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13

前文整理处

 

Chapter  13

*  本章有少量银帕请注意——我自暴自弃了,甚至在想要不要把标题的雷帕改成all帕为后文做铺垫……虽然结局还是雷帕……但我超爱过程np结局1v1 ///

 

帕洛斯因心虚和恐惧甚至没敢回头,就仿佛他一时不回头身后的雷狮就一时不会生气似的,但他明确感觉到压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掌的重量,带着一股尖锐的寒气和恼火,像山一样压在他左肩,以至于让他有种自己肩膀即将被压碎的错觉。

他只僵硬了一秒钟,紧接着飞快反应过来朝对面看向他们的银爵使眼色。虽然一般没有心灵感应的陌生人根本不会知道对方眼神的含义,不过银爵轻而易举地破解了帕洛斯脸上的表情。

甚至那连破解都算不上,因为帕洛斯脸上的惊恐和胆怯十分明显。

银爵抬头看向来者,那是一个相当出色的男人,无论从除脾气以外的各种方面来评断都会得出这样的信息,之所以认定他脾气不好,银爵是从帕洛斯的表情推理出来的,他不认为除了暴虐的野兽以外谁还能让这只狡猾的狐狸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想到这里他微微牵动唇角露出一个看上去很怪异的笑容,“你好,我是银,是垂耳帕的录音同伴。”

帕洛斯在这样的自我介绍中怔了怔,因为就在刚才雷狮没有出现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短暂地进行了自我介绍,其中自然包括了在三次元的真实姓名,这没有什么好保留的,帕洛斯相信银爵肯定也已经通过凯莉知道了他的基本信息。但银爵现在还这样称呼他——帕洛斯缓了缓自己焦虑的脑神经,这才明白之所以如此说是为了避开他们之间基本的暧昧嫌疑,至少避开了大部分。

帕洛斯对坐在他对面的银爵投以感谢的目光,他平日里都十分吝啬自己的感激,但在雷狮面前他总会变得神经敏感思想脆弱,仿佛所有能暂时将他带出魔爪的都是救世主。

雷狮生气的后果很严重,真的很严重。而他会很倒霉,只有他会倒霉。

帕洛斯松了口气,与此同时雷狮压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稍微收敛了些力道,但他仍旧没有松手,将帕洛斯肩膀死死抓住的举动就好像是在帕洛斯的脖子上或脚踝上套了一只连接链条的项圈,以彰显他的主人地位。

帕洛斯不敢抗议,只好尴尬地坐在座位里任由银爵看不透的视线在他脸上逡巡了好几圈。

“银?”雷狮笑道,眼睛看着银爵,却捏了捏帕洛斯的肩膀,明显后半句是在问他,“第一次见面?”

“呃?啊,是的。”帕洛斯飞快地点点头。

“录音同伴?算是网友?”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这就是你推了我的约会的理由?”雷狮这次笑出了声。

帕洛斯打了个哆嗦。

没错,这就是他之所以如此害怕雷狮出现的原因,不仅仅是雷狮本人的影响力,还是因为他今天早上用‘我有点事情要办’这种敷衍的借口,拒绝了雷狮表面邀请实则逼迫他去一起吃午餐的周末安排。

他十分小心地选择了最不起眼最不上档次的咖啡店和银爵见面,没想到还是被雷狮抓了个现行。这就好像雷狮在他身上安装了一个GPS一样……

想到这儿帕洛斯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哆嗦,心想如果这个人是雷狮的话倒很有可能,他回去要让凯莉帮忙分析一下。

然而他在脑袋里掠过这个想法,就感觉雷狮俯下身凑到他耳朵旁边,以只有他能听清的微弱语音说道,“不用猜了,我给你的那块手表里有定位芯片,但我不希望哪天看不到定位的信息,明白吗?”他语气里充满了冰冷的威胁。

帕洛斯打了个哆嗦,扯出一个快要哭出来的微笑艰难地点点头。

这是前两周的事情,说是为了庆祝他们的情景剧获得了冠军,因此雷狮蛮不讲理地把一块手表套在了他手腕上,并且捏着他的胳膊似笑非笑地询问,‘你应该不会想把它摘下来吧?我的礼物?’

对此帕洛斯除了摇头说不会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让雷狮环绕周身不稳定的冷凝的气场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拍拍帕洛斯的肩,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呃,一些,关于录音的问题……”

“需要很长时间吗?”雷狮和善地询问,右手却捏了捏帕洛斯的肩膀。

“不,不需要,一小会儿就好。”

“很好,那我在咖啡店门口等你,认识我的车吧,出来后上车。”说罢雷狮也没给帕洛斯太多难堪,看了眼从最开始自我介绍后就再没说过一句话的银爵,满含深意地对他笑了笑,“下次见。”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帕洛斯又屏息憋了一会儿,直到听见咖啡店门开启又闭合的声音后才垂下肩膀舒了口气。

他发现自己的手心里都是汗。

“你很怕刚才的人?”对面的银爵突然问道。

帕洛斯抬起眼皮,尴尬之中有些恼火。站在礼貌的角度上,这种问题就算是看出来了也不应该如此唐突地问出口,银爵那么聪明,这么问是真的想知道他和雷狮的关系。

但帕洛斯不打算多说。

“不好意思,今天看来没有时间和你——”

“你想对付的就是他?”银爵冷静地打断他的话。

帕洛斯愣了一秒,紧接着下意识转头去看四周,直到他将周边都确定了没有雷狮的存在后才前倾身子,双手压在桌沿上拧着眉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难道你要求和我见面的原因不是这个吗?”

帕洛斯认真地注视着对面的男人,差不多有一分钟。之后他神色凝重起来。

“星月和你说什么了?”

“她什么都没说。”

帕洛斯倒抽口冷气,他把身体向后挪了挪,整个后背都贴在椅背上,安静地看着桌子另一端的银爵。他了解凯莉的性格,这种事情她不会轻易告诉外人,银爵没有说谎,那么就是他自己猜出来的?

帕洛斯感到不可思议,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踩进了一个无底深潭,他就在边缘游晃,稍微不留神就会被深潭吞噬,那时候谁都救不了他,甚至他会把救他的人一同拽下去。

银爵不是他能招惹甚至利用的角色。

帕洛斯意识到这一点,果断放弃了原计划。他站起身,眼睛始终看着对方。

“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说着他就要转走离开。

“我可以帮你。”银爵对帕洛斯的反悔不知是毫无察觉还是根本不在意,他双手交握搭在叠起来的膝盖上,面无表情像是在进行一场商家的交易,“当然我不是慈善家,不会免费给你帮助,但这只需要你付出很少的代价。”

银爵的后半句话让帕洛斯犹豫了。

如果银爵说的是出于伙伴的帮忙或是完全免费的协助,他一定头也不回地离开并且以后不会和这个人再有联系,他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善人,天底下也没有免费的午餐。然而银爵的交换条件却打消了他一部分顾虑。

只要有交易,就值得信一信。

帕洛斯转回身,他看到银爵脸上依旧是冰冷和漠然,似乎并不会因为他的回答而改变他的心情。他们的相遇只是彼此生命中一段小到不能再小的插曲罢了。

赌一把吗帕洛斯?

他在心里盘算,银爵在椅子里并不着急地等待他的回复。

最终对雷狮的恐惧及对自由的渴望战胜了一切,帕洛斯压住桌子,没有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银爵。

“你的条件?”

“很简单。”对方并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继续平静地叙述,“之前我也说过,我在录音方面遇到了瓶颈,需要你的帮忙。”

帕洛斯提在半空中的心又稍微往下落了几分。银爵说得没错,他最近接手的作品明显变少了很多,而且凯莉以前也对他说过银爵想要就作品问题约他见面,只不过以前那些约见都被他拒绝了。

银爵应该没有说谎。帕洛斯如此判断。

“你需要我怎么做?”他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些为难,但我希望和你对录一段床齤戏。”

帕洛斯奇怪地挑了挑眉。这个条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简单一些。

似乎是看出了他内心所想,银爵缓缓地摇了摇头。“不是在软件上开房间对录,是面对面地录音。”

帕洛斯轻松的表情僵了僵。

在外人面前录H,说实话他之前从未尝试过,哪怕是凯莉都没享受过这种特权,帕洛斯一直认为当着别人的面录床齤戏和扒了全身的衣服没什么区别,都是又羞耻又尴尬的事情。

“呃……”

“你可以考虑一下。”银爵安抚道,“如果拒绝的话也没有关系,不过我恐怕日后就要退圈了。”

帕洛斯咽了口唾沫,隐约有种被道德威胁的感觉。但对面银爵的表情很正常,看不到丝毫的悲伤和恳求,他似乎真的只是在阐述这件事,是否退圈他并不很在乎。

“我再考虑一下。”

帕洛斯低头看了眼手表,这样说道。

 

tbc.

 

评论(28)
热度(278)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