不了。”

“所以祖玛,原谅我,我之所以想为你去挡那把匕首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我喜欢祖玛。”

蒙特祖玛依旧拽着雷德的衣领,他始终冷着脸。

“说完了?”

“……嗯……”

“闭上你的嘴。”祖玛说道,“我现在不想听到你说话。”

雷德缓慢地眨了下眼睛,心脏有点细微的疼痛,是在他作为改造人诞生后首次尝到的疼痛的感觉。不是那么令人讨厌,却让他有点难以呼吸。

或许是呼吸系统在刚才的打斗过程中损坏了吧,稍后要自检一下。雷德深吸了一大口气,垂下眼皮的同时也垂下了头。

然而下一秒蒙特祖玛就掐着他脸颊把他的脑袋又抬了起来。

雷德看到那双绿色的眼珠里有很多情绪依次闪过,它们跑得都太快,因此他什么都没看清。

但他记得祖玛的要求——闭嘴。

于是他牢牢抿紧了自己的嘴唇。

大约两分钟后,祖玛的眼神恢复了平静,那里又变成了一潭深邃的静水,泛着月光的清冷。

“我没有允许你张嘴的时候,不许说话。”

雷德眨了眨眼睛。

“听到没有?”

“嗯……”雷德盯着祖玛看了一会儿,迟疑地应道。

“好。”蒙特祖玛松开了手,向后退出两步。“现在,走过来,吻我。”

“……!?”雷德猛地睁大了眼睛。

“你不是想要我把喜欢分一点给你吗。”蒙特祖玛依旧面无表情,声音也沉着冷淡,然而他今天说了太多太多的话。“那就自己走过来。”他又重复了一遍。

雷德不由地挪动了脚步。他的脑子现在还是一片空白,只是条件反射地按照祖玛的命令去执行。

但当他走近了,站到了祖玛身前,透过橙红色的夕阳再次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一切。

他看到了祖玛的眼睛,也从祖玛的眼睛里看到了他自己。他以为祖玛只是也在看着他罢了,他没想到,也没敢想,其实,祖玛只是在看着他。

蒙特祖玛,其实只是在看着雷德,只看他一个人。

正如他,只是在看着蒙特祖玛一样。

 

End.

 

评论(22)
热度(301)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