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帕佩】捕捉

点文第三餐 @仙居 

* 是帕佩帕佩帕佩,慎入,内含帕帕黑化

 

冰凉空寂的迷宫中突兀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之后是细微到几不可察的脚步声,而后从转角忽地闪出来一个人,那人的身影在光洁的壁墙上只停留一瞬,紧接着就消失在了原地。

佩利很努力地在逃跑,他几乎调动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但身后吸附在他耳边的脚步声响却从未消失过。他有点力竭了,胸膛有一种快要爆开的灼热感,于是他大口喘着气稍稍放慢了脚步。然而就在他不得不降速的下一秒,从背后袭来的风声变成实质性的接触——他被毫不留情地踹翻在地,又在撞击到地面后朝远处翻滚了很长一段距离,直至后背撞到迷宫断裂的石壁上。

佩利保持着双手护头的姿势尚未恢复成防守状态,就被一只脚牢牢地踩在了后背上。之后从半空中居高临下传来的笑声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佩利。”一直追着他的人开口,那双红色的眼睛微眯起来,透出一股诡异的愉悦,“我抓住你了。”

 

迷宫之主和黑洞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大赛秩序,佩利蹲在帕洛斯旁边全身上下都透露出跃跃欲试的兴奋,要不是因为帕洛斯一直空出一只手来抓着他的肩膀,他早就在雷狮被砸进地里的下一秒就冲出去了。

他感到无以言表的激动,全身上下被一种名为血脉偾张的情绪笼罩着。他乖乖地蹲在原地,帕洛斯按在他肩膀上那只纤细的手让他无法反抗。佩利抬起头看了帕洛斯一眼,在那张清俊的侧脸上看到几分他所不熟悉的微笑。

佩利在帕洛斯这样的微笑中尝到几分不安。

注意力被从战场里转移到帕洛斯身上,佩利吞了口口水,“帕洛斯?”他开口低声询问道。

“嗯?”被点名的少年低下头,银白色的头发在他柔软的侧脸上滑过,荡出一个美好的弧度。

佩利挠了挠头发,他被帕洛斯似笑非笑的眼神注视地十分不适,但他找不出理由让对方别这么看他,“呃,没什么。”

他最后只能这样回答。

帕洛斯轻笑了声。佩利看到他抬头扫了眼战局,之后垂下头。

佩利与那双橙色的眼珠再次相对,在其中看到了几分被阴暗雾气所遮挡的恶意。

“佩利,陪我稍微离开这里一会儿。”

“啊?”佩利发出一声不解的疑问,他也歪过头看了眼明显分出高低的战局,颇为苦恼地皱起眉,“可是这里刚打到最精彩的地方——”

“乖,听话。”帕洛斯打断佩利的抱怨,伸手在他头顶揉了一把后将他扯起来,也不再多说,自顾自地转身向迷宫深处走。

佩利不满地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恼火的气声,却又不得不抬脚追上去。

其实佩利完全不必听从帕洛斯的命令,帕洛斯从不对他动手,而两人真正比起来他不一定会输,大赛排名只依据积分,并不是对参赛者实力的全部评析。但佩利还是习惯性跟着帕洛斯走,哪怕他不知道帕洛斯要做什么,在想什么,仿佛这已经成为了佩利生活中的一部分,除去打架、吃肉、找乐子之外,又与其并列的一项很重要的活动。

总体来说,佩利很喜欢帕洛斯。

由于赛制规则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参赛者开始向黑洞所在位置汇聚,他们一心放在如何杀死这个突然出现的怪物身上,暂时放下彼此间的仇视,因此在路上他们虽然碰到了不少参赛者,但大家都只是用视线淡淡地在他们周身掠过,便匆匆离开。

佩利低头看向帕洛斯的头顶,时不时向身后的方向看去。

他们离可以打架的位置越来越远了。

“喂,我说帕洛斯——”

“可以了。”

就在佩利再一次打算抱怨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帕洛斯却突然停住脚步。佩利一时没反应过来,险些没停住撞到帕洛斯身上。纵然如此他还是堪堪扭转了脚尖才勉强撞到帕洛斯的肩停在他身侧。

佩利抬头看了看,这附近除了冰凉的迷宫石壁外什么都没有,他又抽动鼻子闻了闻,既没有古怪的气味,也没有人体的味道。

他抬起手搔了搔后脑勺。

“帕洛斯,来这里干什么?”

帕洛斯面对着他,要稍微抬起头才能看到佩利的眼睛。他嘴角上扬,挑起一个满是古怪的笑容。之后帕洛斯伸出手,在他掌心中央是一块银灰色类似金属的物质,正缓慢向周围散发出黑暗的雾气。

佩利猛地抽了抽鼻子,他不由地向后退出一步,下一秒又挪回到原地,弯下腰仔细观察着帕洛斯手里的金属物质。

“现在大赛关注点都在黑洞那里,恐怕在观战团中也没有人愿意分出精力来追寻其余参赛选手的位置。”帕洛斯任由佩利将手心里的金属块拿走,放在眼前仔细看着。他微微抿起嘴唇,用不知道如何描述的语气抬起手,触碰到佩利的胳膊。

“嗯?”佩利将视线重新放回到帕洛斯身上,歪着脑袋表示疑问。

“你知道我是怎么加入雷狮海盗团的对吧,佩利。”帕洛斯声音有些沙哑,却愈发显得好听。

佩利提起眼珠向上看,仔细想了想。那大概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要让一个满脑子只有肉和打架的家伙回想几年前的事情的确有些为难。但佩利只想了几秒钟就给出了回答。

“嗯!”他点头,“当初你被星际警察追捕,正巧在逃跑路途中遇到了我们,老大认为你还不错,所以邀请你加入雷狮海盗团。”

帕洛斯听后捂着肚子笑了笑。他毫不怀疑佩利会给出这样的答案,虽然表面上这的确是事实,但如果让卡米尔回答这个问题,恐怕他会给出另一种回答。没错,帕洛斯的加入并非是表面那么简单,雷狮从不做无用功,也懒得拯救一个被警察追捕的窃贼,之所以他最后邀请了帕洛斯,是因为帕洛斯给了他足够的好处,并且用自身价值作为交换。身为宇宙海盗,空有智慧和武力可远远不够,雷狮海盗团缺少的是帕洛斯这样狡猾没有节操的家伙。

但这种话不必和佩利解释,就算解释估计佩利的脑袋也明白不过来。

于是帕洛斯只是笑,拿过佩利手中银灰色的金属块,进行他下一步的计划。

“佩利,你有想过离开雷狮海盗团吗?”

“哈?”果不其然佩利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他并不惊愕,也没有恐惧,只是单纯对帕洛斯的提问感到困惑。就好像是明明说好了早餐吃三明治,却又突然改成了包子,是对这种问题的,很普通的不解。“帕洛斯你不喜欢海盗团吗?”佩利问道。

“不是不喜欢,但也没有喜欢。”帕洛斯耸耸肩膀,“在哪里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只是我在雷狮海盗团里呆的时间有些太长了。”他看着佩利的眼睛,从那片赤红的虹膜中看到了他内心纯粹的想法,“假如我要离开雷狮海盗团,你会跟我一起走吗?”

帕洛斯问了一个相当敏感的问题。

不过这个问题在他和佩利之间一点都不显得敏感。

佩利用手托着下巴很认真地在思考。之后他显得很无奈,也很苦恼。

“我感觉在老大身边还不错,有肉吃也有架打,卡米尔那家伙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我也习惯了有他在,帕洛斯,就不能不走?”他试图劝解帕洛斯的想法,“老大对你也很好啊,我们一起开宴会的时候明明看你笑得很开心。”

帕洛斯忍住了想在佩利头上揍一拳的冲动,抿着嘴唇,一脸的冷漠,“我只问你,如果我离开,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这次佩利干脆地摇了摇头。

“我——”

“好了你不用说了。”帕洛斯打断他的话,将银爵给他的金属片握在掌心,“可是很遗憾,我不打算给你选择的机会。”

 

佩利的思想一直很简单,对朋友就维护,对敌人就攻击,而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一切看他的心情。但就算是这样思想简单的佩利在帕洛斯对他冷笑之后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他伸出手想要去碰帕洛斯的肩,却在触摸到对方的前一秒被帕洛斯闪开——那是一种十分怪异的躲闪姿势,像是佩利明明已经碰到了他,又从他的肩膀处穿透过去了一样。

佩利猛地一怔,低头看了看自己完好无缺的手指,继而回头看向帕洛斯。

此时的帕洛斯已经和刚才有了些细微的变化,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那双与他相同的赤红色眼珠,和灰暗的发色。

佩利稍微睁大眼。

“帕洛斯?”他试探地呼唤着,看到被他点名的人慢慢抬起头。虽然都是帕洛斯的模样,是同样帕洛斯的表情,但此时对方嘴唇旁边的弧度却让佩利不由地后退了一步。

一股实质般浓郁的恶意狠狠撞击在他的心脏上。佩利咽了口口水。

“帕……”

“佩利。”帕洛斯似是无奈地呼出一口气,向前一步。他伸出手似乎想要像以前一样去触摸佩利的手指,却被佩利向旁边一闪躲开了。帕洛斯停在空中的右手顿了顿,用力攥住。他掀开眼皮,犹如宝石般冰凉的暗红色眼珠牢牢地盯着佩利,十分缓慢地扯开一个笑,“你怕我?”

佩利用力喘息,一开始他只是加重呼吸,但后来逐渐凝固起来的空气让他不得不张开嘴大口吸气。帕洛斯依旧是纤瘦的站在那儿,却仿佛是一座山,狠绝地压在他身体上。佩利不由地用舌头舔了下尖锐的犬齿,之后他猛地眯起眼睛,做出一副凶狠的姿态。

“你不是帕洛斯!”

“哈哈哈哈,我不是帕洛斯那谁是?”帕洛斯歪头笑道,对佩利再次伸出手,“来,乖狗狗,到我这边来,别让我生气。”

熟悉的声音让佩利产生了一瞬间的茫然,他眨了眨眼,视线落到对方的眼中。

他僵持在原地一动不动。

最后是帕洛斯叹了口气,“佩利,这就是我,只不过我以前在雷狮面前必须伪装自己,现在我有足够的实力了,不需要再装出一副顺从的样子。”帕洛斯耐心为佩利解释,他向前一步,在看到佩利没有后退时露出个满意的笑,“来,乖狗狗,握住我的手。”

佩利依旧没有动弹,他皱着眉,在盯着帕洛斯看了几分钟后突兀地向后退,眼里映出帕洛斯骤然阴沉下去的脸色。

“不,你别想骗我,你不是帕洛斯!”佩利坚持地叫道。

“好吧。”帕洛斯收回了手,耸耸肩,“既然你不愿意过来,那我就过去抓你好了。不过,佩利。”帕洛斯说到这里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慢慢抬起嘴唇,“给你个忠告,最好还是不要让我抓住比较好。”

 

佩利从不是会逃跑的人,如果把他丢进战场,等待他的只有两种结局,一是获胜,二是惨败直至被解救或是死亡。在佩利的思想中没有转身逃跑的概念。因此当帕洛斯对他做出打一架的暗示后,佩利根本没在意对方都说了些什么,而是提起拳头一拳揍在了帕洛斯脸上。

一拳击出,帕洛斯站在原地不躲不闪,佩利则错愕地瞪大了眼睛。这一次他清晰地看到了拳头从帕洛斯身体中穿透的经过。然而还来不及惊讶,佩利就被帕洛斯翻起一脚踹在了小腹。

“唔!”佩利被踹在地上,他来不及痛呼,向身侧一滚站起身来,龇牙咧嘴地露出他尖锐的犬齿。“混蛋!”他大吼着,再一次扑了上去。

 

偶尔,命运也会眷顾狡猾作弊的人。

被再一次踢飞出去之后佩利挣扎了很长时间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他用力咳嗽,嘴角青紫处挂着血印,全身上下满是可怖的擦伤和撞痕,尤其是小腹,这个柔软的部位是帕洛斯极爱的位置,十几脚下去佩利的腹部已经凝结了一大片暗红色的皮下出血。他蜷缩在地上,两只手搭在他受伤最严重的部位,喘着气平复他激烈跳动的心脏。

虽然很疼,但佩利并不害怕,因为他面对的人是帕洛斯,他几乎是本能地相信对方。

然而等帕洛斯走过来,蹲到他身边,按住他肩膀把他翻过来,歪头微笑着的时候佩利又从心底发出一阵冰凉的不安。

他没有在帕洛斯身上感到杀气,但他依旧不安。

直到帕洛斯左手压在了佩利胸前,哑着嗓音低笑的时候,佩利才惊觉他一直以来感到的不安究竟来源于何处。

只因为帕洛斯对他耳语了一句话。

“佩利,我想让你真正成为,我的人。”

这句话中浓郁的暧昧让人无法忽视,佩利自小在鱼龙混杂的世界里摸爬滚打十几年,没理由听不出来这句话的意思,他猛地瞪大了眼睛,一抬头看到帕洛斯明灭不定的视线,然后就感觉到帕洛斯放到他腰间的手。

“之后不管你是不是愿意,我都会把你带走,离开这儿。”

“等——帕洛斯,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佩利拼尽力气挣脱帕洛斯的禁锢,他向旁边一躲,喘着气靠在迷宫冰凉的石壁上,“我最开——”

“所以。”帕洛斯再一次打算佩利的话,他蹲下来,与坐在地上的佩利的视线几乎平齐,“逃吧,如果被我抓住的话,你就完了。”

 

以佩利的此时的体力根本逃不过被暗黑力量加持过的帕洛斯,他几乎是被轻而易举地追上了。周围寂静空旷,既没有观战团的注视,也没有其他参赛者的偷窥,大家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丹尼尔所指定的最终BOSS身上,没有人会分神去关注偏僻的角落。

佩利已经再次跑不动了,他被帕洛斯踩住脊背,小腹在地面上摩擦所产生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呼吸加重,而下一秒,加重的呼吸变成了两道,另一道则覆在他耳后的位置。

佩利听到帕洛斯哑着嗓子对他讲话。

“佩利,你真的是,性感过分了。”

之后他尚未反应过来,裤子就被用力扯到了膝盖位置。

“等,等一下帕洛斯!”佩利第一次惊慌失措,他用力挣了挣想把帕洛斯从他后背甩下来,他想蜷起身体,却又在帕洛斯的按压下无计可施。

对方的手指纤长,同他不一样,指腹处没有因锻炼而被磨出来的茧子,像是冰凉的绸缎。然而这样的绸缎却比钢铁还要坚硬,比虎豹的爪牙还要固执。它们牢牢擒在佩利腰胯两侧,就压制住了佩利所有的挣扎。

“嘘,别动,别让我生气,佩利。”帕洛斯垂着眼帘,覆在佩利耳朵后面轻声警告。他眼前就是佩利的侧脸,英俊的线条因为惊慌和愤怒而汇聚出这世间最有力量的美,那双晶亮的红色眼珠他只能看到一颗,正努力向后暼着看他,其中发散出来的热度比岩浆还要滚烫。而他掌下的身躯又是绝不容侵犯的坚实,比山,比海,比陆地还要强壮和自由,帕洛斯满足地呼出一口气,稍稍眯住眼,手心里是佩利腰杆坚韧的线条和充满着力量的肌肉。他抿紧嘴唇,倏然露出一个微笑。

正是这个微笑一下子击溃了佩利的反抗,他呆呆地趴着,任由帕洛斯将手绕到他身前握住他软乎乎的下齤体,却又只是颤了颤睫毛。

佩利发现,他其实最不能反抗的,正是帕洛斯的笑容。

任何的笑容。

 

不算车的车

 

帕洛斯或许还没有发现,佩利只是习惯性摇头。

“我只问你,如果我离开,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佩利干脆地摇头。

“我——”

‘我不会离开你帕洛斯,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无论你是想离开雷狮老大,还是想到哪里去,我都会跟你走。’

 

Fin.

 

评论(7)
热度(197)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