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嘉金】像正常的情侣那样谈恋爱不好吗

点文第五餐 @咲く 

* 第一次对金天使出手,所以……ooc请注意

 

金在学校门口一旁的人工园林里等了一会儿才看见嘉德罗斯走进校门,他当时正坐在树荫里的休息椅上,椅子一半留在阳光下,泛着润白的光。他看向嘉德罗斯,那人今天是独自一人,身后既没有跟着蒙特祖玛也没有跟着雷德,正是个好机会。金深吸口气用力憋住,直憋得心脏飞快鼓动,才一跃而起对即将超过他水平线拐进另一条学校支路的人招手,“嘉德罗斯!”他边叫道。

现在正是午休,因此校园里没什么人,饶是如此,经过校门口的几名学生和保安也都循声看过来。金更加尴尬了,手脚僵硬地快速跑到嘉德罗斯身旁。

他大概是脸色红得有些不正常,嘉德罗斯对他挑了挑眉,伸手用冰凉的掌心盖在他额头,“中暑?”他问道。

“不不不!”金红着脸任由对方把他从额头到脸颊最后到嘴唇都摸了一遍,一双蓝色的眼睛亮得惊人。“我,我找你有点事情想说。”

“什么?”嘉德罗斯问道。

“那个……”鼓足了的勇气这时候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的气球迅速瘪下来,金磕磕巴巴地转开视线,用食指磨蹭着自己的耳廓,“那个……我们,现在是,嗯……是在谈恋爱对吧……”

他说完,小心翼翼用期待地眼光看向嘉德罗斯。

“嗯?”嘉德罗斯有些诧异地皱起眉,“当然了。”他说道,伸手弹了下金的额头,“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额头一疼拽回了金的理智,他脸色依旧红得似火,却镇定下来,眼神也变得正经而严肃。

他的模样让嘉德罗斯也不得不摆正了表情。“你到底怎么了?”他口气开始带了几分不耐烦。

“嘉德罗斯,你不感觉我们一点恋爱的样子都没有吗?”金攥着拳头,急切地看着他,对方那双金色的虹膜似是一片杳无人迹的沙漠,其中看不到一丝波动。他有点泄气了,对自己的莽撞和对嘉德罗斯非正常人的思考方式。

应该知道的。金无奈地抿着嘴唇。从和嘉德罗斯正式在一起的第一天就知道,嘉德罗斯的性格不适合甜腻的恋爱气氛。但他还是忍不住失落,尤其是看到同班的帕洛斯又给佩利做了巧克力炸鸡以后,这种失落就像化学反应后膨胀的气体一般慢慢充斥了他的身体。

越喜欢就会越贪婪,人都是这样。

金没等到嘉德罗斯的回应,垂下眼皮。然而下一刻他的下巴就被捏住强硬地抬起来,他错愕地睁大眼睛,他的恋人正满脸不悦。

“一点恋爱的样子都没有?”嘉德罗斯重复了一遍。

金忽然有点心虚,心虚中夹杂着惊慌。他没忘记上次看到嘉德罗斯摆出这幅表情时,对方将隔壁班的体育长揍得多惨。

“呃,我不是那个——唔?!”金后退一步想要解释,却被嘉德罗斯用力抓了回去,并且扣着他的脸颊就给了他一记深吻。

他们之间的互动不缺少亲吻,或者换句话说他们之间能维持恋爱表象的特征也就只有亲吻了。金试图挣扎了几下,这还是在校园主干道,他还没忘记,但嘉德罗斯捏着他脸颊的手掌又让他动弹不得。最终只好稍微拧着眉顺从地张开嘴唇,在热辣的阳光里接受对方的侵占,任由唇舌翻搅的声响在他们之间愈演愈烈。

大约过了很久,金已经学会了在亲吻中用鼻子呼吸,因此当他完全沉浸在这场热吻中时根本分不出思想去计算时间,他被嘉德罗斯终于放开了嘴唇,看到对方转变成橙黄色的眼珠,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感觉到我们在恋爱了吗?”嘉德罗斯哑着嗓子问他。

“呃……”金有点尴尬,他想要的并不是这个,但他又不想说实话来惹嘉德罗斯生气。

金没有开口,嘉德罗斯却看出了他脸上明显的失望。

“呼。”他呼出口气,手掌从金的脸颊挪开,移到他后颈。他微低下头,以额头触碰到金的额头。两人的吐息在狭小的空间内流转,似乎刚从一个人体内呼出就立刻被另一个重新吸进鼻腔。嘉德罗斯闻到了金身上清爽的香味。

“你是指,我没有给你愉快的性齤生活?”嘉德罗斯说得一本正经。

金先是愣了两秒,紧接着像被烫到一样猛地抖了一下,一巴掌拍开嘉德罗斯的手向后退了好几步,红润的脸在阳光底下像是被涂抹过胭脂,“不,不……我……”他慌乱地摆着手,磕磕巴巴地试图解释他真实的想法。

“啧。”嘉德罗斯这次彻底没有耐心了,他砸了一下嘴,前走两步一把扯住金的胳膊,手掌顺着他的胳膊下滑攥住了那只因紧张而溢满了汗水的右手,“有时间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如去做点正经事。”他噙着教训的口吻,“正好我要去图书馆,跟我一起。”说着也不管金是什么表情,兀自把人扯到身旁押解对方前往他接下来的目的地。

两个人的手指紧紧地贴合,金垂下眼睛看了看紧握着的手,无声地叹了口气,知道这种事情和嘉德罗斯是说不通了。他又抬起视线,对方英俊的侧脸出现在他视野内,依旧是他初见时的霸道和张扬,精致深邃的五官透着一股咄咄逼人的魅力,那双金黄的眼眸更像是太阳神的眼珠,滚烫而又冷静。金悄悄挪开视线看向出现在正前方的图书馆,攥紧了嘉德罗斯的手。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能和嘉德罗斯在一起。

这样安慰着自己的金终于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他浅蓝色的眼珠在帽檐下透出比天空更为澄澈的柔软。嘉德罗斯用余光瞟着他,若有所思地收回视线。

 

“嗯?怎么谈恋爱?”雷德啜着吸管里的果汁,惊讶地问,“嘉德罗斯少爷你和那个叫金的分手了吗?”

“没。”嘉德罗斯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把碟子里的抹茶蛋糕戳得惨不忍睹。“回答我的问题就好,少问少说。”

“嗯——”雷德早就习惯了嘉德罗斯的口气,他把嘴唇移开吸管,捧着冰凉的玻璃杯认真思索,“我只追过祖玛,不过追男生和追女生应该都差不多,鲜花巧克力逛街看电影,然后来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雷德兴奋起来,两手一拍,“对,烛光晚餐!”

“烛光晚餐?”嘉德罗斯挑了挑眉,比起前面雷德说的那几项,这一项对他而言更加容易实现。

“不是只有烛光晚餐,嘉德罗斯少爷。”雷德举起一根手指,教育般地说,“是都要有,不过烛光晚餐更能促进两个人感情发展。”

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都是渣渣的行径。”

“所以嘉德罗斯少爷,你要追谁?”

“都和你说我们没有分手了。”

“……诶?”

 

金在周六早上还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接到了嘉德罗斯的电话,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发了一会儿愣,然后一下子从床上弹坐起来,险些把手机扔出去。迅速接听,对面的人已经等得有点不爽了。

“怎么这么慢?”

“呃……”金看了眼对面墙壁上的钟表,刚刚六点半。他在心里忖度如果他说自己还没睡醒会不会惹到他坏脾气的男友。然而嘉德罗斯已经猜到了。

“还没醒?”

“啊?嗯……”金揉了揉头发,打了个哈欠,“怎么了吗?”嘉德罗斯从没有这么早给他打过电话,甚至很少给他打电话。他们两人的恋爱模式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他们有彼此独立的生活,嘉德罗斯会在周末打游戏干架,而他会去咖啡店帮姐姐做蛋糕。

“给你二十分钟收拾,今天出去。”电话对面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嗯?”金茫然地眨眨眼,“要去做什么?”

“别废话。”嘉德罗斯说道。

“哦,好。”金撇了下嘴,掀开被子穿上拖鞋,“我很快出门。”

“我在楼下等你。”说罢没等金反应就挂断了电话。

金举着响起忙音的手机愣了一会儿,紧接着冲到窗前拉开窗帘,嘉德罗斯红色的轿跑就停在他家楼下停车位里。

什么?金满腹疑惑,但并不充裕的时间不允许他再拄着窗台思考,于是继续顶着一脑袋疑问跑进盥洗间洗漱。

嘉德罗斯的二十分钟对于一个男生用来收拾自己足够长,同样的,对于一个很少等人的男生来说也足够长。金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跑下楼,刚刚过了十三分钟,然而嘉德罗斯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他看到金从楼洞里出来,跨出轿车对他招了招手。金虽然感觉疑惑,但还是乖乖听话地跟在他身边。

嘉德罗斯打开后车门,让开身子把车后排的事物展现给金。

是满车的玫瑰花。

嘉德罗斯又弯腰从一大堆红色的花里摸出个盒子,是巧克力,他把它丢给金,面无表情地问,“喜欢吗?”

“……我……喜欢。”金有点搞不清状况,他对无论是玫瑰花还是巧克力都不感冒,因为他既不太喜欢红色也不太喜欢甜食,但嘉德罗斯这样问了,又知道他是真心去准备的,于是他笑着点头,“很喜欢!”

“好。”嘉德罗斯看上去很满意,嘴唇稍微松懈了点。他给金拉开副驾驶的门,又难得绅士地护着他的头以防他撞到车门上,这才坐回原来的位置转动车钥匙。“接下来是逛街,你打算去哪儿?”

接二连三的异常让金反应过来,他看着嘉德罗斯的眼睛,突然明白了对方一系列反常举止的原因。

笨蛋吧这个人。谈恋爱也不是这样谈的。

金腹诽着,却又十分认真地想了想,“我没有什么要买的东西,一起去看电影吧。”

看电影,金猜测这一项一定在嘉德罗斯的任务清单里面。

果然,对方不着痕迹诧异地瞥了他一眼,黄色的眼珠中有着几分高兴。

“好。”他说道,调转方向盘。

影院不会这么早开门,金原本以为嘉德罗斯会带他先去吃点东西,毕竟他可是还没睡醒就被叫出来了。但很显然嘉德罗斯没有金想象中的那么体贴,如果他足够体贴,就不会发现不了金想要的是什么了。

他们来到了私人会所,其中的私人影院24小时营业。

嘉德罗斯把平板电脑递给金,“想看什么?”

金接过平板有点欲哭无泪,整部电影整间影厅只对他们两人开放,那么这和在家看电视有什么区别?

但如果拒绝的话嘉德罗斯或许会生气。他垂着头随便翻了个最新上映的影片。

看电影和想象中一样无聊。走出会所的两个人同时这样想道。金走在嘉德罗斯身旁,对方握着他的手,紧紧攥在手心里。

“我们下次还是别去看电影了。”金说道,他看嘉德罗斯转过头来看他,急忙打起精神,“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

嘉德罗斯停下来。

“更有意义的事?”

金叹了口气,“比如吃饭。”他捂着肚子,现在是早上十点,而他被从床上拽起来以后就一口食物都没吃。

嘉德罗斯同样想起了他任务单上的最后一条。烛光晚餐应该是晚上才对。他看着金,他的男友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像只被抛弃的小狗。好吧,什么时候都一样。

“那我们去——”

“我知道有一家!”金抢在嘉德罗斯开口前说道,他都能想到嘉德罗斯会把他带到高档的西餐厅去吃他根本吃不惯的食物,“有一家店的火锅很好吃!”

最后他们的车停在了一家商场的停车场里。金拉着嘉德罗斯的手,驾轻就熟地把他带到四楼,直奔一家火锅店。然而等他们到了才知道火锅店是十一点半开门,现在还有半个小时。

嘉德罗斯低头看了看金,终于意识到对方皱着眉是因为饿了。他呼出口气,伸手捏住对方的脸颊,口气不满地教训,“饿了为什么不早说?”

“呃……”小心翼翼被隐瞒的事实被对方毫不留情拆穿的感觉很尴尬,金干咳一声,视线偏过去隔着透明玻璃窗看到工作人员正在火锅店里收拾,“其实也不是很饿,而且看电影的时候也感觉不到……”

“你其实不喜欢看电影对吧。”嘉德罗斯皱起眉,扳着金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还是不喜欢那里的电影?”他从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所以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方式,但他看得出来金并不是真的开心。

“不……”

“你也不喜欢玫瑰和巧克力。”嘉德罗斯压低嗓音,这次用了陈述句。“为什么装出一副喜欢的样子,以为这样我就会开心吗?”

可是在这之前你确实很开心啊。金张了张嘴,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你说你想要恋爱的感觉,但是你又不告诉我你想要我怎么做,我现在按照我的理解去做了,你又不喜欢。金,你到底想要什么?”嘉德罗斯难得说了这么多的话,他垂下视线盯着金的眼神很认真,那双金黄色的眼睛里只映出了金一个人的影子。

金突然有点感动。

他顺应对方捏着他下巴的动作抬头看他,伸出手捧住嘉德罗斯的脸,“就这样。”

嘉德罗斯疑惑地侧了侧头。

“就这样只看着我就好了。”他开心地笑起来,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这样我就知道你眼里心里全部都是我了。”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会儿。他看着金的眼睛,同样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他自己。

他明白金是什么意思了。

“你是笨蛋吗。”他说道,一只手在金的头顶揉了揉,面色柔软下来,“我可是你男朋友啊,我不看你不想你还能看谁想谁?”

金扁了扁嘴唇,他有点想哭,但是一抽鼻子又把想哭的感觉抽了回去。嘉德罗斯不喜欢看他哭。

“金。”嘉德罗斯叫他的名字。

“嗯?”金不断地抽着鼻子,哼出一声。

“明天一起吃饭吧,去你家,我可以帮你洗菜。”

“……好!”金睁大眼扬起眉毛,眼泪终于吧嗒一下掉了出来。他慌了一下,急忙用手去擦。但这次他擦眼泪的手被嘉德罗斯攥住了。

“呼。”嘉德罗斯叹了口气,“你们这些渣渣……”他说到这里,像是想到了什么突兀停了下来,之后用力抬起金的下颌,凑上去亲了亲金的眼泪,又亲了亲他的嘴唇。

“下次想说什么就告诉我。知道吗。”

“嗯。”

“不许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

“好。”

“想听我说喜欢你就直白地和我说,别让我去猜你贫瘠的大脑里的想法。”

“哦……”

“去吃饭吧。”

金偷瞄了眼嘉德罗斯的侧脸,还是那么好看。他悄悄笑起来,再一次用力地,紧紧地回握住对方的手掌。

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这就好了。

 

End.

 

评论(7)
热度(82)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