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这里叁零壹贰OR嫣雨
纯粹的杂食动物

【银帕】对抗失败 上

* 你能想象帕洛斯是警察银爵是黑道的场景吗,啊,那这篇文就是

* 抱歉对于银帕来讲我第一反应除了肉就还是肉……

* 写完以后我才意识到点文点的是兽化……emmmm,只能明天再重写了

 

“帕洛斯,我决定让你去做卧底。”

帕洛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正在喝一杯果汁,听完这句话他险些被杯子里的苹果汁呛死。然而他又不敢表现出太过惊讶的心情,只好把咳嗽往喉咙里咽,脸都憋红了。幸好说这话的人没有回头看他,他才稍微安心。

“呃,您怎么想到要我——”

“你具备这样的条件。”男人说话期间转过身,似笑非笑地挑起嘴角,一双眸子似是要把帕洛斯从内到外都解剖清楚。

帕洛斯暗自打了个哆嗦。

“咳,那个,老大,我不认为我具备这样的素质。”帕洛斯垂下头一副恭敬的模样说道,“我可以为您推荐几名人选。”

“不用了。”银爵这次笑出了声,他前走两步来到帕洛斯身前,伸手友好地搭在他肩膀,自始至终都盯着帕洛斯的眼睛,“这个任务非你莫属。”

“因为你比谁都和警局里的那群人更熟。”

“不是吗?”

 

帕洛斯从未想过毕业后他会去做警察,他也不是警察学院毕业的学生,但很可悲的是他远在国外的表哥难得打算回国为国民服务,并且冷笑着让他必须一起加入人民警察的行列。帕洛斯碍于雷狮的压迫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下来,说实话以他对他表哥的了解,雷狮能在警局里混一个星期就算不错了,到时候他也能顺水推舟辞掉这份工作。既不用担心当警察太长时间,又不必顶撞他最害怕的人,两全其美。

当时帕洛斯并不知道雷狮突然回国要当警察的原因,他也不知道在国内有一伙很出名的地下组织其首领名叫安迷修。如果帕洛斯知道这些,他绝对会以死抗争到最后。

所以帕洛斯做警察做了五年。

最开始一年很难熬,帕洛斯属于走后门被他表哥安排进警局的,对于警察的一些专业知识根本一窍不通,他又总是抱着‘我哥明天肯定就该腻味这个游戏了’这样的想法,以至于最初一年他在警局中的地位实在不堪。等到第二年帕洛斯意识到了事情严重性,警局里其他同事早就混熟并且拥有了足够经验,只有他,甚至不知道警局的档案室在哪儿。

这就直接导致了第二年初警局选派卧底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投票了帕洛斯。

什么工作老练眼光毒辣,什么敬业精神爱国精神,什么奉献自己造福百姓,什么大爱无边小爱无疆,统统都是扯淡。

但一个人说话不算数,全警局五十个人四十六个人这样说,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大家为什么排斥卧底工作呢?其实最主要还是要针对卧底的对象。这一次工作目标是名为‘黑洞’组织的首领银爵,收集对方贩卖军火的证据,将整个团伙一网打尽。前往‘黑洞’卧底的警察不在少数,不过进去一两年后就和警局断了所有联系,既没有传出死亡的消息,也没有再见到过,生死未卜。

这样算得上是送死的工作谁愿意做?

只有帕洛斯。

他是被逼的。

但没人相信。

甚至连帕洛斯他哥都郑重其事地拍着他肩膀,“好好干帕洛斯,等你胜利归来我向上面申请让你离职。”“还有我听说安迷修和银爵走得也很近,你最好也给我盯着点他,抓到他犯法的证据就立刻告诉我。”

帕洛斯心想这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雷狮更疼他了,知道他去送死不仅没有安慰,而且还让他冒更大风险。他敢笃定,就算他真的命大活过了这次卧底,雷狮也不会轻易放过他,说不定就把他直接送到安迷修身边再做一次卧底了。

这是不幸的事情。

幸运的事情是帕洛斯那没有节操和一点都不热爱工作的心情。谁说当卧底就要向警局汇报工作?谁说要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去送死?不,帕洛斯换了心态将自己彻底定义为黑道中的一份子,顶着警察卧底的头衔心安理得讨好老大挣着比警察翻几番的工资。

‘帕洛斯,都一年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局长,我正在打入他们内部,所以要谨慎起见。’

‘帕洛斯,那边还没有情况吗?’

‘长官,银爵是个很细心的人,我要充分获取他的信任才能动手。’

‘帕洛斯,已经三年了。’

‘哦,头儿,我的确拿到了一些证据,但那些不足以证明银爵也牵扯其中,我正在收集更多的资料。’

‘帕洛斯……’

‘我正在努力。’

就这样帕洛斯在卧底的岗位上混日子混了四年,而正因为他一份证据都没送出去的成果让他完全获得了‘黑洞’组织的信任,由昔日的小喽啰摇身一变成为了银爵的左右手,并且经常被银爵带在身边去出任务。这也导致警局虽然对帕洛斯不满,却依旧没有将他撤离反而给他暗中升了职位。

 

帕洛斯从未想过他这样优哉游哉地混日子也能被银爵发现。因此在面对银爵‘你比谁都和警局里的那群人更熟’这句话时立刻僵在了原地。

“呃……”帕洛斯大脑卡机了两秒钟,不着痕迹地从银爵手底下把肩膀挪出来,“老大,您开什么玩笑呢?我跟警察熟悉什么啊。”

“嗯?难道是我说错了吗?”银爵竟然还在笑,他浅浅地弯着眼睛,走到一旁坐在沙发里,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指,“可是我不认为我的信息网会出错。”

这句话堵死了帕洛斯所有挣扎。

他橙色的眼睛闪了闪,决定死装到底,他在组织里的四年并没有向警觉传递任何信息,甚至刚来那一年他三四个月才会和警方联系一次,每一次也都是躲在换衣间里发短信,交流时间绝不超过五分钟,并且每次都会带上防窃听器。如果这样还能被银爵抓住把柄,他真想敲开银爵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都装了什么,是不是卧底侦查系统??

“既然您这样说我也没办法解释了。”帕洛斯说道,安静地把果汁杯放到桌子上,并且掏出口袋里的手枪放在杯子旁边,脸上满是被不信任的失落,“那您想怎么处置?”

银爵的表情未变,他噙着笑微倾上半身,两条胳膊压住膝盖,十根手指松松交握在一起。

“哦?就这样?没有解释?”

“就这样。”帕洛斯心脏跳得飞快,但他依旧做出一副淡定的表情。

“最初我欣赏你是因为你很聪明,你知道这个组织需要什么,也知道我需要什么,明白在什么情况下运用什么样的手段,所以只要你带出去的队伍都能再完整地带回来,并且很好地完成我派下的任务。”银爵摇着头说道,“但是你恐怕忘了,击破谎言并不一定要从内部,你表现地十分完美,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卧底,恐怕所有人都会被你骗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帕洛斯听到这里就明白了。他抿住嘴唇,两只垂在体侧的手紧紧攥成拳。

警局里都是一群傻逼吗?在同一个组织里打入多个卧底也就算了,但是能不能别把他扯出来?

深吸口气,帕洛斯缓慢点头,脸上竟有几分释然。

“我能知道是谁吗?”

他问道,带着几分被队友坑了的无奈和决绝。但银爵却突然笑出了声,他换了个姿势,仰靠在沙发上,结实宽阔的肩膀因为笑声而不断颤抖。他看着一脸莫名其妙不满地皱起眉的帕洛斯,止住笑。

“没有人。”他回答,“没有你想象中的这个人,我只是在诈你,没想到你这么轻易地就承认了。”

“……”帕洛斯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刚才银爵说得煞有其事一本正经,如果确定有这样一个出卖了他的卧底存在,他继续伪装只会更加惹恼银爵,而且在他印象中银爵并不是一个没有凭据就胡乱猜测的人——结果他在他的自以为中摔得很惨。

“好吧。”帕洛斯耸肩摊牌,他对这间办公室乃至整个基地都分外熟悉,再加上他的元力技能和身手,逃出去的几率并不小,“正如您所说,我是警察,但您也知道我对组织并没有过背叛,而且还为您完成了很多次任务。”

“没错。”银爵点头,“在将我们一举拿下之前你会一直是我的人。”

“……”帕洛斯感觉和银爵说什么都是白说。

“很抱歉一直在欺骗您。”帕洛斯诚恳地道歉,“虽然我是被逼才来做卧底的,但恐怕您也不会相信。那么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帕洛斯直到这时候还笃定他能逃跑,他向后退出一步,在他身后就是打开的窗户,这里是四层,正对窗的楼下有一颗槐树,正好是他逃跑的阶梯。

“请。”出乎意料地,银爵对他微微一笑,伸出手,“尽管逃吧。”

帕洛斯心里一紧。银爵绝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但有了前面银爵竟然用一个不存在的人来炸他这种事情发生,帕洛斯此时不敢相信银爵的任何一句话。

帕洛斯别慌,银爵肯定知道你逃得出去,所以反而不打算多费功夫。更何况你并没有出卖过这个组织。

这样自我安慰着,帕洛斯谨慎地后退直至后腰抵在窗台上。银爵依旧坐在原处,并没有追击的打算。

不管怎样都要拼一把了。帕洛斯想道,他可不想被银爵抓住,这个基地地下的刑罚室可是他亲眼见过的。

牙关紧咬,帕洛斯在用出元力技能的下一秒便翻出窗户,准确地落在树干上。与他想象中不同,楼下并没有武装完全的保镖,也没有对准他的枪口。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这只是无数普通午后的某一天。但帕洛斯立刻警惕起来,迅速从树上跃下,快速向门口跑去。

一路上帕洛斯没遇到任何阻拦,也没收到任何追击的命令。甚至还有人对他打招呼,“帕洛斯大人您这么急急忙忙是要出任务去吗?”

什么情况?银爵究竟是什么意思?在耍他吗??

帕洛斯脚下丝毫不敢停顿,基地侧门近在眼前,而且一旁没有守卫。帕洛斯深吸口气,在提速的下一刻听到身后袭来的风声。身体灵活地向旁边扭转,帕洛斯摔倒在地后迅速爬起来,转头一看就愣住了片刻。由后方追上来的银爵正一步步安然地向他走来,周身缠绕着无数条悬空的锁链。

这是什么鬼东西……

帕洛斯猛倒吸口冷气,他突然想起银爵在众人面前从未施展过他的元力技能。

“……”帕洛斯明白了,银爵不是真心要放他走。这只是猫捉老鼠般的戏弄。

“帕洛斯。”银爵在距离帕洛斯十米外的地方停住脚步,扬着嘴唇,那双银白色的眼珠里满是恶意,“还想跑吗?”

 

tbc.

 

评论(13)
热度(286)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