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帕】当录H时被班长发现 12

前文整理处

* 我得警告自己脑子不好用的时候千万别码文


Chapter  12

说实话帕洛斯不愿意。雷狮之所以要和他谈恋爱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之所以没有透明化就是让彼此间别那么难堪,所以帕洛斯才会对四人依旧保持着原来的相处模式并不感到意外,他以为雷狮也理解他的想法,大家各取所需,没有实质性感情接触的必要。

但现在看来又不是他想的那回事。

帕洛斯尴尬地看着低头将视线对准他的雷狮,艰难地吞了口唾沫。

“班长……”

“嗯?”雷狮好笑地看着他。

“那个,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帕洛斯试着往后缩了缩,但他的后背已经贴上了墙壁,这个动作也只是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他看见雷狮轻松地挑了下眉毛,与此同时上课铃打响,走廊里传来教师授课的声音,通过话筒放大后的声音轻而易举地就闯进了帕洛斯的耳膜里。

上课了。他想。或许佩利看到他没在会出来找他。这个想法让他心脏一紧,不知道轻松多一些还是紧张多一些。

“哪里不对?”雷狮问。他似乎极其喜欢和帕洛斯玩猜谜游戏,他用一条胳膊阻拦了对方所有的反抗空间,稍微偏过头,看向楼道,“上课了。”他说,“不过这样我们就有一整节课的时间来探讨这个问题。”

帕洛斯试图安抚自己。

他现在不知道雷狮究竟想要的是什么,是一场真正的恋爱吗?他觉得这个想法既可怕又可笑。

他盯着雷狮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想从中看到让他猜出正确答案的提示。但他什么都没看到,只看见对方眼中逐渐堆积的不耐。

“怎么了。”雷狮低沉语气中是山雨欲来前的压抑,他掐住帕洛斯的下巴让他看向他,半垂着视线以完整地看清对方的脸色,和哪怕一丁点的表情变动。他把帕罗斯的的一切尽收眼底,这才继续开口,“不是答应和我在一起吗,亲吻只是最基本的需求吧?”

他用着询问的语气,却充满了不容抗拒的咄咄逼人。

帕洛斯被捏得很疼,不由地皱起眉。

他抬头雷狮冰凉的紫色眼珠,心中百转千回后在对方逐渐浓郁起来的恼火里悄悄松了口气。

他想他明白雷狮想要的是什么了。正如他所说,雷狮和他谈恋爱不过是想把他作为挡箭牌,虽然他不知道雷狮想让他挡什么,但他不认为雷狮真打算和他玩感情。然而即便如此,就算是演戏,雷狮也不允许有人一再违背他的命令,一次两次可以,次数多了就是对他权威的挑战。

帕洛斯眼底飞快掠过一丝无奈。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的班长这么中二?

不过帕洛斯知道了雷狮生气的缘由。

知道病因后就是对症下药。帕洛斯顺着雷狮掐着他下巴的力道抬头望着对方,那双眼里先是出现一些惊愕,紧接着是几不可察的愧疚和足以覆盖虹膜的慌乱。他动了动嘴唇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却又没胆子说的模样。他抬起手想握住雷狮的手腕,在碰到对方肌肤前一秒手掌一抖迅速收回到身侧,他的眼里满是纠结,彷徨的情绪在那片小小橙红色的土地上纷乱交错,他看着雷狮,似乎只是在看着他,又好像是透过他在思索。

终于帕洛斯的胸口短促地起伏了一下,他吸了口气,犹如英勇就义的战士一般眼神变得坚定而严肃。他伸手触碰到雷狮的胳膊,手指在接触到衬衫布料时明显地抖了抖,但紧接着便更加用力地握住了它们。他的手顺着雷狮的胳膊向上滑,最终落在对方的肩膀上。

只是亲一下。

他这样安慰自己,踮起脚凑过去。雷狮在此之前,在帕洛斯的手指碰到他胳膊的时候就松开了他的下巴,因此帕洛斯有活动的自由。他小心翼翼地移动着,速度却又很快,脸上闪现出难以寻查的不自在。

只是亲一下。

他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他和雷狮的距离在几秒钟的间隔中就缩短到了最小,他的鼻尖碰到了对方的脸颊。帕洛斯垂着眼帘,他怕雷狮看到他眼中真实的想法,因此他也没能看到对方戏谑的表情。

帕洛斯飞快地用嘴唇碰了碰雷狮的嘴角,他用力握着雷狮的肩膀以免失衡摔倒,在简单的亲吻后帕洛斯低垂的眼睫颤了颤,他迅速后退想要离开雷狮气场的范围。但他在后退的过程中受到了阻挠,一只手掌拦在了他脑后。随即帕洛斯听到一声低笑,是猎人看着狡猾的狐狸终于掉进陷阱的笑声。

帕洛斯僵住了,紧接着传递给他脑后的压力迫使他向前,他掀开眼皮露出惊愕的表情,却只来得及看到雷狮眼底的玩味 ,下一秒唇齿间便侵入了另一股陌生的味道。

帕洛斯心沉到了谷底。

他以为他看透了雷狮的想法,但其实是雷狮轻而易举看透了他,并且等待他主动落网。

帕洛斯的睫毛颤了颤,他近距离地看到了雷狮的眼睛,却从中看不到任何能够解读的信息。他这才明白这场狩猎中他从始至终都是猎物的身份。

雷狮的眼睛在笑,仿佛在说认输吧帕洛斯。

自知没有希望,那么就永远不要试图挣扎,最聪明的做法是束手就擒。帕洛斯惊愕了几秒钟后闭上了眼睛,顺从地张开嘴唇接纳雷狮的亲吻。他是第一次和男生接吻,而上一次和女生接吻还是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因此接吻的方式他早就忘了,更谈不上反客为主的技巧。随着时间的增加帕洛斯的脸色开始涨红起来,眉头也皱成了一团,他虽然不至于笨到不会用鼻子呼吸,但雷狮的强势仍让他在唇舌翻搅的过程中下意识屏息。等到最后雷狮退出他的唇齿的时候,帕洛斯已经有点站不稳了,只能依靠对方揽在他背后的胳膊勉强支撑。

“咳,班长……”帕洛斯喘了口气却险些被口水呛到,他咳嗽了几声,抬头去寻找雷狮的双眼。

但他却看到了站在雷狮身后的佩利。佩利好像站在那里很久了,脸上分不出是什么表情,没有厌恶,没有疑惑,也没有伤心欲绝,他只是安静地站在那儿,仿佛在看一场让他感到无聊的篮球比赛。

帕洛斯感到心脏猛地一沉,迅速抬头找到雷狮的眼睛,他依旧看不透其中的神色,但他在里面没有看到任何惊讶。

雷狮早就知道佩利来了。

帕洛斯有一瞬间的慌乱,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底发慌,似乎是因为佩利的表情。不过很快地佩利就抬起胳膊搔了搔后脑勺的头发,有一撮黄色的软发从他的马尾里支出来,在他的动作下左右晃了晃。

“你们在这儿啊。”他嘟囔着,脸上仍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一如平常,“老师刚才点名了,我给你们打电话没有人接,所以出来找你们。”他说道,放下手,“不过现在应该已经点完了。”

帕洛斯用力稳住自己的焦躁。

他感觉喉咙像是有团火,正在顺着他的喉管往下掉。

“你回去吧。”他看了佩利一会儿,这么说着,那团火终于落进他的胃里,开始灼烧他的五脏六腑。

“啊?”佩利似乎恢复了正常,他疑惑地歪了歪头,视线在他和雷狮之间徘徊,之后哦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转身走回教室。

帕洛斯有些胃疼。他不愿意去猜测雷狮的想法,但事实横在他面前让他不得不多想。

“就是你想的那样。”雷狮没给帕洛斯自欺欺人的机会,他压住帕洛斯的肩膀,嘴角的笑有些凉薄的冷漠。“你和佩利的关系太亲密了。”

帕洛斯全身一震,抬起眼皮试图让自己以平静的目光看向对方。“我和佩利认识二十年了。”他压住嗓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所以呢?”

所以呢?帕洛斯抿住嘴唇无言以对。你这是强盗行径!他愤怒地在心底骂。

“没错,我就是强盗。”雷狮的视线更冷了,他每次都能够轻松猜到帕洛斯所想,仿佛他有帕洛斯眼神的破译密码。“所以我的东西,别人不能碰。”

 

帕洛斯或许是一只胆怯的狐狸,喜欢绕着猎人行走,但这不意味他就会任人揉捏。他现在的确不敢明目张胆地违背雷狮的命令,只好尽量避免和佩利有过于亲密的接触,比如亲吻脸颊、拥抱、牵手,这些都是不被允许的,而这也在逐渐增长帕洛斯对雷狮的怨气和不满,也更加坚定了他和凯莉计划的利用雷狮的想法。

没有谁会一直站在生物链顶端,也没人存在不会被打倒的可能,帕洛斯在温顺的时候是只狐狸,残暴的时候是条毒蛇,你永远不能奢求毒蛇会对侵犯他领地的敌人顺从。

而网络有时候会变成捕猎的圈套。

帕洛斯在配音圈里算得上小有名气,他配过数十部广播剧,其中和他对手戏最多的是一个同样出名的配音演员,称号是‘银’,凯莉曾经说过‘银’不止一次想找帕洛斯私下聊聊寻找灵感,但都被帕洛斯以怕惹麻烦为由拒绝了。‘银’的身份在凯莉的信息库中不算秘密,是一家私人企业董事长的公子,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帕洛斯犹豫了一下,决定和‘银’见面。他不保证雷狮想要禁锢他多久,但他没打算和雷狮玩更长时间。

帕洛斯不喜欢雷狮。

 

在见面之前帕洛斯找到凯莉了解了有关‘银’的更多信息,其中包括了对方的姓名——银爵。

银爵比帕洛斯在照片上看到的更加冷漠,他脸上几乎没有表情,五官像是由大理石雕刻而成,没有丝毫的柔软度可言。他在见到帕洛斯以后微微抬起嘴唇露出一个勉强称得上是微笑的表情算作打招呼,那双银色的金属质感十分明显的眼睛里透出一股让人难以消化的隔阂。

帕洛斯深吸了口气对他友好地微笑,伪装出一副好脾气的模样,坐在他对面。

“听星月说你有事情找我?”银爵在帕洛斯坐下后招呼服务员为他点了杯黑森林拿铁,而帕洛斯则双手搭在桌子上问道。

“我找了你很多次,但都被你拒绝了。”银爵开口道。他的声音和在录音中听到的有些不同,更加低沉醇厚的嗓音让帕洛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帕洛斯毫不怀疑这样的嗓音能让一个女人或者男人在床上轻易高齤潮。

他忽然有点紧张,不知道这次把对方约出来是好是坏,但事已至此已经没有让他退步的可能了。

他清了清嗓子,咳了几下。

“之前有些忙。”他撒谎道,“学生会总是会有接连不断的活动。”他耸耸肩,尽量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帕洛斯感觉和银爵对话丝毫没有比和雷狮对话轻松多少,甚至更不自然。

“嗯。”银爵没再追问,不知道是相信了还是不打算拆穿他的谎话。

“那么你找我来想说什么?”

“帕洛斯。”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来。

帕洛斯瞬间僵住了脊背,绷紧了全身每一块肌肉,他似乎在银爵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他紧张过度的脸。他没来得及转头,雷狮的手已经搭上了他肩膀。

“这又是谁啊。”雷狮问道,声音危险。

 

tbc.


 

评论(29)
热度(299)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