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银帕】脱逃的宠物 01

点文第四餐 @陌酒啊酒酒酒    是非典型兽化,我绞尽脑汁也只能写成这样子了,之后会有下,跪倒orz


* 未来世界设定,人类寿命平均为180岁左右

 

银爵站到房门前没有任何停顿地直接掏出钥匙打开门锁,如他所料般客厅里没有亮灯,如实质般的黑暗被从外射进来的月光破开一道缝隙。他站在门口在客厅内环视一圈,并没有发现他想看到的人。

“呵。”银爵摇着头轻笑,一边松开自己的领带一边将吊灯开关打开。顿时明亮的光线便驱逐走了室内的月光,将整间客厅彻底照亮,几乎不留分毫暗影。他走之前摆在餐桌上的餐具还在原处,玻璃杯中乳白色的牛奶肯定已经凉了,即便不去看,银爵也知道碗里的粥定是没有被人动上一口。

真是只倔强的野猫。

银爵脱下西装外套随意搭在沙发背,松开衬衣袖口上的纽扣走进厨房。

不过没关系。银爵想着,将冰箱打开,看里面还有什么食材能允许他为自己做一顿晚餐。那家伙一定不知道从他们滚上床以后他自己心脏附近的定位器就已经被激活了,银爵若是想去找他,简直易如反掌。

“逃远一点。”银爵翻出一瓶啤酒,微微牵起嘴唇,“只有会跑的猎物才有被捕捉的资格。对吧,帕洛斯。”

 

数千年后的人类世界开始将人权作为可叛卖的利益之一,超能研究所通过将人类基因与动物基因相结合,试图制造出类人体的宠物,用以满足众多贵族挑剔的口味。当然基因组合并不是个能简单实现的目标,第一批被‘制造’出来的生物与理想中主体人形、部分肢体兽态的成果大相径庭,因胚胎发育中不可控的因素,往往诞生出来的生物均有着可怖的形态。众多研究专组撤出了这个项目,只有少数研究者坚持了下来。十三年后第一只拥有人体、兽耳兽尾以及少量动物毛发的少年成功降生,经过测试确定这名少年具备等同于人类的学习能力,拥有发育完全的大脑及器官。这意味着他们将能够与人类一样学习,甚至可能和人类同等寿命。

这些兽型人类被称之为‘宠物体’。

宠物体的创造并非是百分百成功,因此在价格方面足以媲美最高端的武器装备,并且有价无市。目前超能研究所研究而成的技术只对世界贵族销售,并且限制每位贵族成员仅能购置一只宠物体,每名宠物体在发育过程中将被在身体内部植入各种芯片,以保证宠物体对其主人的忠诚,和防止逃跑。

最初的宠物体只用来作为宠物豢养,直到有某些贵族希望与宠物体发生性齤关系,超能研究所便将宠物体进一步改造,在他们的直齤肠或阴齤道内部安装了类似生物检测的微型芯片仪器,使宠物体在与主人发生第一次性齤关系后由身体被迫接纳对方精齤液中的DNA物质,从而产生宠物体与其主人长时间亲密接触会导致发齤情的状态。并且宠物体由于携带动物基因,会具有特定的发齤情期。

银爵是少数拥有购买宠物体资格的贵族之一,虽然他拒绝了家族的继承权,但无可否认他拥有贵族身份。在宠物体刚被研究出来的时候,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宠物体是身份的象征,银爵的宠物体由他父亲亲自预定,是人类与波斯猫的混合基因。

银爵对当时流行的宠物体并不感兴趣,不过他不愿因此而违背自己父亲的命令,所以在他的宠物体诞生后,银爵前往超能研究所看望过一次。

那是只相当小的婴儿,银爵到的时候他正在睡觉,侧卧在保温室,已经长出了短短的银白色头发,两只同色的耳朵会偶尔抖动两下,属于猫科动物的纤长的尾巴则露在毯子外面,松松地缠绕着自己的脚踝。他安静地睡着,真就像只乖巧的猫咪。

银爵本来对自己的宠物体并不上心,但当对方真的出现在他眼前之后,银爵又认为养起来也没什么关系。

养一只猫的钱他还是有的。

宠物体在刚出生后一般不会由贵族直接豢养,毕竟他们需要的是一只听话的动物,并非是真的去养孩子,于是大多数宠物体会在培训中心度过他们的前七年,在八岁生日那天由超能研究所激活体内芯片,并交由其主人。

银爵同样没有亲自把他的宠物体养大的想法,他正在着手创立自己的事业,于是对宠物体的注意力便更少了。

当他再一次听到有关他的宠物体的消息时,传来的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的宠物体丢失了。准确说是逃跑了。

尚未激活芯片,也没有在身体的任何部位保留追索痕迹,如果不是还有兽耳以及兽尾如此明显的特征,这个宠物体将会完全遗失,不过人类体态上的兽态部分就是最好的追踪标志,它们会让宠物体暴露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更何况那只是个七岁大的孩子。几乎没有人认为这只宠物体能够逃脱追捕,然而三个月过去,众多搜寻队回归,均表示没有找到这只脱逃的波斯猫。

他甚至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只有一串不短不长的编号。

超能研究所对银爵及其家族表示了歉意,毕竟是他们的看管失误导致了这次意外的发生,他们承诺会继续搜寻逃脱的宠物体的下落,并且为银爵开放二次预定机会。

银爵对这个项目原本就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再加上他的事业正处于最为繁忙的阶段,便婉拒了超能研究所的好意。

这样的分离持续了十年。

 

银爵再次想起他的宠物体是在某天傍晚。被月光浅浅覆盖着的暗巷传来一阵皮肉击打的声响,银爵当时正巧路过,但他对多管闲事实在不怎么热衷,于是打算直接路过。然而等他真正走到胡同口时,凭借月光他看见一名银白头发的少年背对他倚墙站立着,对方的两条胳膊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应该是力竭的状态,他对面七倒八歪躺着几个人,天色太暗分不清年龄以及性别。

白色是很少见的发色,除去他们家族以外,银爵只见到过寥寥数位与他相同颜色的头发,而且并非是纯白。这不得不让他想起十七年前他在保温箱里看到的小家伙。

会是他吗?银爵眯了眯眼睛。但是对方很明显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他既没有银爵十几年前所见到的兽耳,也没有兽尾。那可不是轻易能够藏起来的东西。

不过现在科学技术发达,黑市的技术说不定比正规实验室的更加高超,暂时隐藏兽耳兽尾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稍微一个小手术都可以解决头顶和臀后的隐患。

或许是银爵在巷子口停留了太长时间,身处巷子中的少年发现了他。

他转过头,在朦胧的月色中先是露出线条柔软的侧脸,之后是小巧的鼻头,最后完完整整展露在银爵面前的是他那双橙红色的眼珠。

“你是谁?”少年警惕地问道。

银爵看到对方警惕的视线,好笑地耸耸肩膀,“放心,我既不是警察,也没打算报警。”少年锐利的目光仍未减弱,银爵暗自将他扫视一圈,微微抬起嘴唇,“只是没想到你打架这么厉害。”

帕洛斯松了口气,看来这个男人刚到这里没多久。如果他是从头看到尾,估计就不会这样来夸奖他了。

“生存之道。”帕洛斯不想和对方多费口舌,但他又不能抬脚离开。现在躺在他身后的人都是他的仇家,各种原因,有的是他欠了对方的钱,有的是被他欺骗过,有的是被他背叛过,不管怎样他们都和他有化解不了的仇恨,因为他绝不会向他们支付哪怕一分钱。所以这次他不仅是要打架,而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银爵看出了帕洛斯的不耐烦。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这个问题十分唐突,帕洛斯眯起眼稍稍抿了抿嘴唇,将出现在巷口的男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没有人更比他懂得生存,而阶级分辨也是生存的必备技能。帕洛斯几乎不用过多思考就能从对方言谈举止包括穿衣打扮中看出对方大概的身份。

富与贵,说不定会是某位贵族。

一想到对方有可能是位贵族,帕洛斯后背渗出了一片冷汗。他快速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局势,反抗不是个好的选择。

“我叫帕洛斯。”帕洛斯没打算隐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有足够以假乱真的身份信息,也有身份证和户口账号,就算去查也发现不出异常,反而如果他撒了谎,对方按照他的相貌去查询了他的身份信息,发现他说的是谎话,这才有可能更为难办。

银爵收到他想要的回答,点点头,并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挥手告别后就离开了暗巷。

帕洛斯轻手轻脚走到巷口,看到银爵真正消失在道路尽头才松了口气。

“真是出门不利。”帕洛斯抹了把疼痛的嘴角,发现拇指上带了点血痕。他嘟囔着看着银爵离开的方向,下意识用舌头舔了舔手指上他自己的血,神色莫名。

 

银爵没有让人刻意去查帕洛斯的身份,虽然他同样能够使用强制手段把对方押进实验室分析他的基因,但如果对方真的是他所遗失的宠物体,他不想吓坏他。更何况,银爵认为散养成长起来的动物比豢养在身旁的宠物要更有意思。他不止一次看见过朋友们身边的宠物体,柔软娇气,精致优雅,他们戴有最新款的首饰,穿着最昂贵的服装,像是水晶雕刻的工艺品,美好得令人不想挪开视线。不过银爵总感觉他们身上缺少了什么,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缺少的那部分灵魂,叫做自由和野性。

“帕洛斯。”银爵在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想起那个身材纤瘦却充满了力量的少年,他在记忆中仔细描绘对方的五官以及眼神,发现一直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他竟然很在意对方。

既然在意,那就主动出击好了。

银爵透过落地窗看向靡丽的城市夜景,稍稍勾起嘴唇。

 

tbc.


评论(8)
热度(256)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