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银帕】对抗失败 下

* 我必须要强调,本文建立在银爵箭头帕洛斯的基础上

 

对于逃跑,帕洛斯的确很想试试,不仅是对生存的欲望,更多的还是他想亲自试试身为‘黑洞’的首领,银爵究竟有多大实力。从卧底进入这个组织的那一刻起,帕洛斯就没看见过银爵动手,无论是肉体博弈,还是枪支射击,更不要提几乎所有人都没见过的元力技能。

但比起满足他心底的求知欲和征服欲,帕洛斯更喜欢活着的感觉。他不想挑战一下银爵已经确认好的事情。

——他斗不过银爵,这点对方已经明明确确通知到他了。

因此面对银爵‘还想跑吗’的提问,帕洛斯很干脆地摇摇头,将双手举过头顶示意自己投降。

“我错了老大。”他垂眸敛眉地说道,谦恭妥协的口吻挑不出半点毛病。

银爵听他说完后正一步步走向他,嘴角噙着帕洛斯偷瞄间分析不透的笑容。

“你还是这么聪明。”银爵说道,话音里却听不出几分夸奖,“大多时候和聪明人说话会让人很舒服,但偶尔,和聪明人对峙也会失去很多乐趣。”银爵说完已经走到帕洛斯面前,缠绕在周身的锁链像是有独立意识般迅速绕到帕洛斯身后,堵住了他最后逃跑的可能性,并且若有若无地触摸着帕洛斯的后背。

帕洛斯抿着嘴唇,脸色不是很好。

他心情不好的原因有两个,不包括他卧底身份被拆穿,只是此时此刻有两个。

一是银爵对他说的话。和聪明人对峙失去乐趣,帕洛斯对这句话的内容再清楚不过了,因为他本身也是这种人,愿意看见愚钝的敌人在手中挣扎,用自以为能逃脱的想法奋战到最后,而当真到了最后又会发现其实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

捕捉的乐趣不仅在于能收获成果,猎手之所以喜欢捕猎,不是为了得到猎物的尸首和臣服,而是享受捕捉过程给他带来的乐趣以及快感。

帕洛斯在之前一直认为银爵是那种无欲无求的人,毕竟他从未见到银爵脸上有过多的情绪波动,无论是失败还是成功,这个男人始终沉静无波,仿佛对一切事情都不在意。

却不想银爵竟然也有这样的癖好,他最初想要的就不是帕洛斯的妥协,他想要的是帕洛斯在挣扎之后依旧被他紧紧攥在手心里面。思至此帕洛斯打了个冷战,银爵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那张英俊冷酷的脸距他极近,帕洛斯心中不安不由地后退一步。

只一步,像是触发了银爵元力技能自主攻击的开关,冰凉的锁链以他尚未看清的速度缠绕上来,角度刁钻地紧缚住他手脚以及四肢。

这回帕洛斯是真的丝毫不能动弹了。

这就是让帕洛斯心情不好的另一个原因——元力技能与主人的共享性。

对于将元力技能运用出色的人来讲,元力技能就相当于是肢体外延伸出来的另一部分身体,具备和主人共同分享情绪及触感的特质。这一点利弊各存,利在于能够更高效更迅速地指挥运用自己的元力技能,可以通过元力技能来感知敌人目前的状态;弊在于将元力武器作为身体的一部分进行使用,这几乎等同于身体受敌面增大,更容易遭到敌方攻击。

触觉共享。

帕洛斯不得不产生一个令他十分恶寒的念头,此刻锁链将他牢牢捆绑住的姿态,或许在其主人的意愿下随时能够转变为等同于被拥抱住的姿态。

呃……这不是个好想法。

帕洛斯动了动嘴唇,避免被进一步攻击,克制住身体下意识要挣扎的举动,乖乖站在原地任由银爵打量。

“帕洛斯,你一直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我很喜欢把你带在身边。”银爵说道,挑了下手指,随即有锁链替他抬起了帕洛斯的下颌。对上那双明显异动的橙红色的眼睛,银爵只是微微一笑,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丝毫凶恶阴狠,仿佛他们此时正坐在花园亭中的汉白玉石椅上,对饮一壶果酒。“那么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抓得住,我就放你走。”

帕洛斯的眼神晃动一番,他很心动,但他不敢应下,于是急忙开口,“老大,您听我说——”

“嘘,这次我可没有给你拒绝的权力。”银爵摇摇头,视线从帕洛斯的眼睛往下滑,经过对方纤细精致的下颌,落到嵌有小巧喉结的纤细脖颈。很多时候帕洛斯都不像是个成年的男子,他纤瘦的骨架和单薄的肌肉让他像是大学未毕业的学生。这或许也是帕洛斯能凭借伪装成功完成每一桩任务的理由之一。银爵带着莫名的笑,收回视线,接上之前的话,“你猜我现在想要什么?”

帕洛斯神经一紧,知道银爵的问题就是他最后的机会。

可银爵现在想要什么?帕洛斯在紧张后陷入了呆滞状态。他的确很聪明,也善于分析人心,但那不代表他能在没有任何时间条件场景的设定下就能凭空猜中银爵的思想,他会推断,不会读心术。

然而他又不能拒绝这个问题。

不能不答,也不能乱答,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银爵是个很有耐心的猎手,他不会限定令人崩溃的时间规则。

不过也不能在银爵的耐心上肆无忌惮地践踏。

帕洛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从喉咙里面挤出小心翼翼的试探,“老大,我有几次回答的机会?”

“三次。”银爵提起眉毛,露出个玩味的眼神,“原本我只想给你一次机会,但如果把你的退路定得太短,这个游戏就没意思了。”

帕洛斯垂在体侧的手不由攥成拳头,他勉强提起笑,垂下的眼皮里却满是咒骂。

真他妈是好人啊银爵。帕洛斯恨得咬牙,大脑急速运转。

知道他是卧底,却不立刻处死,也没有通知组织内其它成员……帕洛斯对形成的猜测有几分不信任,但他确实没有更多的选项了。

“您是想从警察那边获得利益吗?”帕洛斯抬起头询问。

他的说法很狡猾,故意将范围扩大到极致,无论银爵想对警察出手,或者想通过警察获得什么消息,甚至要利用警察做些什么事……只要与警察有关就都在帕洛斯回答的范围之内。

银爵明显也看出了帕洛斯的取巧,但他并未阻止,反而更深地露出个笑容,缓慢摇头,“你还有两次机会。”

……

帕洛斯错愕了一秒钟,因为他实在想不出他身上还有什么可利用的了。

沉默两分钟,帕洛斯在思考后给出了第二个答案。

“您希望我继续为您做事?”虽然他认为这不太可能。

然而银爵却没有摇头,他用弯曲的食指抵在嘴唇上,沉吟片刻,“不算对,也不算错。”银爵看着帕洛斯,在看到对方猛地松了口气后扬起嘴唇,“还有一次机会,详细到具体。”

“……”帕洛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老大颇有不要脸的精神。

“呃……”内心挣扎许久,为保住小命,帕洛斯还是决定抗争一次,“老大,您之前没说过——”

“嗯?”

“不,我再想想。”见到银爵稍一挑眉毛,帕洛斯即刻强笑着回答。他现在还被银爵的元力武器紧紧缠着呢,打打不过,逃逃不掉,还是乖乖听话活得长久。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回答还有更具体的答案吗??

帕洛斯盯着脚底下的石砖冥思苦想,最终也没能想得出来这个‘继续为老大做事’还能怎么具体。

“您是希望,我和警察彻底切断关系?”帕洛斯盯着银爵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道。

话音落下,帕洛斯惊悚地看见银爵眼底倏然亮起来的神色。

这不对劲。帕洛斯急速分析,凭借之前发生的一切,证明银爵现在对他只有捉弄征服的欲望,如果他真的猜对了,银爵会露出失望的表情,而并非是笑起来。

帕洛斯抖了抖,之后眼睛猛地一闪,迅速抬头,“您是希望我只做您的人?”

银爵脸上的笑意更深,他摇摇头,伸手触碰到帕洛斯的脸颊,“真可惜。”他这样说道,扭过帕洛斯的下巴,“正确答案是你的第四个回答。”

“帕洛斯,你很懂得怎样取悦我。”

 

语文试卷已重发

 

fin.

评论(24)
热度(242)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