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023

我的甜饼@1023
纯粹的杂食动物
为帕洛斯打call!

【雷安 瑞嘉】你男朋友给你快递情人节礼物了

* 论情人节当天男男朋友分隔两地怎么办

 

早在春节开始前一周单位领导就公布了一个爆炸性消息——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所有参与审核的人员都要坚持工作到除夕前一天来表达自己对公司滚烫的热爱,以及散发出光和热照亮温暖远在一线继续奋战的员工。

这其实不算什么,对于过年雷狮和嘉德罗斯都不是很在意,他们两个人意外相像,在正常家庭贴春联放烟花包饺子全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家庭只会充斥着父母亲冰凉的客套,和存在卡里十几万被冠名为压岁钱的无情数字。

比如回家过节,他们倒更愿意呆在贴满歪七扭八的福字的办公室。

但现实不会如此轻松地放弃折磨他们。

烦躁和咒骂很快从普通员工也开始蔓延至嘉德罗斯和雷狮的办公桌上。

“我操了!”首先是嘉德罗斯怒骂了一声。

他和雷狮属于本部门的管理层级,因此在大厦48层为他们单独开辟了一间办公室,此时嘉德罗斯的愤怒并没有透过隔音玻璃门波及到普通员工,只让坐在他斜对角,淡定做数据的雷狮抬了抬眼皮。

“别毛毛躁躁的,嘉德罗斯。”传说中的雷家三少懒洋洋地教育,他飞快在excel表格中拉出他需要的数据,制表后将它们依次粘贴到PPT页面。

“除夕前一天竟然是情人节??”嘉德罗斯并没有鸟雷狮,他换了个姿势,从窝在椅子里变成了趴在桌子上,两只手还使劲地揪着日历,“这意思是我们情人节当天也要加班?!去他妈的吧!”

这次就连雷狮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顿了两秒钟整理好自己脑子里的思路,归类存档后用鼠标点开电脑右下角的日历表。

之后雷狮经理的鼠标被他用力摔到了办公室另一端。

“操。”

他干脆地骂了句。

 

情人节在雷狮以及嘉德罗斯遇到他们喜欢的另一半之前就是弱者才会群聚的白痴游戏,什么约会共餐看电影逛街甚至竟然还有互送礼物,简直愚蠢到不能再愚蠢。

嘉德罗斯甚至还不屑地嘲笑,“真不理解渣渣的想法,那种浪费时间的事我才不会做。”

雷狮当时也表示举双手双脚赞同,“情人节?呵,我不需要别人双手奉上的礼物。”

然而遇到格瑞和安迷修后,包下电影院和饭店顶层送鲜花送蛋糕就差把自己也包装起来送给对方的也是他们两个。

所以谁说的女人善变??

 

那么问题来了,嘉德罗斯和雷狮原本计划是在情人节前一天一张机票飞到另一半所在城市,情人节巧克力和烛光晚餐是必不可少的,包场电影看当时的心情,礼物自然不能便宜但也不要太奢侈,很意外他们两个都找了个居家过日子型男友,对十几万的手表不屑一顾却能对一只猫咪牛奶杯偷偷脸红的类型。礼物之后开瓶红酒滚床单,不大战到天亮就算他们白过了这个特殊的节日。

他们原本已经这样计划好了,简单而完美。

可现在他们面对着操蛋的人生,甚至连翻身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老子才不打算在这个办公室傻逼一样的加班!”嘉德罗斯首先发出了危险言论,他转头盯着雷狮,“我认为我们部门有一位经理在场就够了,我看你工作认真头脑灵活骨骼清奇那么就你了,我要请假。”说完他将笔记本一抬,就要在系统登录请假信息。

雷狮抿着嘴唇从座位上站起来,三两步走过去抬手将嘉德罗斯的笔记本一把合上,噙着冷笑,“嘉德罗斯,你还要脸吗?”

嘉德罗斯把眉毛一挑,金黄色的眼中满是幸灾乐祸,“你晚了一步,我已经点了提交。”

雷狮额头爆出了十字。他忘了嘉德罗斯是办公室里少有的游戏高手,十指翻飞能甩别人十条街。

“你够狠。”雷狮磨着后槽牙阴测测地说道。

回给他的是嘉德罗斯幸灾乐祸的表情。

然而当天下午嘉德罗斯就接到了远在另一个城市,他的恋人格瑞的电话。

‘听说你下周三要加班?’格瑞冷清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嘉德罗斯还没来得及欣赏,就硬生生僵住了嘴角的微笑。他眨了眨眼睛,心安理得地准备说谎。

“哈?谁说我——”

‘雷狮给我打过了电话,说你们情人节当天要值班。’格瑞打断嘉德罗斯的话,‘还说你要请假。’

嘉德罗斯整个人都要炸开了,他感觉火山即将爆发,岩浆正在他的脑海里翻滚,地壳震动摩擦只待电话挂断后由他将整个世界毁灭。嘉德罗斯捏着手机的手都在颤,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斜对面双手环胸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雷狮,随手就把桌子上的陶瓷杯掷了过去。

可想而知雷狮单手一挡就接住了那只深蓝色的杯子。

“咳,格瑞,你听我说——”

‘嘉德罗斯,你不要再这么任性了。’格瑞这样说道,他的口气很平稳,即便是在教训人的时候也是平淡到仿佛与之聊天的语气,漫不经心中带着几分关注。

嘉德罗斯在这样的声音里一下子消了火。

“这是我们之间第五个情人节,我不想因为渣渣们的能力来影响到我们的见面。”嘉德罗斯泄气地解释。

‘有很多时间能让你见面,但你不能因为私欲而影响到公司的运转,否则,嘉德罗斯,还是请你回到你家去工作吧。’格瑞的训斥毫不留情,看起来他真的有些生气了。嘉德罗斯不敢再多说,他了解格瑞的性格,知道他生起气来究竟有多难哄。

“好——”嘉德罗斯整个人都趴在了办公桌上,拉长尾音有气无力地妥协。

雷狮在他自己的座位上摇着头嘲笑。

嘉德罗斯眼里爆出一阵光,他飞快地应付了格瑞接下来的种种问题,挂掉电话后猛地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双手压着办工桌沿上半身低俯,危险地眯起眼睛。

“渣渣,你是不是找死?”

“哼。”回以他的只是一记冷笑。雷狮挑眉斜着眼珠用眼角去看他,双手抄兜一副不以为意的姿态,“告诉你,除了安迷修以外我还真没有怕过谁。”

 

经理办公室的两位领导又打架了呢。

透过玻璃墙将其中看得一清二楚的众位员工彼此交换了无奈的眼神。

 

临近情人节,伴随着呈直线上升的单量而急剧暴涨的还有两位经理的脾气。

“这个错误我说过了多少遍,为什么还会犯?公司是留出位置让你来乞讨的吗!”

“这么大的风险竟然没有被控制住?这是谁审核的单子?立刻给我过来办公室!”

“注意你的态度,你对客户的态度就代表了公司的形象,做不好的话领完年终奖可以直接滚蛋!”

“都叽叽歪歪说什么呢!嫌工作量不够大是吗?好,那今天七点之前谁都不许下班!”

……

部门员工也都很心累,他们也在忍受着加班加点情人节不休息的噩梦啊!为什么经理们还要拿他们做出气筒呢!!

 

这样诡异一戳就炸的诡异气氛大概持续到了周一,由于周日补班,实际周一是上班的第二天。嘉德罗斯在刚进公司的时候就被一脸怯意的前台姑娘叫住了。

“嘉,嘉德罗斯经理,收发室有您的快递。”前台精致的脸在对上嘉德罗斯万分不爽暴躁不屑的视线时整个都扭曲了,但她依旧保持着微笑,“因为年前快递有很多,需要您自己去找一下。”

嘉德罗斯提起眉毛。

快递?

他这辈子就没收到过这种东西。

因此他站在门内和前台小姐对视了十秒钟,直到对方脸上的笑意变硬变僵,他才大发慈悲般地转身走去收发室。

在他转身后前台年轻的小姑娘深深地松了口气。

嘉德罗斯同样是第一次进收发室,他打开那扇见到无数人进出的白色大门,视线在接触到其中内容的瞬间转化为错愕。大大小小各种包装的快递盒子挤满了整个收发室,虽然收发室里为不同快递渠道配备了各自的安置架,但由于快递太多的原因,大部分快递都被堆放在了墙角和地面。嘉德罗斯很难想象自己要怎样从这些快递中找到自己的那一个。

而且还是不知道谁寄过来的快递。

“啧。”他不耐烦地捏了捏耳朵,转身就要出去,他打算让早班的员工帮他找。

然而在他出门的前一刻,他随意扫过的一只快递盒上的熟悉的名字叫住了他的脚步。

‘雷狮’

嘉德罗斯捏着门把手转过身,用脚尖顶了顶那个看起来并不大,分量也不重的快递盒,弯腰将它捡起来。

他也从未见到雷狮收过快递。

难道是爱慕者的情人节礼物?

或者是雷狮网购的见不得人的东西?

嘉德罗斯越想越觉得这只小盒子里一定有十分了不得的内容,于是噙着坏笑,他拿着雷狮的快递回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雷狮也同样在收发室里苦恼地皱着眉,与嘉德罗斯不知道由来的快递不同,雷狮在清晨就接到了安迷修的电话,说是在网上给他购买了情人节礼物,还要他务必立刻拆包装放到冰箱里面。问安迷修是什么礼物,对方又支支吾吾地害羞不肯说。

雷狮很想嘲笑他,害怕融化需要放进冰箱里的情人节礼物就算是傻子都能想到是什么。

而现在,那个娇气的巧克力在开着热风的收发室可能已经开始融化了。

雷狮踢踏出一条容他通过的道路,挽起西装袖子,蹲下身开始在众多的快递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只。

与此同时嘉德罗斯已经拆开了雷狮的快递。

入目是一个用蓝色包装纸包装的长方形纸盒,纸盒上面由粉红色的线打着蝴蝶结,蝴蝶结下方别着一张卡片。

嘉德罗斯在看到盒子的同时就失望地猜到了其中内容,他抽出卡片翻过来看了一眼,看到的是再俗套不过的情人节祝福语,最后还附加什么‘我很想你’‘过年后再见’‘希望你的心情也和它们一样甜’的情语。

这让并没有收到格瑞送的情人节礼物的嘉德罗斯很不爽。

他冷哼一声,拉开抽屉把巧克力塞进去,想了想后又从最下层抽屉里翻出两盒避齤孕套塞进蓝色的包装纸里面,勉强打上蝴蝶结,塞好卡片,又用透明胶带粘好快递盒子,扔到雷狮的座位上。

等到雷狮出了满身汗只找了嘉德罗斯的快递后他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那一份,他烦躁地扯开领口的衬衣纽扣,一只胳膊夹着嘉德罗斯的快递掏出手机给安迷修打电话。

‘拿到了?喜欢吗??’对面的安迷修小心翼翼地询问,口吻中有点害羞。

雷狮听到对方声音后瞬间消散了心中大半的不愉快,他扯了扯领口,在斜眼吓退又一个试图进来拿快递的员工后懒洋洋地靠在墙上,嗤笑,“喂我说安迷修,都跟我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么容易害羞啊?”

‘咳咳咳——’安迷修很显然是在喝水,然后被雷狮的调笑呛得止不住地咳嗽。他断断续续地声音中带着几分脆弱的呻吟,‘雷狮,你,咳咳,你想,谋杀吗……咳咳……’

知道安迷修脸皮薄,雷狮抿着嘴唇偷偷一笑,压低嗓音,“放心,我看到它就像是看到你。”他顿了顿,“等我休假,然后好好地干齤你。”

‘你——我不想和你说话——’安迷修小声地叫道,紧接着挂断了电话。

雷狮用手机抵着额头闷闷地笑了很长时间,等到他笑完才意识到刚才那通电话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再拨过去安迷修已经关机了。

真是个薄脸皮的男人。

雷狮好心情地想道,视线落在嘉德罗斯的快递上的时候流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绝对是破天荒第一次,办公室外看到这个场景的员工们都惊愕地睁大了眼。

他们竟然看到了雷狮经理和嘉德罗斯经理在互相点头微笑打招呼????

 

而现在办公室里的两个人确实心情都很不错。

嘉德罗斯刚刚接到格瑞的电话,说他送的情人节礼物已经被前台签收了,是手工做的零食,让他去取快递。嘉德罗斯刚站起身就看到雷狮推门进来,并且抬手扔给了他一个盒子。

“诺,你的快递,我看到就顺手帮你拿来了。”雷狮抬着下巴说道。

嘉德罗斯双手接住快递盒,挑了挑眉,之后向雷狮的座位示意,“我也帮你取回了你的快递。”

“呦,是吗,那谢谢了。”雷狮好心情地道了谢。

两个心满意足的男人在捧住自己快递的同时都忘记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雷狮拿着快递盒打开办公室的门,他要把安迷修送的巧克力放进冰箱。

而嘉德罗斯则用小刀划开了快递外包装上的透明胶带。

“嗯?”盒子里面是一大团手纸。嘉德罗斯疑惑地歪着头,拆开手纸。

里面还有一团手纸。

“哈?”

嘉德罗斯有些奇怪了。

他把自己端正地安放在座位里,将拆开的盒子放在脚下,前后拆了有十几层的纸。其中不仅有手纸,还有塑料和气泡纸。最后嘉德罗斯完整地拆开了所有纸张。

在最里面发现了一块薄荷糖。

“哈???”嘉德罗斯很惊悚,他从薄荷糖下面翻出一张卡片,上面印着格瑞工整的字迹。

‘用心工作’

“……”嘉德罗斯感觉心都凉了。

格瑞竟然情人节礼物就送了他一块提神的薄荷糖,还要他好好工作??

……格瑞是不是不爱他了????

 

而这个时候的雷狮更方。

他举着两盒避齤孕套站在冰箱面前,冥思苦想安迷修让他把避齤孕套放进冰箱里究竟有什么特别的深意……

 

这大概是个假的情人节。

 

fin.

 

评论(8)
热度(178)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