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甜饼@1023

雷狮:不不不别动,别打他!
雷狮:跳啊!跳窗户干他!
雷狮:快走快走!车在这儿呢!
雷狮:跳出去!手榴弹!快快快!
雷狮:别捡这个枪,太垃圾了。
雷狮:没有倍镜为什么没跟我说。
雷狮:打他啊干什么呢!!
雷狮:我操你怎么死了……
帕洛斯:有人!
帕洛斯:有人打我!
帕洛斯:房子里有人!
帕洛斯:我听见脚步声了!
帕洛斯:老大是你跳的窗户吗?
帕洛斯:我靠空投!我得离远点儿。
帕洛斯:老大这两把枪哪个好用?
帕洛斯:我操老大我死了……

新一局。
帕洛斯:老大咱们去哪儿啊?
雷狮:我把你送进安全区你就在房子里乖乖趴着守楼梯。
帕洛斯(死人脸):……

午休时间校园里总会放一些舒缓的音乐,雷狮抱着篮球走进教室,一眼就看到靠窗位置趴在桌上睡得正香的帕洛斯,这时候大家都去吃午饭了,教室空无一人。雷狮把篮球放到教室后面的角落,走过去摘下帕洛斯的眼镜,瞥过视线看了眼对方胳膊下面的习题。然而看着看着雷狮的目光就转到了帕洛斯从头发之间露出来的侧脸上。中午的阳光很亮,帕洛斯的白皮肤在一大块光斑中越发莹润,雷狮牵了下嘴角,俯下身,在帕洛斯脸蛋上亲了亲。
“宝贝,醒醒,去吃饭了。”

我最爱卷卷了QAQ

【雷帕】猎手 01

chapter  01


帕洛斯端着胳膊站在门口,用冰冷的视线剜了身旁的佩利一眼,给他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出房间。

待房门刚一关上,帕洛斯就抬手给了佩利一掌,这巴掌稳稳地落在佩利那张俊脸正中,发出清脆的巴掌声。

佩利倒吸了口冷气,退后两步。他猛地张开嘴想要抱怨,但见到帕洛斯面无表情的脸以后有些心虚地把想要吼出来的话默默吞了回去。

“呵,你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帕洛斯讥讽地开口,一双眼睛针一般扎在佩利身上,“这个人你都敢抓?你怎么不直接去雷王宫把雷三少抓回来!”

佩利委屈又不满地垂着头,听到这话抬起眼皮,似乎是要解释,嘴唇嚅动几下后继续保持沉默。

“你说,你有什么要解...

【瑞金】想生病的理由 上

我曾经也是个主角控……而且还是个all主角控……不知道什么时候渐行渐远了……


先走个新型花吐症设定


01  我想生病

金急匆匆地推开紫堂幻的房门,对里面正在看书的男孩叫了一句,“我想生病!”

紫堂幻被门的撞击声吓得缩了下脖子,他像只受到惊吓的老鼠一样猛地扭过头,在看到来者是金后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没松到底,就被金接下来的话呛得咳嗽起来。

“咳咳……咳,金……不是,你在说什么呢?”紫堂幻紧攥着书,一副痛苦的模样,呛进气嗓里的口水让他把脸憋得通红。

金也红着一张脸,他站在门口,房门没有关,外面的风吹过他的衣角,也吹起他金色的柔软的头发。

“我...

【佩帕】吵架 中

12的小宝库


啊啊啊一个多月了!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好好码字了!


当天的计划还未实施就已经结束,帕洛斯满脸阴沉地从院门外走进来,掏出门卡开门,佩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帕洛斯刚进门就看到了他。

没有打招呼,现在帕洛斯心情很不爽,弯下腰自顾换鞋。佩利从帕洛斯出现后就始终将目光埋在帕洛斯身上,他绷紧了肌肉,站起身,站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等待帕洛斯对他打招呼。

但回应给他的只是一记冷淡的瞥视,帕洛斯用眼角在他的脸上扫视一眼,随即挪开视线往二楼卧房走去。

佩利眼尖地看到了帕洛斯脖子上被咬得通红的齿痕。

被压抑了数个小时的恼火和愤怒仿若爆发的火山从心底直冲大脑,佩...

大天狗,是以贪。

酒吞童子,是以嗔。

茨木童子,是以痴。

贪嗔痴,故而不离,故而不合。

【酒茨/狗茨】贪嗔痴 07

前文整理处


问话过后一时无言,茨木童子感到说不出的尴尬,又离不开脚步,便转过头看向大天狗,大天狗看到了他眼里的求救,略一弯唇,上前一步牵住他的手腕,“走罢。”

“好。”茨木忙不迭地答应。

他转身之前再回头看了眼名为赤锦的那只女妖,方才激荡的情绪此时连涟漪都丝毫不剩,仿佛是一场梦境似的。

茨木童子在爱宕山没有固定住所,在玉藻前给他捏造的记忆中,他只有在外面游荡累了才会到爱宕山稍歇一下脚,但对于妖怪们来说,这一歇息许就是数十年。

茨木记忆里的房屋永远是变动的,大天狗总会在他到来时准备最舒服的住处,哪边景致最好,哪里来了新的安分的妖怪,哪里的别院重新修缮过,茨木回想起这些便...

突然间难过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不能听歌。
不能听歌。
不能听歌。

被甜饼的零食包围住!!!
已经幸福得手足无措了!!

1 / 21

© 3012@1023 | Powered by LOFTER