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雷帕】你想走?

* 借来的联想,没有把太太想看的梗写好真的十分对不起,跪倒

* 这个梗超好吃超好吃!!!简直饮神仙酒!!其中包含暴取豪夺请慎入,除梗以外其余均与唐2不太一样,请注意

 

帕洛斯蹲在狭小的吧台内两只手搭在弯曲的膝盖上,听着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道该如何对之前半小时的人生进行评价。他开始感觉自己倒霉到头了,之后峰回路转,他现在貌似又幸运到头了。然而帕洛斯不敢掉以轻心,他们目前为止还在被九爷的人追杀,并且说不定九爷已经知道了他和卡米尔将佩利救出来的事实。

真该死。

帕洛斯暗想,他没想过在毫无准备的时候做出背叛九爷,和让自己掉脑袋的事情,但佩利的出现打乱了他所有计划。当时他们正站在二楼男厕所窗口,透过脏兮兮的玻璃看到佩利被五花大绑塞进轿车里的场景。卡米尔垂着眼皮,用以冷静的口吻,‘如果我们现在不动手,等回到本部佩利会被直接处死。九爷最忌讳这些,哪怕佩利是叛徒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帕洛斯叼着香烟在原地沉默了片刻,之后猛地吸一口气,把烟头按灭在布满了彩绘的窗台,‘好。’

帕洛斯和卡米尔原本都是九爷手下的人,他们对九爷的势力有清晰的评估,在堵车的路上营救是最好的时刻。卡米尔和帕洛斯对视一眼,站在街旁一间水果店门口,向外指了指,“你去把他们都引开,我去救佩利,之后分头逃跑,两天后在Marfic咖啡厅向右第三个公共电话亭集合。”

“好。”帕洛斯点头应下。

当然,他们原本定好的计划并没有派上用场,九爷似乎是预料到了有人营救,所以暗中派出押解的人比帕洛斯他们想象中更多。他们不得不从有条不紊的营救行动变为在街道上和堵住的车辆中被追杀。

帕洛斯从街角那边跑过来,气息已然有些不稳,然而他又见到与他对面跑来的卡米尔和佩利,以及追在他们身后昔日的同僚。帕洛斯在转角看到卡米尔他们的下一秒便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卡米尔一直是沉稳的气质,此时被扯坏了上衣,光裸着上半身的模样实在是百年难遇。

或许是看出了帕洛斯内心所想,他们相遇后卡米尔在转向另一条街的同时凉凉地看了眼帕洛斯,声音有些气喘,但依旧好听,“帕洛斯,你身材不错。”他的视线向下掠去,微微提了提嘴唇,“嗯,皮肤也不错。”

这时候帕洛斯才惊觉比起只光裸着上半身的佩利和卡米尔,因打架撕扯而只留有一条四角内裤的他貌似更引人注意。

纵然再厚脸皮帕洛斯还是微微有些脸红,他加快步伐暗自骂道,妈的。

之后的事情变得很有戏剧性,他们在地方愈加逼近的追捕中慌不择路撞进一家装潢华丽的酒吧,看得出来这大概是一间清吧,因为门外木质门牌很上档次。然而撞进去以后帕洛斯就发现事实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这的确是一间清吧,一间被肌肉男和枪械所占据的清吧。

“呃。”帕洛斯有点尴尬,他跑的最快,因此目前站在卡米尔和佩利身前。他们已经退无可退,门外就是追兵,而且追兵眼见到他们进来了这里。

“咳咳,那个……”帕洛斯摸摸鼻子,正在心里盘算该用什么谎话来让酒吧内的人给他们容一处庇护所,就瞧见最前面穿着一件黑色马甲的男人瞥了眼桌面上屏幕亮起来的手机,向后一抬下颌,顿时酒吧中的人为他们让出一条通道,通道的尽头便是供他们躲藏的吧台。

为什么会被莫名其妙解救呢?

帕洛斯在听到吧台外面明显对峙的声音后转头瞟了眼卡米尔。比起从良好家境中成长起来的卡米尔,他在道上摸爬滚打十数年,自然是见到过各种各样的奇葩,同性恋这种东西甚至连奇葩的边儿都沾不到,他们三个裸着身站在一群男人面前得到了庇护,帕洛斯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有他们其中的谁被人看上了。

至于这个被看上的人是谁,毫无疑问肯定是面孔清秀身材纤细肤质姣好的卡米尔。帕洛斯叹了口气,用堪当大任目光看着蹲在旁边正低头思索着什么的卡米尔。

或许是帕洛斯的视线太强烈,卡米尔动了动眉毛,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他几乎是瞬间就了解了帕洛斯眼神中的含义。

“你什么意思?”他压低嗓音问。

“这还不够明显吗?”帕洛斯同样用压低的声音回答,“卡米尔,这次就辛苦你了。”

“你怎么不用屁股去换我们三个人的安全。”卡米尔抿着嘴唇,那双青蓝色的眼睛即便如今也依旧沉着。

帕洛斯耸耸肩,有些幸灾乐祸,“可是很不幸,他们看上的肯定不是我。”“你忘了吗,清秀的姑娘?”

卡米尔抿住的嘴唇里嵌了几分尴尬。他想起一个小时前为了从一个老大爷的口中获得有关佩利的消息,他不得不附和对方‘好一个清秀的姑娘’的话题,掐着嗓子柔着面孔甚至翘起兰花指来装扮成一个真正的‘清秀的姑娘’。

“娅米尔,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帕洛斯憋笑学着老大爷的口吻,“不知道有没有时间与我共进晚餐呢?”

卡米尔脸都红了,他迅速瞥了眼帕洛斯左边的佩利,那家伙正专心致志注意外面的动静,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你答应过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对啊,我有说出去吗?”帕洛斯无辜地眨眨眼,“我只是想让你做好准备,刚才面对那个老大爷能逃得开,可现在——”帕洛斯摇摇头,用手压着卡米尔肩膀,“没关系的,相信我,眼睛一闭腿一张半小时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或许是帕洛斯的笑音太浓重,卡米尔的眼底爆发出一阵很强烈的恼火,他一把打开帕洛斯的手,“你怎么不让他们操?”

“我都说了——”

“别废话了,他们愿意收留我们一定有条件这我明白,但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只靠下半身生活。”卡米尔磨着后槽牙恶狠狠地说道。

帕洛斯看出卡米尔已经处在了生气的边缘,笑眯眯地用手抵住嘴唇表示不再说这种话,“我也只是第一时间就想到这个罢了,又没说他们一定就是群同性恋。”

“哼。”回应帕洛斯的只有一道冷哼。

就在此时终于安静起来的吧台柜下响起佩利兴奋的声音,他戳了戳右手旁的帕洛斯,向外示意,“他们都走了。”

帕洛斯和卡米尔对视一眼,从吧台下钻出来。

他们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在原地停顿了三两秒钟。假如对方真的有意让他们交换什么,一定会率先开口。

可是他们等了半分钟也没有发生任何事。

帕洛斯惊愕地挑了挑眉,看向旁边的卡米尔。卡米尔也正在看他。

不会这么幸运吧?真的只是让我们躲?帕洛斯对卡米尔使眼色。

谁知道。卡米尔回应,之后向前略抬下颌示意先出去再说。

三人中除去佩利以外帕洛斯和卡米尔都显得十分纤瘦,尤其是在褪去了衣物的遮蔽之后。他们紧贴成一团,在依旧端着枪的肌肉壮汉中行走,不由地不小心翼翼。

酒吧门口近在眼前,帕洛斯刚要放下心来,就瞧见站在门旁一名同样裸着上面身露出结实肌肉的男人向旁边一挪,挡住了门口位置,并且向他们身后抬了抬下巴。

帕洛斯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同卡米尔他们一起转身看向身后。

原本聚成一团的壮汉们此时已经侧身让出一条通道,在通道尽头的一个卡座里背对他们坐着一个男人。光从露在沙发靠背外面的肩膀来看,这个黑发男人是比较纤瘦的身材,但那只是相较酒吧里的壮汉们而言的,比起帕洛斯和卡米尔,他依旧算得上十分强壮。

老大要出面了。

帕洛斯吞了下口水。他看到对方漫不经心地从卡座里站起身,裸露在外的结实的肌肉让帕洛斯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这个人目测大约一米九,穿一件黑色紧身衣,两条胳膊在肩膀下一公分处有一圈刺青。他先是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纤长的五指插进浓密的发中,之后转过身,露出他那张噙着恶意微笑的脸。

呃……帕洛斯没想到到一群面孔狰狞的壮汉会有如此英俊的老大,比起他们三个,这位老大才更像是做牛郎或是卖屁股的人选。

帕洛斯心里这样想,之后惊悚地看到这个黑发男人弯腰从一旁的玻璃矮几上抽出一支玫瑰花。

操……帕洛斯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虽然他一直用被同性恋看上这种话题来捉弄卡米尔,但这不代表他希望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左右环顾了一眼,帕洛斯绝望地发现他们能活着逃出去的可能性小于等于零。

“那个,卡米尔。”帕洛斯转头,卡米尔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很显然他也明白即将发生什么。而且。帕洛斯有些心疼地拍着卡米尔的肩膀,黑发男人明显是向卡米尔这边走过来的。“我和佩利的性命都交给你了。”

如果不是在特殊场合,帕洛斯很乐意为卡米尔哭一场来祭奠他即将逝去的处男身。

卡米尔没有动,他一眨不眨地看着不断逼近的男人,眉头浅浅地拧起来。

最终这群壮汉的老大走到了他们身前。近距离观察帕洛斯才意识到对方究竟张了一张怎样祸国殃民的脸,他不着痕迹地向佩利身边挪了一步,在心中暗道其实卡米尔也不算吃亏。

然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怎么在这儿?”男人开口问,询问的对象是卡米尔。

“我还想问你呢,大哥。”卡米尔回道。

“……”帕洛斯怔了片刻,惊讶地在卡米尔和对方之间观察,却尴尬地发现除了同样黑色的头发,他们两兄弟一点相像之处都没有。但他终于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不是他想象中强取豪夺的场景。

帕洛斯了解了事实,撤下了凝重的表情,扬起眉毛轻轻笑起来。

然而还没等他把这口气完全吐出喉咙,就看到刚才还和卡米尔打招呼的男人突然转头看向了他,还满含深意地将他从头到脚都扫视了一遍。

“呃……”帕洛斯被这样的视线盯住有种被按在手术台解剖的错觉,他尴尬地朝对方笑了笑,本能地向后退。却不想被对方一把抓住了胳膊。

玫瑰花已经被卡米尔收下了,但被抓住胳膊的人却是帕洛斯。

帕洛斯脑子有些混乱。

“你们刚才在吧台下面的对话我都听到了。”男人笑着说。

帕洛斯打了哆嗦。他突然想起在吧台下面对话可不怎么友好。他试着想要抽回自己的胳膊,但没有成功,对方的手掌犹如铁爪般牢牢压在他皮肤上。

“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帕洛斯在对方愈加玩味起来的笑意中慌乱解释,“我和卡米尔只是在开玩笑,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我当然不会让卡米尔以身犯险——”

“是吗?”男人打断他的话反问。

“……”帕洛斯眼神晃动了一秒钟,随即迅速点头,“当然,保护卡米尔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他说得铿锵有力。

“好啊。”男人嘴边的笑容更大了,他松开帕洛斯,抬起手向后一指,“你想和谁上床?”他看到帕洛斯瞬间紧缩的瞳孔,又添加一句,“或者所有人?”

“呃,那个……”帕洛斯心里一慌,但依旧勉强附和着微笑,“我怕大家吃不惯……”

“不会。”对方的眼珠是透亮的暗紫色,在酒吧昏黄的灯光中像是魔鬼权杖上的水晶,透着一股散不开的邪恶,“就算会,他们也能把你操得下不了床。”“相信我。”

不我不想相信。帕洛斯这下连勉强扯动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眼珠颤动,再次向后退了一步。

“大哥。”站在一旁将这场戏剧从头看到尾的卡米尔皱起眉,就算是认识了这么多年,他依旧不能习惯雷狮放荡的口吻,而且,帕洛斯是他的朋友。

帕洛斯听到卡米尔开口,他下意识地想要挪过去寻求保护,然而在雷狮似笑非笑的眼神中他只能牢牢钉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看到帕洛斯乖乖听话,雷狮满意地收回视线,转头看向自己敛着眉毛的弟弟。

“我只是开个玩笑,我当然不会让我的手下干他,毕竟是你的朋友。”

雷狮的话像是一剂解药,帕洛斯猛地松了口气,僵硬的肩膀放松下来。

“既然是你的朋友,我会亲自招待。”雷狮笑着说。

卡米尔动了动嘴唇,在看到对方眼底警告的神色后不敢再多言语。

帕洛斯则再次僵住了身子。

他看到男人扭过头,微微弯下脊背扳过他的下颌,“我叫雷狮,你呢?”

“帕,帕洛斯……”帕洛斯被迫抬起头,他用余光去寻找卡米尔的安慰,却见到卡米尔眼底存有几分阴翳,在他看过来时对他无奈地摇了摇脑袋。

“好,帕洛斯。”雷狮手下用力,帕洛斯不由地向前跌撞一步,几乎扑在他身上。那双橙红色的眼睛在被恐慌浸染的时候格外动人,雷狮不由地笑了笑,“刚才是谁说闭上眼张开腿,半个小时就结束了的?”

“呃……”帕洛斯被这个问题砸得有些呆滞,但紧接着他就反应过来,并且急忙解释,“我说的半小时指的不是您。”

雷狮很高兴帕洛斯如此合他口味。他眯起眼,仔细地看着帕洛斯的眼睛,“不过你说得对,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是想用卡米尔来交换你们的安全,还是用你自己?”

帕洛斯眨了下眼皮,“我想用——”

“只有两个选项。”雷狮打断他。

帕洛斯瞬间又沮丧起来,他原本是想用佩利来作为交换的。转过眼珠看了看站在雷狮身后手里拿着玫瑰花的少年,帕洛斯在心里计算如果他说用卡米尔来交换,那么他最后存活的几率有多大。

应该是比零还要更低的数字。

“那个,交换是指……”帕洛斯尴尬地问道,雷狮的脸近在咫尺,他甚至能闻到对方身上的香味。

雷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他的笑容说明了一切。

帕洛斯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他都想哭了。

“我,我吧……”

“好。”帕洛斯听到对方说,并且感到一只手掌贴在了他后腰处,“那么,交易愉快。”

 

“你身为一个弟弟竟然都没办法阻止你哥哥吗!”第二天,帕洛斯躺在床上对坐在床头的卡米尔说道。

“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卡米尔正在给帕洛斯削苹果,听到这样的指责后抬起眼皮说道。

“同父异母的兄弟又怎么样,难道你就能眼睁睁看着你哥哥对我施暴??”帕洛斯这样抱怨,伸手接过卡米尔削好的苹果啃了一口。

“我劝你不要这样说话。”卡米尔把果皮扔进垃圾桶,用纸巾擦了擦手,“大哥听到的话说不定你下个星期都起不来床。”

“……”帕洛斯手指一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闭上嘴默默地啃着他的苹果不再多语。

混蛋。帕洛斯黑着脸想道。真是个混蛋!

 

Fin.

 

评论(13)
热度(288)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