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雨

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顾得了何种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对不起,我们只能这样帮你,
对不起,我们这样无能为力……

2017-06-24

【安倍晴明】作茧自缚 01

*阴阳师电影的背景,阴阳师手游的梗,私设漫天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打tag,既有些黑白晴明,又有些晴博,但到最后,仿佛又都没有了

*阴阳师电影的后遗症,爽的不知所谓,所以开坑,之所以称之为坑,是因为有随时坑掉的可能性

*本人是杂食动物,cp感与攻受感不强,洁癖者慎入

*oocoocooc,我爱上电影里翘着眼角猫似的晴明大人了,不喜者慎入

*最重要的一点,本文绝不可能是清水,不喜肉者慎入


今天又是个晴天呢。

安倍晴明斜靠在柱上,手里的蝙蝠扇展开又合并,纵容他身后的牵牛花违逆自然地愈长愈高,最终与他的脸平齐。浅粉色的花朵儿微微颤了颤,此间却无风。安倍晴明稍稍侧脸,避开那花触到他面上...

2017-06-18

简单粗暴的酒狗争茨 12

*只想问,护那妖百年千年,他却因爱你而忘你,是否可笑,是否悔意。


茨木童子仍是用迷惑的眼神看着他,本是不谙世事的神情,却在这番场景下透出了几分引诱。大天狗心中一动,吻在他嘴角处。

玉藻前所说无错,何为情,何为爱,在妖魔精怪中只剩占有和掠夺,纵然是那狐狸精千娇百媚与人类偷渡修情,也不过是为吸其精食其肉。愈强大的妖怪愈无情,哪怕年幼之态时还残存了一点软弱,等见过了弱肉强食,饮过了狼狈不堪,也都将情愫在半途丢得干干净净。妖鬼乃是邪佞贪婪的化身,不比其胜,如何当得上鬼王。

酒吞童子如此,大天狗亦如此。

然茨木童子不若,他身披罗生门之鬼的名号,能恐得小儿啼哭,惹得成人求饶,却生了那样一双可笑...

2017-06-18

简单粗暴的酒狗争茨 11

*发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忘说了点什么,看了评论后想起来了,哦,这个文没车的,最近有点发胖,我要改性吃草了🙃🙃


外间的阳光白炙,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像是成叠的羽毛,随时都会飞起来,又颗颗犀利分明,像金针,一根根刺进酒吞童子眼睛里。他视线凝在茨木身上许久,终于收回来,面上的表情也全都收拾干净,只留下一个冷笑。

“忘?”他咬着这字厮磨,意味深长阴狠冷漠,“你倒是真有胆子。”

茨木听了眉头一皱。酒吞童子的话分明是在摧折他的骄傲,若是其他妖怪胆敢如此讲,哪怕是大天狗,他也定是要发怒的。可现在他竟是连恼火的情绪都提不起。茨木暗中心惊,他完全想不到在失去记忆之前他与酒吞童子该是如何要好,能让他收...

2017-06-17

简单粗暴的酒狗争茨 10

茨木醒来时脑中一片空白,仿若当初盘古未分化的天地都混沌成一片在他心里,迷迷糊糊地只睁着眼睛看屋顶。待过了一段时候,他才陆陆续续记起些回忆,有场景,有画面,有人物,有声音,独独缺少颜色,正如那腊月寒冬中孤零零的枯枝碎叶胡乱堆在雪地上。

他静静地躺了会儿,听见门声,有谁推门进来了。

从阳光漫进门槛的长度来计算,现在大约是在午后不久,光线明亮,争先恐后地挤进他屋内。

先进屋的是一截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指甲圆润,并不如他这般鬼手狰狞,还生着尖利的指甲。他猜测这定是个修养极好的男性妖怪的手。之后进屋的是半段袖口,青白的绸面,绘着蓝绿色的波纹,似是一针一线细细勾勒出的,看不出丝毫瑕疵。

茨木...

2017-06-11

简单粗暴的酒狗争茨 09

茨木童子跟着她走到了一棵树下,那是一棵花树,一蓬蓬地开着粉色的花朵,偶尔有些叶瓣被风吹着滴溜溜落下来,打着旋儿地,就落在茨木银白的头发上,像是他那支猩红的鬼角也开了花似的。
玉藻前站在那儿抬头盯着树枝看了许久,她背对着茨木,看不清表情,周身的气场却沉郁压抑。
这是茨木童子第一次安静地等一只妖怪梳理她的心事。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间,玉藻前转回身,茨木见到她点墨的眸子深处是绵绵的疼痛,那似一浪又一浪的潮水,直扑到他面上。
“你知道大江山为何见不到花树吗?”她没头没脑地问道。
茨木皱了皱眉,“这与酒吞童子有什么关系?”
“花儿娇嫩,经不起肃杀寒酷。”玉藻前没回答茨木的问题,而是接着她刚才的问句继续说下...

2017-06-09

简单粗暴的酒狗争茨 08

*滴滴,阴阳师ooc请注意,阴阳师ooc请注意

*是该说分手的时候了呢,茨木童子


“安倍晴明。”酒吞童子从大殿里走出来,念着阴阳师的名字。他看到在安倍晴明身边站着另一个人类,灰白色的狩衣,铜绿色的指贯,那人面色阴白,眼神锐利,手里拿着一柄刀,似是道行极深的模样。

妖精们都眼色迷离,不知是被驱服了还是被施法控制了心神。酒吞童子往前一站,把茨木略微挡在身后。

“尔等到此有何事。”话是多余,阴阳师兴师动众来到鬼界,无非是要收掉谁的性命。

安倍晴明抿着嘴唇一笑,扇子往前一送,指在茨木童子身上,“鬼王大人,今日无事,只是这妖怪扰乱京都已久,天皇派我等收服。”

茨木童子眉头一皱,禁不起挑衅...

2017-06-04

简单粗暴的酒狗争茨 07

茨木走到大半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他竟然被星熊童子的思路牵着走了。他停下脚步,立在原地。此时就算见到酒吞童子又能说什么呢?还不是自寻尴尬。然而还不待他转身,守在殿门口的小妖便眼尖地看见了他,跌跌撞撞地跑进大殿,兴奋的声音就连离他还有数百米远的茨木童子都听得一清二楚。

“王上!副将大人来了!”

茨木面色一僵,抿了抿嘴唇,一时无法,只得硬着头皮跟着声音走上前去。

刚踏上台阶,还未等进殿,他就闻见酒吞童子身上张狂的妖气。吞咽了下口水,茨木在阶上顿了顿,一咬牙走到殿门口。酒吞斜坐在最里面的王座上,一只手抵着额头,平静冷漠的视线扫向他,带着专属妖王的压迫。

茨木童子本想着酒吞童子怎样也会冷哼一声...

2017-06-03
1 / 2

© 嫣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